文学馆 > 沧海 > 第32卷横绝沧海之卷 下

第32卷横绝沧海之卷 下


        谷缜担心前途,却是全无睡意,领着兰幽与那船长攀谈海峡对岸情形,兰幽从中通译。\\www、Qb5、Com船长是个五旬老头,见了漂亮姑娘,心怀舒畅,谈兴大起,说道:“你问那边啊,近来老玛丽死了,给她妹子,那个小小的伊丽莎白丢下个烂摊子,更麻烦的是,小伊丽莎白是新教徒,不是天教,法国的王和南边的菲利普都不高兴,罗马的教宗也不高兴,他们喜欢苏格兰的小玛丽,不喜欢这个小伊丽莎白。看吧,要出大乱子了。西班牙的大船像流氓,天天都在英格兰的海边晃荡,这个月我已经看到第七艘了。英格兰的穿就像刚孵出来的小鸡,被老鹰堵在鸡窝里,出不了海,看吧,一定会出大乱子的,小伊丽莎白要下台,苏格兰的玛丽会做上她的位置。”

        谷缜听的一头雾水,详细询问方才隐约明白,海那边的国度分为英格兰和苏格兰,各有一个女王,苏格兰的女王是天主教徒,英格兰女王是新教徒,糟糕的是,海这边的王,法王和西班牙也都是天主教徒。这两种教信奉的神明虽然差不多,教规仪式却大有不同。新教徒成为女王,让海这边的王十分生气,要找伊丽莎白的麻烦.

        谷缜仍觉不解,刨根问底,那船长渐觉不耐,敷衍道:"反正小伊丽莎白会下台.唔,现在局势乱糟糟的,先前说好了的,我在离海最近的海岸放你们下船,再远的地方就不去啦,我可不想被当成英格兰的小鸡,做西班牙老鹰的口食.

        谷缜瞧这船长老头见识有限,再问也套不出什么名堂,所幸对海那边的形势已有了数.于是让他自便,又吩咐兰幽回舱休息,自己则到船,举目眺望,回望身后海岸,只见悬崖耸峙,礁石林立,将日色拦在身后,整座海滩黑黝黝,阴森森,仿佛一片鬼影,海水也是暗沉沉的,由蓝而灰,渐至一团漆黑,最黑的所在,是不测的深渊,是死灵的归宿,是苍茫大海的怒气所钟.

        谷缜就那么站在那里,像一尊石像,望着海水,若有所思,直至船只抵达海岸.

        歇息一日,众人精力恢复不少,陆上行程也多了几分生气。莫乙日夜观测“紫微仪”,声称目的地就在这块陆地的西南方,走得快,三日可到,众人得到这个喜讯,心情均是一振。

        次日,众人在一座客栈歇足,姚晴这时苏醒过来,料是少了骏马颠簸,此番醒来,她精神比往日好些,便问道:“陆渐,这是哪儿?”陆渐道:“这里叫什么英吉利。”

        姚晴脸露喜色,说道:“英吉利,这不也是师父的家乡么?你带我出去瞧瞧。”陆渐心想:“原来地母娘娘是这里的人。”稍一迟疑,说道:“阿晴,外面风大,还是屋子暖和些。”姚晴眼圈儿一红,说道:“你要我闷死在这里么?”

        陆渐见她可怜神器,无法可想,只得用羽髦将她裹好,背着她除了客栈,两人沿一条浅红色蜿蜒小径,边走边看,姚晴兴致极好,不时哼一些不知名的小调,深受采摘道边的叶子,拂去上面的霜花,凝神细看,眼里熠熠发光。

        异国的天空高远澄澈,泛着浅蓝色的幽光,路边是一大片橡树林,林子的边缘被秋霜沁然的紫意深沉,林子里时而掠出一片寒鸦,像一片片小小的乌云飞起来,在二人头顶盘旋时许,又消失在树林里。地上长满许多不知名的花草,有的已经枯败了,有的尚且鲜嫩,姚晴认出一些,指点道:“那是千叶子,那是……”

        才说出两个名字,又一阵眩晕感袭来,姚晴不由得闭上眼睛,泪水淌过嘴角,流了下来。陆渐心有所觉,说道:“阿晴,你累啦?”姚晴道:“我不累,你看,那边有个山丘,我们去那里好不好?”她一向撒娇弄嗔,极少用这种商量的口气和陆渐说话,陆渐听在耳中,心中一暖,可是一霎,又生出悲来。

        爬上山丘,山丘下不远,是一条白底的大道,密密匝匝的橡树,楠树,隐约可以看到远处山冈上巍峨高耸的古堡,古堡顶尖笔挺,像一把宝剑,船头秋日的云烟,直指藏青色的天穹。

        姚晴靠在陆渐肩头,把玩一片落叶,说道:“你知道么?西城的地一到春天,姹紫嫣红,一到夏天,郁郁葱葱,真是好看极了,所以啊,我们顶怕秋天,秋风一起,花调了,叶也残了,偌大的花园,一副枯朽衰败的样子,大家都怕进去呢……可又避不过,秋天终归要来的啊。可是,过了秋天就好了,一到冬天,就会下雪,花树上堆满了积雪,亮晶晶、冰冷冷,也很好看。陆渐,你说,要是没有秋天,只有冬天,那该多好。”

        陆渐道:“有没有秋天,是上天的意思,我们说了不算。”姚晴瞧他一眼,叹道:“是啊,我们说了不算,秋天总会来的,那真是寂寞啊。”

        陆渐越听越觉奇怪,注视她道:“阿晴,你说什么啊?我不太明白。”

        姚晴望着他,想要微笑,眼泪却不知不觉流下来,嗓子也似哽咽了,“傻子,你不明白吗?秋天来了树叶就要调领,花儿就要枯萎,就像……今日的我一样,好在这秋天也要过了,我的冬天也不远啦。”

        陆渐胸中大恸,眼中泪水滚来滚去,他猛地吸一口气,压住哭意,强笑道:“阿晴,你不会死的,莫乙说了,下一个线索不远了,走的快,三天就到。”

        姚晴笑了笑,说道:“你傻乎胡的,只会说一些傻话,下一个线索是鲸踪,后面呢,你有猿斗尾、蛇窟,为了马影、鲸踪,这么拼死赶路,跑死了多少马,累死了多少骆驼,可也花了一个多月,这猿和蛇有会花多久呢,只有天知道!”

        “阿晴!”陆渐猛地将姚晴紧紧抱在怀里,号啕痛苦。姚晴笑道:“傻子,你力气好大,抱痛我啦。”

        陆渐忙将她放开,连道:“对不住,对不住。”姚晴微微一笑,攒袖拭去他眼角泪水,说道:“傻子,你从来没有什么对不住我的,倒是我有许多地方对不住你,可没法子,我就是这个样子,想改也不成了。方才我和你说了那么多,只是想说,人生一世,草长一秋,人死就如秋来,避也避不或的,即便我死了,你也不要太难过,人死了,就像冬天的雪花,纵然冷清,倒也一尘不染,了无牵挂。”

        陆渐道:“你说我是犟牛,我就是犟牛。”姚晴心头一急,两眼发黑,几乎昏了过去。

        这时陆渐忽地直起身来,微皱眉头,凝视远处,姚晴缓过气来,说道:“你瞧什么?”陆渐道:“方才没留意,那条大道两边的林子里似乎有人,唔,还有马匹。”

        姚晴道:“那有什么奇怪的,或许有人在林子里打猎散步。”陆渐道:“要是打猎,这林子太安静,要是散步,人马又多了些。”

        姚晴笑道:“你呀,心眼儿越发多了,说不定将来我都管不住你了。”陆渐笑道:“哪里会呀,我心眼儿再多,也不及你一个零头。”

        姚晴将脸一板,说道:“好呀,你骂我心眼儿多是不是?瞧我怎么教训你。”说罢挣身欲起,却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陆渐笑着蹲下身来,拿起她手,再自己脸上轻轻拍了一下,说道:“我代你教训我吧。”

        二人四目相对,目光脉脉来回,姚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道:“你这小子,越来越滑头了,都是臭狐狸教坏的。”

        就在此时,忽听远处传来人马嘶叫,车轮滚动之声,却是一行人马从山上的古堡出来,绕过山脚,沿着那条白色大陆,向着这方徐徐行来。前锋均是一色乌骓黑马,毛皮乌黑,不染杂色,马上骑士均是执毛带剑,羽甲华美,为陆、姚二人西来所罕见。黑马骑士后是一乘马车,车身镶金,由四匹白马拖曳,马车之后,则是带盾剑士和弓箭手,盾牌银光闪闪,和箭筒中的鲜丽羽毛交相辉映,十分耀眼。

        姚晴道:“这人排场不小,是那城堡主人吧?”陆渐道:“好像是呢。”这时忽见一个年轻骑士越众而出,赶到马车旁,俯身向车中诉说什么,边说边笑,那骑士十分高大,眉目颇为俊秀,一头长长金发,披在肩上,宛如波浪起伏。

        姚晴向陆渐笑道:“你猜,车中人是男的还是女的?”陆渐道:“她藏在车里,我怎么猜得出来?”

        姚晴笑道:“我打赌是女的。”陆渐怪道:“为什么?”

        姚晴道:“你看那金发骑士的眼神,只会是看到心爱女子才有的,他那说话的样子,也是逗心上人开心才会有。”

        陆渐仔细瞧去,也看出一些端倪,笑道:“阿晴,你说对了。”话音方落,忽听啪的一声锐响,一名黑马骑士应声而倒,嘴里大声惨叫,捂着脸颊,鲜血从五指间汩汩流出。

        紧接着,火枪声炒豆一般响起来,马上骑士要么中枪落马,要么马匹中枪,降主人颠了下来,护卫马车的骑士虽多,但枪声乱鸣,全不知从何而来,便是没中枪,也个个勒着马缰,团团乱转,偌大队伍顷刻大乱。

        两轮枪声响过,密林中又嗖嗖射出一排羽箭,那羽箭至为强劲,众骑士身着重铠,亦是一箭即穿,霎时又有多名骑士中箭落马。骑士头领发出阵阵咆哮,陆渐虽然不知其意,却猜到大约是约束部众,令其不要慌乱,果不其然,持盾骑士闻声,甘冒箭雨,竞相上前,在马车四周围成一面人墙,箭镞刺冲铁盾,发出的铮铮急响,真土中土琴师鼓琴至酣畅淋漓,前音后韵浑然一片。

        那轮箭羽狂暴短促,须臾便歇,右方密林中黑影幢幢,奔出几十名蒙面剑士,左手持盾,右手持剑,举盾挡住卫兵刀剑,举剑对准众骑士马腿乱砍,待到骑士落马,便剑盾齐下,狠下杀手,只不过双方铠甲均极厚重,外有硬铠,内有软甲,刀剑极难刺入,卫兵们纵被劈刺两剑,也难致命,在地上挣扎一阵,复又爬起,双方刀来剑往,杀成一片。

        威势人数居多,又都是百里挑一的战士,片刻工夫稳住阵脚,奋然反击,蒙面剑士眼看抵挡不住,且战且退,那名金发骑士见状掣出剑来,举剑向天,叫了一声,持剑威势顿时散开,呼啸一声,以那金发骑士为首,奔腾杀出,凭借马匹冲力,压向刺客,数十精钢重剑抡圆,劈出之时,恰似一弯上弦月陡变浑圆,蒙面人举剑一挡,无不刀折剑飞,数颗头颅随那重剑扫过,跳跃飞起,下方喷出道道血泉。

        姚晴瞧的心跳加速,连吐舌头,陆渐却道:“上当了。”姚晴道:“谁上当了?”陆渐说:“卫兵。”

        话音方落,骑兵阵已如一股疾风,一阵冲锋,杀到蒙面骑士前方,勒缰转马,掉过身来,金发男子长剑一指,众骑兵分为两翼,左右包抄,欲要将这群刺客统统围住,一个不落。

        姚晴笑道:“快赢了,哪上当了?”陆渐将手一指,说道:“你瞧。”姚晴移目看去,悄无声息间,东南方山坡上的橡树林里闪出六条黑影,均是盔甲漆黑,面罩拉下,胯下马匹也以黑甲笼罩,手中粗重铁枪漆得黝黑闪亮。

        猛然间,六马齐嘶,黑盔骑士纷纷纵马飞出,平举长枪,向着马车俯冲而来。此时众卫兵纷纷追杀刺客,马车边卫兵少了多半,只剩稀稀拉拉四五人护在四周,见状心惊,夹马迎上,但来敌马力蓄足,力量惊人,二马一交,卫兵连人带马纷纷翻倒,黑骑士来势不减,顷刻间与那马车仅隔数丈,此时卫士中的骑兵精锐都被蒙面剑士引到远处,就算马胁生翅,也是不及赶回了,霎时间,百十人眼睁睁望着黑骑士逼近,人垂剑,马停蹄,俱如木石,僵在当地。

        这时间,忽听“咻”的一声,马车中射出一支羽箭,准头奇绝,从当先那名黑骑士的面罩缝隙钻了进去,那人应弦滚落马下。黑骑士还没还过神来,帘幕间精光一闪,又是一箭射出,依旧从面罩缝隙钻入,射中一黑骑士面门,那人身形后仰,不由得扯紧马缰,那马咴的一声,人立而起,幕中人第三支箭早已射出,不偏不倚,正中骏马后腿,那马一个踉跄,带着黑骑士轰隆栽倒,横卧在地,后方两名黑骑士马蹄正急,不意突遭阻碍,收束不住,前蹄一绊,齐齐栽倒,其中一人铁枪脱手,嗖的一声,掠过马车帐篷。

        众卫兵既惊且喜,一声喝彩已到了嗓子边上,忽见剩下的两名黑骑士勒缰夹马,跳过同伴躯体,铁枪尖峰离马车不及一丈,一刹那,众卫兵心悬喉间,呆若木鸡。

        蓦然间,一道淡淡人影从旁掠至,快得几乎看不清模样,两名黑骑士枪尖距离马车不过尺许,忽绝马匹陡然一顿,止蹄不前,两人莫名其妙,回头望去只见一个服装奇怪,容貌古怪的年轻人,背负一个少女,左右双手一手攥住一只马蹄,仅凭一人之力,将骏马冲突之势硬生生煞住。

        来人正是陆渐,他眼见车中人势危,便背着姚晴从山丘上奔下,赶到时已是间不容发,陆渐情急间奋起神威,拽住马蹄,沉喝一声:“给我回来。”大金刚神力转动,扯着两匹骏马迭迭后退。

        两名黑骑士何曾见过如此神通,呆了一呆,方才回过神来,扭过身形,举枪向陆渐乱扫乱刺,谁料陆渐身子左一扭,右一扭,仿佛漫不经心,来枪却是一一刺空。陆渐则是双手不离马蹄,脚下仍然如风后退,硬是将两匹战马扯离马车十丈,眼看护卫骑兵赶回,始才罢手。

        黑骑士功败垂成,惊惧万分,好容易脱身,也不及再向陆渐报复,挥枪勒马,向远处狂奔而去。陆渐无意伤人,也就任其去了。

        护卫骑士一去一来,回头瞧时,蒙面剑士也逃了许多,急要回头追赶,忽听马车中人叫了两声,立时勒住马匹,不再妄动,那名年轻的金发骑士催马赶到陆渐面前,神色恭敬,叽里咕噜说了几句。陆渐姚晴如闻天书,不知所云,陆渐便道:“路见不平,扶危济困,乃是我辈本分,阁下不必在意。”姚晴咬着他耳朵道:“傻瓜,你说这些,他又不懂。”陆渐道:“管他动不动,做个交代,我们就走啦。”背着姚晴便要转回客栈。

        不料那金发骑士将马一横,拦住二人去路,一边口沫飞溅,一边舞动手中重剑,在陆渐面前挥来挥去,似乎不容二人离开。姚晴瞧得生气,说道:“陆渐,把他的剑夺下来。”陆渐皱了皱眉,一挥手,伸出二指,将那剑尖(夹?)住(这里看不清楚,是这个)。金发骑士一惊,运劲回夺,却如蚍蜉撼树,重剑纹丝不动,俶尔虎口一热,剑柄离手,眨眼功夫,重剑已落到陆渐手里。

        金发骑士瞠目结舌,愣在马上。陆渐笑笑,掉过剑柄,交回给他,金发骑士愕然接过,满脸迷惑,蓦然跳下马来,向陆渐微微鞠躬,又说了几句话。

        陆渐道:“你说话,我又不懂。”金发骑士涨红了脸,连比手势,陆渐扔是不能明白,这是忽听远处有人笑道:“陆渐,他请你去见女王,你怎么不去?”

        陆渐掉头一看,确实谷缜、仙碧等人走了过来,说话的证实仙碧,原来客栈中人许久不见二人回转,甚是担心,前来寻找。仙碧走到三人之前,微笑着向那金发骑士说了几句,那金发骑士面露喜色,翻身上马,向马车奔去。

        陆渐道:“仙碧姐姐,你会说这一国话?”仙碧点头笑道:“我们去见见那位女王吧。”当先走在前面,来到那马车前,此时就看那马车帘幕一动,以为体态修长的年轻女子走了出来。

        那女子有一头金棕色的秀发,高高盘在头顶,下颌尖尖,似的白皙的脸颊略显瘦削,一双碧眼转动之间,流露亲切光芒。有位令人吃惊的是,他左手持着一张金色大弓,当作手杖,腰间挎着一壶箭,弓身长的出奇,几与主人各自齐平。陆渐寻思这张长弓便是这位女皇自救毙敌的利器,却想象不出这纤弱女子拉弓射箭的样子。

        那女皇扫视众人,开口说了一句话,兰幽、青娥均为通译,立时告知众人,那女子说的却是:“你们从中国来?”

        仙碧答道:“似的。”

        女王道:“马可波罗书里的中国吗?”

        仙碧道:“热那亚的马可波罗吗?我听母亲提到过他,但没看过他的书。”女王脸上闪现出一丝神采,说道:“忽必烈汗的子孙还好吗?”

        仙碧愣了一下,摇头笑道:“忽必烈汗的子孙早已被赶出中国了。”女王露出吃惊神色,低下眉头,若有所思,喃喃道:“鞑靼人也衰败啦?”又抬起头,问道:“中国很远吗?”

        仙碧道:“很远,有高山沙漠,还有无数的盗贼。”

        女王露出怅然之色,说道:“你是中国人,怎么会说我国的语言?”仙碧道:“我的母亲温黛,来自贵国。”

        “温黛……”女王身子震了一下,露出诧异之色,“这和我一位姑母同名,她很小的时候就失了踪。”仙碧从怀里取出一枚红宝石戒指,说道:“女王,你认识这个吗?”

        侍女接过戒指,转递给女王,女王飞快的看了一眼,注视仙碧道:“这枚戒指有都铎王氏的家徽,倘使你没有说谎,那么这枚戒指曾经的主人就是我的姑母,我是亨利八世的女儿伊丽莎白。”

        仙碧道:“我是温黛.都铎的女儿仙碧。”

        女王露出惊喜之色,徐徐走下马车,伸出手来,说道:“欢迎你回到英格兰,我的堂姐。在这里能够见到女王,真是天意。”

        “是的。”伊丽莎白说道,“这是上帝的安排,带我的马来。”一名卫兵牵来一匹雪白的牡马,伊丽莎白跳上去,将长弓横在马鞍上,说道:“给我的堂姐一批马。”

        一个卫兵首领上前说道:“女王,这里可能还有刺客潜伏,骑马危险。”伊丽莎白说道:“你知道刺客的来历马?”

        首领道:“被俘的刺客里又苏格兰人,我们在林子里还发现了西班牙人的滑膛枪”

        伊丽莎白道:“这样说起来,那个漂亮的玛丽斯图亚特和我的姐夫菲利普结成了同谋。我这次出来狩猎是很秘密的,他们却对我的行踪了如指掌,沃尔辛厄姆,我想你应该把内奸找出来,而不是关心沃是否骑马。”

        首领一时语塞,躬身后退。其时仙碧已翻身上马,随在伊丽莎白左侧,伊丽莎白又道:“沃尔辛厄姆,你去古堡取来足够的马,供我的中国客人们骑乘,我要请他们去宫中作客(原文如此,貌似该用做客,呵呵)。”

        沃尔辛厄姆答应一声,率人转回古堡,不多时便牵来许多马匹,盛意难却,众人只得翻身上去,伊丽莎白向陆渐招手道:“独一无二的勇士,请你到我的右边来,有你在,危险都会躲的远远的。”

        陆渐听兰幽转述,微微吃惊,姚晴则露出不悦之色,但也不便阻拦,二人一骑双乘,来到伊丽莎白右边,伊丽莎白轻轻打个呼哨,一道黑影从天而降,落到她左臂的皮套上,却是一只黑白相间的猎鹰,体格不大,但十分精悍。

        伊丽莎白微微一笑,向仙碧说道:“这只鹰很厉害,多亏了它,这次我捕到了七只狐狸。”

        仙碧说道:“你很喜欢打猎吗?”伊丽莎白说道:“是的,这一点我和父王很相似,他亲手教会我射箭,今天,这张弓救了我的命。”说到这儿,她掉头向陆渐?然一笑,说道:“也多亏这位了不起的武士,我看到他将马匹拖开,都惊呆了,心里想,这个人是谁,天啦,难道是玛?亚的儿子参孙?”

        姚晴听得好奇,忍不住问道:“参孙是谁?”仙碧笑道:“那是一位神话中的武士,力大无穷,一个人杀死过三千人。”

        伊丽莎白询问过二人的对话,认真地道:“可今天的事不是神话,亲爱的堂姐,我看得出来,你的朋友都是非凡的人。”

        仙碧笑笑,说道:“可是你刚刚遇刺,骑马多有风险,我希望你能坐马车。”

        伊丽莎白摇头道:“我骑马,就是要告诉他们,我并不害怕他们。”

        仙碧道“是为宗教之争吗?”

        伊丽莎白摇头道:“不,那只是事情的一个面,另一个面是权利,苏格兰的玛丽有法国做她的后盾,她梦想我的王位,菲利莆则想要控制英格兰,可惜的是,我不如我的姐姐玛丽女王那么听话。”

        卫兵们被女王弃车骑马所振奋,都护拥左右,气势昂扬,这么走了一程,前方奔来数骑人马,都是朝臣们听到风声,纷纷前来拜见问候。伊丽莎白天性好动,不喜欢呆在伦敦的深宫,而是喜欢临幸各地的庄园,狩猎放庸,在她一生之中,极少有人知道她下星期在哪里过夜,这自然给了朝臣们许多麻烦。

        谈话间,道旁的林子里突然窜出一只红狐,伊丽莎白目光敏锐,一眼瞧见,闪电般挽起长弓,一箭射出,这时间,傍边也响起“咻”的一声,一支羽箭同时发出,两支箭在空中几乎为一支,齐刷刷射中飞奔的狐狸。

        伊丽莎白转过头,看见那名金发骑士正收回长弓,伊丽莎白露出喜悦之色,不由叫道:“罗伯特·达德利。”金发骑士一挥鞭,奔出队列,俯身用长弓挑起那只红狐,转身来到女王面前,翻身下马,举起猎物,喜溢溢地道:“尊敬的女王,今天见识了你的英姿,竖定了我对你的情意,这两支箭射中同一只狐狸,足见我们心有灵犀。我以万分的热诚,渴望成为你的夫婿,把我的热情和生命交到你手里。”

        伊丽莎白瘦削的双涌起一抹红晕,注视马前男人,眸子里发出迷离的光辉,方要开口,塞西尔忽然打马上前,说道:“陛下,你要是答应这件婚礼,英格兰将因此流血。”

        伊丽莎白微微怔住,罗伯特却面带怒色,跳将起来,紧握腱鞘,大声道:“塞西尔,你是诅咒我吗?”

        塞西尔淡淡道:“我不会故意诅咒谁,但事情很明白,你是诺森伯兰公爵的儿子,你娶了女王,那么权利的天平就会倾向你的家族,如此一来,其他的公爵和伯爵呢,他们会怎么看?国内的望族不会用喜悦的眼光看待这件事,他们只会忌妒,漫骂甚至反叛,女王每作一个决定,都要为诺森伯兰承担义务,人们会猜测是女王的决定,还是罗伯特·达德利的幕后指使,女王的权威消弱,望族间的斗争会兴起,所有的局势将无法收拾。”

        罗伯特脸涨得通红,额上青筋突突乱跳,手中的剑柄却越握越紧,伊丽莎白神情恍惚,呆了一会儿,忽地叹道‘罗伯特,很遗憾,塞西儿是对的,我无法答应你。’罗伯特如遭雷击,脸色变得煞白,忽地一言不发跳上骏马,挥鞭纵马,一道烟走了,伊丽莎白望着他的背影,眼里流露深深的迷惑,仙碧见了,不由暗暗叹息。

        过了一阵,伊丽莎白说道‘赛西尔,那么你认为我应该嫁给谁呢?’塞西尔有道"为了保持女王的权威,国王只能嫁给国王。”

        伊丽莎白忽然涨红了脸,死死盯着他道:“你要我嫁给谁?“塞西尔为她的目光所慑,低头道:“这都是女王的选择。”

        伊丽莎白默不作声,打马前行。

        行走半日,便至英王宫殿伊丽莎白设宴款待众人,谷缜喝了两杯酒,只觉酒味淡薄,不甚过瘾,扭头四顾,忽见莫乙两眼发呆,望着远处,循他目光看去,确实西北墙角的一副地图,不由问道:“你瞧什么?”

        莫乙恍然惊觉,说道:“谷爷,这幅图就是咱们所处的大岛全图,小奴以前虽然瞧过‘万国地图’,但勾划粗率,远不如这幅地图详尽,所以按照这幅地图,我计算了一下,发觉有些不对。”

        谷缜心中一惊:忙问道:“有什么不对?”莫乙道:“我说三天可达,说的是璐璐,但从这幅地图来看,我们要去的地方,却远在海里。”

        谷缜道:“这么说,我们又要出海?”莫乙微微点头。

        这时间,音乐声忽然停止,伊丽莎白正与仙碧说话,不由抬头叫道:“有什么事?”这是一个大臣快步上前,说道:“西班牙的使节一定马上觐见女王,如不然,他立马启程回国,因此造成的后果,全由我方承担。”

        《沧海33·百川归海之卷》

        伊丽沙白如何答复西班牙使节?路谷等人是襄助伊丽沙白还是继续寻找潜龙?鲸踪,猿斗尾,蛇窟…

        《沧海33·百川归海之卷》,正要攀登江湖之巅.

        最新全本:、、、、、、、、、、

        


  https://www.bqwxg8.com/wenzhang/56/56766/30084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8.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