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沧海 > 第25卷东西商站之卷 中

第25卷东西商站之卷 中


        谷缜道:“戚将军这么说,若无资粮,难道要将士们拿着竹枪木棒、饿着肚子打仗?”

        戚继光道:“古人揭竿而起,竹竿尚能打仗,何况木棒竹枪?”

        谷缜大笑,问陆渐道:“你以为呢?”陆渐道:“我以为戚大哥说的对,唯有为天下百姓而战,才能理直气壮,心中无愧。\\WwW.qΒ5.c0M/”戚继光拍手笑道:“说的好,好一个心中无愧。”

        谈笑间,忽然见岸上一灯悠悠,飘忽而来,须臾便到近处,一个生硬的男子嗓音道:“谷少爷在么?”

        谷缜扬声道:“谁找我?”那***猝然一亮,一时间,燃起十余支松脂火把,照得河岸形如白昼。三人定眼望去,只见河岸上左右两队跪着八名胡人,均是金发碧眼,**上身,手足佩戴粗大金环,银腰带上镶嵌红绿宝石,在火光下闪闪发光。

        八人肩头,扛着一座檀木步辇,辇上斜倚一名胡女,黑发如墨,肌肤胜雪,面上笼着轻纱,露出一双碧蓝眸子,妩媚流荡,勾魂夺魄,四周分立十多名随从,也是胡人,手持火把,男女皆有。

        戚继光与陆渐从未见过这么多的胡人,均感奇怪。谷缜却似尽在意料之中,笑道:“各位找我,有何贵干?”辇上胡女瞧着他,好一阵目不转睛。谷缜笑道:“美人儿,你这样瞧我做什么?挑情人呢?还是相老公?”

        那胡女咯咯咯掩口直笑,半晌叹道:“东财神果如传言,少年轻狂,还生的一张俊脸,迷死人不偿命呢。”

        谷缜莞尔道:“迷死了你,我可舍不得。”胡女嘻嘻一笑,翻身下辇,双手捧着一个镶满宝石的金匣,冉冉走到岸边,说道:“我奉主人之命,请足下本月十五,前往江西灵翠峡一晤。”

        谷缜起身撑船,来到岸边,接过匣子,瞧也不瞧,哗啦一下丢在胡女脚前江中。胡女眼神大变,错步后退,一时间,只听得江水中嗤嗤有声,似有细小锐物射出,片刻方尽,借着火光瞧去,那方江水已如墨染。

        戚继光与陆渐均是变色,陆渐喝道:“好奸贼,这匣子里藏了暗器。”涌身欲上,谷缜却将它拦住,笑道:“雕虫小技罢了,那婆娘也就这点出息。”

        那胡女强笑道:“主人听说你擅长开锁,本想考一考你,瞧你如何打开匣子,既能取到请柬,又不触动毒水机关,却没料到你竟想出这等法子。只可惜,这么一来,匣子里的请柬可就毁了。”

        “不会”谷缜微微一笑,“请柬若毁,那就不是你家主人了。”那金匣子经江水一淘,毒水散尽,露出本色。谷缜方要去捞,陆渐抢先一步,伸手捞起,但觉入手极沉,竟是纯金,匣面雕刻人物鸟兽,惟妙惟肖,精巧绝伦。

        陆渐劫力所至,匣中情形已然尽知,转向谷缜说:“匣中机关失效,再无古怪了。”谷缜笑道:“那是自然,那婆娘当真杀了我,可是一桩亏本买卖。”当下揭开匣子,只见其中躺着一方白金请柬,拨如蝉翼,上有数行血红字迹,陆渐定睛一瞧,忽地倒吸一口凉气,敢情这红字竟是许多颗粒均匀的红宝石镶嵌而成,请见四周,各镶一粒祖母绿,每一粒都环绕绮丽花纹,细微精妙,似透非透,也不知以何种法子雕成。

        仅这一匣一柬,已然价值连城。谷缜目光扫过请柬,笑道:“除了金银,就是宝石,几年不见,那婆娘还是恁地俗气。”说罢合上匣子,向那胡女道,“告诉你家主人,谷某按时抵达,不见不散。”

        那胡女笑道:“那么妾身告辞。”谷缜到:“不送。”胡女坐上步辇,八名胡人扛辇起身,随其远去,火把渐次熄灭,仅剩一点火光,摇曳不定,隐没在冥冥夜色里。

        谷缜虽然不说,陆渐也已猜到几分,望着来人去远,忍不住问道:“谷缜,那是西财神的信使么?”谷缜笑了笑,说道:“那婆娘被我抄了后路,沉不住气啦。”

        陆渐奇道:“你怎么抄她后路?”谷缜道:“这还不简单。那婆娘来我中土捣乱,我便去她西域捣乱。这两个月里,她在波斯的牲口死了一半,天竺的香料船沉了十艘,那婆娘损失不轻,不得已约我会面,做个了断。”

        陆渐又惊又喜,恍然道:“无怪你这些日子总是会见富商,竟是为了这个。”谷缜微笑点头。陆渐说道:“你既能在生意场上对付她,何必再去见她?”谷缜摇头道:“她钱财吃亏,粮食却在手里,方才请柬上说了,我若不去,她便烧个干净,这女人说道做到,不是玩儿的。”说到这里,目视戚继光,半带笑意,“戚将军,我军能否开往江西?”

        “老弟何出此言?”戚继光皱眉道,“若无朝廷圣旨,本军决不能擅自离浙,调往外地。”谷缜笑道:“这个容易,我已经请了一道圣旨,这两日也该到了。”戚继光愕然片刻,笑道:“谷老弟说笑么?”谷缜笑笑,再不多说。

        次日上午,戚继光练兵之时间,忽听说胡宗宪自杭州派人带人圣旨。戚继光赶往大帐接旨,圣旨大意为,倭寇自闽北窜入江西,肆虐猖獗,水陆不通,命戚继光即日率义乌新军弛往援江西,荡平此寇。同时还有胡宗宪手谕,命戚军火速赴援,不得羁留。

        戚继光心中吃惊,送走传令将官,将所接圣旨看了又看,玺印俱真,绝无虚伪。他思索片刻,派亲兵请来陆渐、谷缜。二人入帐,戚继光将圣旨手谕付与二人过目。陆渐也觉惊讶,谷缜却只是微笑。戚继光踱了几步。蓦地呛啷一声拔出剑来,盯视谷缜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谷缜笑道:“我姓谷名缜,戚将军不认得我了?”话音未落,眼前寒光闪过,剑尖抵住咽喉,寒气刺骨,只听戚继光沉声道:“元敬待友以诚,但绝不以奸邪为伍。”

        谷缜望着长剑,笑吟吟的,眼睛也不眨一下,戚继光见他如此镇定,亦觉迟疑,此时陆渐按下长剑,说道:“大哥,我以性命担保,谷缜绝非奸邪之辈。”

        戚继光冷道:“他若不是奸邪,岂能一介白身,左右朝廷,调动兵马?”陆渐也觉不解,目视谷缜。谷缜拿起圣旨,笑叹道:“戚将军真是法眼如炬,不好糊弄,这圣旨么,的确是我费尽周折,花了三万两银子,向皇帝身边的司礼太监买来的。”

        “果然。”戚继光面沉如水,“你到底有何逆谋,若不说个明白,今日大帐之中,必要血溅五步。”

        这一兄一弟陡然闹翻,陆渐大皱其眉,说道:“谷缜,你到底如何谋划,都告诉戚大哥吧。”谷缜瞧他一眼,叹道:“我之所以买来圣旨,乃是为了一件大事。只因要做成这一件事,非得保有三则,要么无以成功。”

        陆渐道:“你说哪三则?”谷缜扳指说道:“一则是敌国之富,二则是绝世神通,三则是素练精兵。财富有我,神童有陆渐,至于素练精兵非得戚大将军手下这支新军不可。”

        戚继光将信将疑,说道:“这三则条件如此苛刻,到底是什么大事?”谷缜道:“陆渐,还是你说吧,眼下我说,戚将军未必信得过我。”

        陆渐点点头,将江南饥荒的缘由说了。戚继光如闻天书,好不惊奇,但他深信陆渐,见他如此郑重,心知此事必然不假,一时收好长剑,负手沉吟。谷缜又道:“敌国之富对付的是西财神,绝世神通对付的是对方高人,至于素练精兵,则是应付皖、赣、闽、粤四省寇匪。三者缺一不可。”

        戚继光道:“若是真的,的确不可思议,但事关天下安危,元敬义不容辞。”目光一转,注视谷缜道:“你行的事固然不算坏事,但行事的法子,却很不对。”

        谷缜笑道:“我生平嗜好就是让坏人做好事。人说狼子野心,养虎为患,我却偏爱养虎蓄狼,利其贪欲,为我出力,这些司礼太监平素糊弄皇帝,无恶不作。这回多亏有我,不但得了银子,还做了好事,积了阴德,一举三得,利人利己。嘿嘿,又说到利了。戚兄是正人,行事道义为先,区区是商贾,凡事利字当头,那是改不了了。”

        戚继光本想趁机训导这位小友,喻之以德,不料谷缜擅长诡辩,三言两语,竟将他想好的说辞堵了回去,一时无可奈何,只得放弃说教之念,蹙眉苦笑。

        谷缜又道:“事贵隐秘,为防敌方知我计谋,我三人分开行走。我和陆渐先走,戚将军率军后行,我给戚将军一幅行军地图,十五之前,务必赶到地图标示之处,尽量昼伏夜行,不要大张旗鼓。”说罢从袖中取出一幅地图,交给戚继光,戚继光展开一瞧,乃是一幅江西地图,上有朱红色的行军线路,皱眉瞧了一阵,说道:“二位放心,我整顿兵马,准时赶到。”

        谷缜哈哈大笑,伸出手掌,戚继光亦是一笑,与他双掌互击。

        (四十八、练兵完待续四十九、斗宝)四十九、斗宝

        谷缜雷厉风行,安排已定,即日告别戚继光,与陆渐打马西行,五大劫奴自也随行。风尘仆仆走了数日,进入江西,是日来到长江边上,一艘画舫已经等候。二人弃马登舫,逆江上溯。舫中客厅、书房、卧室一应俱全,谷缜白日看书,入夜下棋喝酒,间或与陆渐凭栏眺望,指点两岸风光,一派从容神气。

        陆渐却知谷缜性子奇特,越是面临大敌,越是从容镇定,反之亦然。故而这般从容自若,对手必定十分难缠,忍不住担心道:“谷缜,这西财神究竟给你出了什么题目?”

        “老题目罢了。”谷缜笑道:“她约我在灵翠峡临江斗宝,决定财神指环的归宿。当年南海斗宝她输给我,心里不服,如今新仇旧恨,正好一并清算。”

        陆渐道:“什么叫斗宝?”谷缜笑道:“就是比富的意思,看谁宝贝更多更好。”陆渐道:“那你可有准备?”谷缜笑道:“有些准备,却无太大把握。”眼看陆渐流露愁容,不由拍拍他肩,笑道:“大哥,这世上必胜的事本就不多,戚将军说得好,兵以义动,道义为先,你我既为百姓出力,必得上天帮助。”陆渐精神为之一振,点头道:“你说的是,我多虑了。”

        船行两日,忽而改道,离开长江,转入一条支流。河水清碧,翠山对立,水道甚窄,仅容三艘画舫并行。又行一日,忽见两面青山,夹着一座山谷。

        转舵之间,画舫靠岸,谷缜、陆渐弃船登岸。只见谷中草木成阴,树林中矗立一座楼台,木朽土落,凋敝已久。庙前一方空地,站立百余人,均是华服绣冠,商贾打扮。陆渐认得其中几人,如南京洪老爷,扬州丁淮楚均在其列。谷缜笑道:“这些都是一方豪商,我来为你引见。”与陆渐并肩上前,与众人攀谈。一到商人群里,谷缜如鱼得水,拉拉这个,拍拍那个,与这个谈两句生意,又和那个说几声笑话,谈吐风流,显露无遗,卓立人群,有如帝王。

        陆渐却不惯这些应酬,略略接洽,便与众劫奴立在一旁等候。站了片刻,忽见河上驶来一艘小船,乌蓬白矾,所过之处,碧水生晕,涟漪如皱,须臾到了岸边,鱼贯走出三名老人,二男一女,均是鹤发童颜,形容高古,有如画中仙人。

        谷缜见了三人,越众而出,拱手笑道:“三位前辈可好?”三老瞧他一眼,默默点头,走到神庙前,盘膝坐下,谷缜笑道:“怎么?陶朱公没来?”

        那老妪叹一口气,说到:“他日前过世了。”谷缜一呆。流露惋惜之色,说道:“如此说来,今日裁判,只剩三人了?”另一名老翁道:“不然,听说他临死前将此事托付一人,不久便到。”说话间,又来一艘乌蓬小船,须臾抵岸,船中走出一个半百老者,面色蜡黄,如有病容,双眉水平,有如一字。

        老者走到三老身前,从怀中取出一封信递上,一名老翁接了看了,向那老者道:“你就是陶朱公说的计然先生么?”那老者一言不发,点了点头。老翁道:“请坐请坐。”那老者仍不作声,走到一旁,盘坐下来。

        陆渐问谷缜道:“这四位老人是谁?”谷缜到:“他们都是此次比试的裁判。从左数起,第一位是吕不韦,第二位是卓王孙,第三位是寡妇清,第四位本应是陶朱公,但他死了,由这位计然先生代替。”

        陆渐沉吟道:“吕不韦,陶朱公,这两个名字仿佛听过。”莫乙道:“陶朱公是春秋巨商,吕不韦是战国奇商,但都死了两千多年了。”陆渐惊道:“那这两人怎么还叫这些名字?”

        谷缜见他吃惊神奇,不觉莞尔:“这四位老先生当年都是卓有成就的巨商,归隐之后,不愿别人知道本名,故而便取古代奇商的名字为号,却不是真的陶朱重生,不韦还魂。”至于卓王孙、寡妇清、计然先生,也都是古商人中的先贤,这几人借其名号,掩饰本来身份罢了。”

        此时忽听寡妇清开口道:“东财神,西财神怎么还没到?让我老婆子等她,真是无理。”谷缜笑道:“清婆婆,她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若不做足排场,必不现身。”

        寡妇清冷哼一声,望着谷缜,眼里透出一丝暖意,说道:“孩子,你有取胜的把握么?”谷缜笑道:“小子尽力而为。”卓王孙道:“你我都是华夏商人,此次比试,亦关乎我华夏商道的兴衰。虽然如此,此次比试,我四人都会持法以平,不会有所偏向。”

        谷缜笑道:“那是当然。”这时间,忽听人群中发出一阵惊呼,谷缜转眼望去,只见上游一个黑衣人无舟无船,踏浪而来,来势奇快,端的急如飞箭。

        陆渐见此情形,亦是动容,以他的神通,虽能水火不侵,但无论怎的,也不能这般踩踏波涛,如履平地,更奇的是,这黑衣人从头至尾,均未动过。

        黑衣人须臾逼近,众人方才看清,他脚下踩着一根细长竹枝。陆渐不觉恍然,明白来人不过借竹枝浮力,顺水逐流而来,虽然如此,若无极高轻功,又深谙水流之性,决计不能如此飘行。况且此地流水平缓,此人来得如此快法,仍然不合常理。

        正觉不解,黑衣人纵身离开竹竿,甩手射出一根细小竹枝,竹枝入水,一沉即浮,黑衣人左脚点中,身如飞鸟,飘然落在岸上。只见他容貌冷峻,面白无须,身披一件羽氅,尽是乌鸦羽毛缀成,漆黑发亮。

        黑氅男子目光如冷电扫过众人,然后从袖里取出一管火箭,咻地向天打出,在空中散成无数焰火,星星点点,绚丽异常。

        打出响箭,黑氅男子负手傲立,他体格瘦削匀称,站在那儿,有如一只独立乌鹤,孤傲绝伦。

        不多时,便听鼓乐声响,激扬悦耳,却不是中土韵律。随那音乐,河口转过一艘巨舰,舰宽塞满河道,舰长不可计量。舰体镀金,映着日光,金碧辉煌,形如一轮朝阳从天而降,落在河里,将满河碧水也染成金色。船首雕刻一头怪兽,与中土传说中的应龙近似,面目却要狰狞许多,颈长腹大,背脊骨刺嶙峋,蝙蝠也似的双翅舒展开来,与那舰身一般宽大。

        怪兽头顶上,影影绰绰站立一人,体态窈窕婀娜,金发随着河风飞舞不定,分明就是一个女子。

        谷中的人目光均被那巨舰摄住了,目定口呆。谷缜忽地笑道:“陆渐,你知道那舰首的怪兽是什么么?”陆渐摇头道:“我不知道,但这样子好不凶恶。”谷缜叹道:“这就是西方传说中的魔龙,乃是大恶魔幻化,贪婪恶毒,吞噬一切,连日月星辰也不放过。”

        陆渐心头微动,转头望去,但见谷缜目视巨舰,若有所思。陆渐再掉头时,忽见魔龙头上的金发女郎已然不见,巨舰顺流而下,停在河心,并不靠岸,嘎啦啦一阵响,舰身上露出一道圆月形的门户,徐徐吐出一道镀金长桥,仿佛一道长虹,连接舰船河岸。

        乐声更响,一行男女从圆门之中漫步而出,前方是四名女郎,衣衫艳丽,脸戴轻纱,衣衫面纱均与如云长发同色,分别为黑、红、金、褐,体态曼妙无比,撩人遐想。女郎身后,十六名胡人男子扛着一座纯金大轿,轿上雕满精巧花纹,轿门前垂挂莹白珠帘,帘上珍珠大如龙眼,颗粒均匀,散发莹白微光。轿子之后则是数十名俊美男女,弹琴吹笛。

        岸上众人见此排场,均是惊叹。谷缜笑道:“可惜叶老梵没来,若是看见这般排场,羞也羞死了。”陆渐心中不胜反感,唔了一声,皱眉不语。

        金轿落地,导前四女分列轿侧,裙裾当风,飘渺若飞。

        谷缜踏上一步,笑道:“艾伊丝,久违了。”轿内一个清软的声音道:“我不想跟你闲话,早些比过,拿了财神指环,我还要赶着回去。”

        谷缜笑道:“比试之前,我有个条件。”艾伊丝道:“什么条件?”谷缜道:“你若输了,须将所有的粮食交给我,并且开放水陆关卡,准允粮食进入江南。”

        艾伊丝冷笑一声,说道:“搜集粮食是市府师父的意思,你跟我捣蛋,就是反对师父,我没找你算账,已是便宜你了,你竟然还敢惹我?好啊,既然来了,我便跟你赌一赌。”

        谷缜道:“赌什么?”艾伊丝道:“不算财神指环,今日你胜了,我的一切都是你的,我胜了,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你以为如何?”谷缜笑道:“包括粮食?”艾伊丝道:“当然。”谷缜笑道:“妙极,妙极。”

        艾伊丝冷笑一声,说道:“妙什么?你可想清楚了,你若输了,连你本人都要归我处置。”谷缜笑道:“你还不是一样?只可惜,我对你本人却没兴趣。”艾伊丝怒道:“臭谷缜,你说什么?”谷缜笑道:“我说的是,你若输了,除你本人之外,你的一切都是我的。”

        金轿中一时沉默下来,珠帘颤抖,隐隐传来细微喘息,过了半晌,艾伊丝徐徐说道:“谷缜,你当心些,落在我的手里,我一定阉了你,叫你连男人也做不成。”她声音清软如故,说的话确实额度无比,在场中土商人,无不大皱其眉。

        陆渐心中气恼,方要上前,,谷缜却一伸手,将他拦住,笑嘻嘻地道:“别光说嘴,先比什么?”

        艾伊丝道:“先比美人。”

        话音方落,四名蒙面女子齐步上前,纤纤素手,摘下如烟轻纱。

        霎时间,灵翠谷中数百道目光被那四张面孔牢牢吸住,不忍挪动半分。那四女均是生的玉艳花娇,窈窕万分,不仅容貌奇美,抑且修颈窄肩,细腰丰臀,婀娜生姿,俯仰勾魂,更奇的是,四人除了眉发眼眸颜色不同,容貌身段十分肖似,宛如一母同胞,俏立当场,囊括天下秀色。在场的商人多是色中饿鬼,异域夷女已是一奇,貌如天仙又是绝妙,四女同貌,更是奇中之奇,妙中之妙。只恨造物偏心,点化如此奇迹。

        谷缜拍手笑道:“妙极,四位妹子生得这么好看,敢问芳名?”

        四女见问,落落大方,毫无窘态,黑发美人笑道:“东财神要听中国名儿,还是西洋名儿?”谷缜认出她就是那日东阳江边送请柬的女子,不觉笑道:“小子孤陋,还是听中国名儿吧。”黑发美人轻绽红唇,微露贝齿,轻笑道:“小女兰幽。”谷缜笑道:“好个空谷幽兰。”红发美人亦淡淡道:“小女青娥。”她声音柔媚动人,谷缜不觉道:“秦青讴歌,韩娥绕梁,都不及姑娘声韵之美。”红发美人深深看他一眼,双颊泛起一抹羞红。

        金发美人笑道:“小女名娟。”谷缜微微一笑:“秀女娟娟,,果然美好。”褐发美人道:“小女名素。”谷缜笑道:“**多情,妙极妙极。”

        兰幽俨然四女之首,咯咯笑道:“东财神,我们姐妹有一个把戏,请你品评品评。”谷缜笑道:“你们不耍把戏,已经迷死人了,再耍把戏,还不把人迷死?”兰幽微感愕然,笑道:“这有什么两样?”谷缜笑道:“没有什么两样。”兰幽一愣,笑道:“东财神说话真是好玩。”

        艾伊丝冷哼一声,说到:“兰幽,你太老实,不知道这小狗肚里的弯曲。他这话说的是你们再美,也只能迷死人,迷不了活人。”四女闻言,均有恼色,谷缜笑道:“艾伊丝,我肚里的弯曲不如你嘴里的弯曲,你这条舌头不但会拐弯,而且能分叉。”艾伊丝道:“你骂我是蛇么?”谷缜笑道:“笑话,蛇哪毒得过你?”

        艾伊丝一时默然,珍珠帘却是瑟瑟发抖,忽听她哼了一声,说道:“行了。”

        兰幽闻声,身形妙转,一股奇特幽香,顿时弥漫山谷。胡人少年弄弦吹管,乐声悠扬,伴随丝竹,青娥口中发出细细歌声,虽然听不懂歌词,但清美无比,余音绕梁,混不似来自人间,而似来自仙阙。

        歌声中,四女脚下腾起乳白烟气,如云似雾,半遮半掩,衬得四女飘飘如仙,不似身处尘世。众人方自惊疑,乐声忽起,柔媚多情,转折之际,烟雾中火光一闪,璀璨焰火腾地而起,霎时俊彩星驰,金银云流,般般火树,满天喷洒,将四名女子遮盖无遗。

        人群中惊呼四起,生恐火星流焰伤着美人。不料那云烟火星一瞬绽放,一霎湮灭,奇香氤氲,弥漫山谷,倏尔焰火散去,隐隐露出四女轮廓。美人如故,衣裙暗换,一刹那工夫,四人已换了一身奇装异服,香肩微露,**暗挑,白如羊脂,嫩如醴酪,若隐若现,与流光争辉,同烟云竞彩。

        众人目眩神迷,几疑身在梦境,这时轻轻一声爆鸣,火光再闪,银白焰火如百鸟朝凤,明灭之间,簇拥四名佳人,四人转身之际,妙姿顿改,衣裙又换,烟云笼罩中,竟不知何时换成,但见长裙冉冉,飞如流云,裙衫质地明如水晶,银光照射下,曼妙**,隐隐可见。

        乐声悠悠,焰光变幻,每变一次,女子衣衫姿态也随之幻化,要么飞扬不拘,要么含羞带怯,要么明丽照人,要么幽艳天然,千娇百媚,妙态纷呈,衣香鬟影,如真似幻,一曲未毕,众女在焰火之中已然变化百种妙姿,换了数十身奇丽衣裙,衣裙制式无不精巧,与美人神姿、焰火喷涌、乐声起伏丝丝入扣,浑然天成。

        乐声渐高,烟光转淡,俄尔那乐声高到了极处,竭力一扬,戛然而止。峡谷中一时寂静无声,人人沉浸在方才的美人妙态之中,沉潜回味,难以自拔。这时间,忽听得“啪啪啪”击掌之声,虽然稀落,此时此地。曲尽烟消,焰火亦同时散尽,四名女子复又悄然而立,轻纱依旧,衣裙如故,随着淡淡和风飘扬不定,众人瞧在眼里,只觉方才的妙态笙歌、绝色繁华恍如南柯一梦,竟似从来没有发生过。

        峡谷中一时寂静无声,人人沉浸在方才的美人妙态之中,沉潜回味,难以自拔。这时间,忽听得“啪啪啪”击掌之声,虽然稀落,此时此地,却是分外清晰。

        众人转眼望去,却是那计然先生,众人这才恍然大悟,纷纷拍手。吕不韦亦点头道:“了不起,了不起。艾伊丝,这美人寻一个都难,你找来四人,真是神奇,至于这焰火舞蹈也别有趣味,让人耳目一新。”

        卓王孙道:“这四女相貌如此相似,难道是孪生姐妹?”寡妇请摇头道:“若是孪生姐妹,头发眼睛的颜色必然一样,艾伊丝,这四人你是怎么找来的?”

        艾伊丝咯咯笑道:“我怎么找来的你不用管,怎么,还能入你法眼么?”她口气跋扈,寡妇清听得微微皱眉,艾伊丝心中得意,又笑了两声,说道:“谷缜,你以为如何?”

        谷缜笑道:“有一样不好。”艾伊丝道:“什么?”谷缜道:“四位姑娘衣服换得太快,真是遗憾。”此言一出,大合众商人心意,这些人多是俗人,当即纷纷叫道:“是啊,是啊。”“不错,不错。”

        “下流。”艾伊丝怒哼道:“姓谷的,你的美人呢?”

        谷缜道:“我的美人眼下不在。”艾伊丝到:“哪有这种道理,来比美人,美人竟然不在?”谷缜道:“是啊,才不久她与我闹了别扭,不知逃到哪去了。”

        艾伊丝怒道:“我知道你的,你比不过我,就想混赖?”谷缜笑道:“天地良心,我哪里混赖了?我那位美人可是举世无双,别说你这四个美人,就是四十个,四百个美人加起来,也抵不上她的一根小指头的。”

        “胡吹大气。”艾伊丝冷哼一声,“她叫什么名字?”谷缜笑道:“她芳名施妙妙,绰号傻鱼儿,别号母老虎,是我未过门的媳妇儿。有道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在我眼里,她就是天下第一美人,谁也比不上的。”

        “胡说八道。”艾伊丝怒道:“有种的叫她来比。”谷缜笑道:“不是说闹别扭了么?她不来,我也无法,这样吧,有道是‘远来是客’,你不远万里而来,我让你这一局,算是送你一件大礼。”

        艾伊丝哭笑不得,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中土诸商见谷缜一派镇定,只当他必有高招,个个翘首以待,不料等了半晌,等来如此结果,顿时好生失望。四名评判也是各各惊奇,寡妇清道:“东财神,你想明白,斗宝五局,一局也输不得。”

        谷缜微微一笑,淡然道:“清姥姥,我想明白了,我媳妇儿没来,这一局不比也罢。”四名评判面面相对,均露错愕之色,卓王孙沉声道:“东财神,口说无凭。你说施姑娘美貌无比,我们未曾瞧过,不能定夺。这一局,我判西财神胜。”说罢举起左手,吕不韦、计然先生也举左手,寡妇清却举右手。吕不韦怪道:“清姥姥,你这是何故?”

        寡妇清叹了口气,幽幽说道:“天下男子多半负心薄幸,贪恋美色,见一个爱一个,教女子伤心。谷缜专一于情,认为所爱之人为天下最美,为此宁可输掉性命攸关的赌局,如此情意,岂不叫世间男子汗颜么?冲他这份心意,无论输赢,我都要举右手的。”

        谷缜笑道:“多谢。”艾伊丝见他笑脸,却是气得七窍生烟,心里暗骂:“姓谷的小狗,狡猾透顶,无耻已极。”原来谷缜此举看来荒唐,影响实则深远,此番斗宝,除了宝物好坏,便瞧四位评判的心意,寡妇清当年也为情所伤,最恨负心薄幸之辈,敬重情思专一之人。谷缜看似不比胜负,一番说辞却将她深深打动,尽得老妇人欢心,后面四局,这老妪必然有所偏向。艾伊丝费尽心思,找来这四位绝世佳丽,演出这“火云丽影”的妙相,别说施妙妙不在,就算在场,论及体态容貌神韵之美,也是大为不及,这一局艾伊丝可以说胜券在握,不料谷缜虽然输掉此局,却凭着几句空话,换来一张旱涝保收的死票,一失一得,大可互相抵消了。

        这些微妙关系,场上人群虽众多,也只有寥寥数人能够领会。沉寂时许,吕不韦宣布道:“美人局三比一,西财神胜。”话音方落,胡人群里发出一阵欢呼,乐伎也奏起曲子,韵律欢快流畅,尽显心中喜悦。

        卓王孙招手示意众人安静,面向谷缜与艾伊丝道:“下一局比什么?”艾伊丝没答话,谷缜已笑道:“我中华锦绣之国,即在我国斗宝,美人比过,就该赌赛锦缎了。”卓王孙点头道:“说得是,西财神以为如何?”艾伊丝冷笑一声,心道:“不知死活的小狗,想要扳回这一局么?哼,瞧你狗急跳墙,还有什么能耐?”当下扬声道:“好,就赛锦缎。”

        谷缜摊出手来,笑道:“赵守真。”身后商贾手捧一只玉匣,应声上前,正是那桐城首富赵守真。谷缜展开玉匣,捧出薄薄一叠绸缎,谷、赵二人各持一端,轻轻展开,那锦缎长数丈,宽数尺,质地细如蛛丝、薄如蝉翼,上面连锦绣满鲜花云霞,花瓣片片如生,经明媚天光一照,花间露水晶莹剔透,宛然在花瓣上轻轻滚动,花朵四周红霞如烧,紫气纷纭,仿佛美人醉靥,明媚动人。

        这幅锦缎质地之轻薄,花纹之细腻,均是世间所无,场上众人均是屏息,生恐一时不慎,呼出一口大气,便将缎子吹得破了。谷缜伸出五指,抚过如水缎面,笑道:“这缎子名叫‘天孙锦’,是唐末五代之时,一位织锦名匠以野蚕丝夹杂南海异种蛛丝,花费三十年光阴织成,长五丈,宽四尺,柔韧难断,轻重却不过半两。为织这幅锦缎,那位匠人几乎耗尽毕生心血,成功之日,竟然呕血而死,大家看,这锦上花朵无不鲜艳,惟独这里有一朵黑牡丹……”众人顺着他指点瞧去,果然右下角一朵牡丹蓓蕾,黑中透紫,处在姹紫嫣红之中,分外显眼。谷缜叹了口气,说道:“听说这朵黑牡丹,是那位前辈匠人心血所化,故而这‘天孙锦’又名‘呕血锦’,自古锦缎,无一能及。”说罢将“天孙锦”在日光下轻轻转动,随他转动,锦上花色、霞光均生变化,忽地有人惊道:“哎呀,这黑牡丹能开。”

        众人闻声惊诧,定睛望去,果然那朵黑牡丹竟随日光变强,徐徐绽开,吐出青绿花蕊,谷缜再转,黑牡丹所承日光减弱,复又慢慢合拢,直至回复旧观,变成一朵花蕊。

        一时间,惊呼之声久久不绝,众胡人也无不流露惊叹艳羡,交头接耳。四名评判沉默半晌,吕不韦叹道:“久闻‘天孙锦’之名,本以为时过数百年,早已朽坏亡失,不料上苍庇佑,竟然还在人间。今日看来,不亏为我中华至宝、绝代奇珍。东财神,古物易毁难得,你还是快快收好吧。”中土商人听的此话,无不面露喜色,谷缜一笑,将“天孙锦”叠好,收入匣中,举目望去,却见众胡人虽然神色好奇,却无半点惧色,谷缜不禁心头一沉:“这群人见了‘天孙锦’的神妙,还能如此镇定自若,莫非……那婆娘还有更厉害的后着?”

        思索间,忽听艾伊丝冷笑一声,说到:“就这个么?我还当是多么了不起的宝贝呢。”众人闻言,均是色变,谷缜笑道:“这么说你的宝贝更加了不起了?”艾伊丝冷哼了一声,说到:“那是自然,拿出来。”

        话音方落,两名胡人越众而出,怀抱木炭,堆在地上,燃起一堆篝火,红蓝火焰腾起,一股淡淡幽香弥漫开来,令人心爽神逸,思虑一空。原来那木炭竟是沉香木所制,一经燃烧,便有香气,但众人又觉奇怪,既是比试锦缎,为何要燃篝火。正想着,只见金发美人娟姑娘走出行列,手捧一面金匣,与她金色秀发一般,金光流荡,上下辉映。

        展开金匣,娟姑娘取出一幅雪白锦缎,与素姑娘各牵一头,徐徐展开,足有十丈,五尺宽窄,通体素白如雪,不染一尘,似有淡淡流光在锦上浮动,除此之外,再无特别之处。

        人群中响起嗡嗡议论,众人均不料艾伊丝大言炎炎,结果却捧出一面寻常白绢,一时颇为不解,惟独谷缜凝视那白绢,乌黑长眉微微皱起。

        兰幽手持一只水晶碗,移前一步,将碗中明黄液体泼向白绢,敢情尽是黄油。白绢捧出,已然出人意料,此时更为油脂所污,一时间群情哗然,中土商人之中响起低低讥笑之声。

        就在这时,娟、素二女微微躬身,将那白绢送入篝火,一分一分经过火焰,油脂入火,燃烧起来,不料那白绢经过如此焚烧,不仅毫无伤损,色泽竟不稍变。

        众商人吃惊不已,纷纷议论,有人道:“是火浣布!”另有人摇头道:“火浣布我见过,这白绢是细丝织成的,分明是缎子,不能算‘布’!”

        陆渐见那白绢入火不燃,已觉惊奇,听到议论,忍不住问道:“谷缜,什么叫‘火浣布’?”谷缜注视那白绢,神思不属,随口答道:“那是从岩石中抽出的一种细线,纺织成布,入火不燃,别名‘石棉’。过去有人将石棉布做成袍子,在宴会上故意弄脏,然后丢入火里,袍上的秽物尽被烧掉,袍子却是鲜亮如初,仿佛洗过一般。别的布料都是水洗,这布却是火洗,故而又称‘火浣布’。”

        陆渐听得啧啧称奇:“这白绢也是火浣布么?”谷缜微微摇头,道:“不是。”陆渐道:“那是什么?”谷缜微微冷笑:“这东西的来历我大约猜到,却没料到那婆娘神通广大,真能找到。”

        说话间,白绢上油脂烧尽,从篝火中取出,鲜亮如新,犹胜燃烧之前,绢上光泽流动,越发耀眼。二女手持白绢,来到岸边,侵入江水,白绢新被火烧,虽不曾坏,却甚炽热,新一入水,水面顿时腾起淡淡白气。

        待到白气散尽,二女仍不提起白绢,任其在水中浸泡良久,方才提起,冉冉送到四位评判之前。四位评判均是神色郑重,抚摸白绢,不料双手与那白绢一碰,均露出诧色,原来白绢在水中浸泡良久,此时入手却只是凉而不沁,干爽已极,殊无湿意,仿佛从头至尾都不曾在水中浸过。四人发觉此事,无不惊讶,寡妇清道:“这匹白绢入火不燃,遇水不濡,难道真是那件东西……”

        吕不韦亦皱眉道:“那东西传说多年,难道真有其物?”计然先生冷冷道:“错不了,这匹白绢不灼不濡,上有寒冰错断之纹,正是传说中冰蚕丝织成的‘玄冰纨’。”

        卓王孙吃惊道:“冰蚕深藏雪山无人之境,与冰雪同色,以雪莲为食,十年方能长成,得一条难如登天。抑且此物一生之中,所吐蚕丝不足一钱,这幅白绢重达数斤,要多少冰蚕吐丝,才能织成?”计然先生冷冷道:“若非如此,哪能显出‘玄冰纨’的宝贵?”

        其他三人均是点头,寡妇清叹道:“无怪这缎子全是素白。冰蚕丝水火不侵,天下任何染料也无法附着,故而只能用其本色。唉,其实这人世间最妙的色彩莫过于本色,玄冰纨以本色为色,冰清玉洁,正合大道。”吕不韦亦点头道:“不只如此,这缎子做成衣衫,冬暖夏凉,任是何等酷暑严寒,一件单衣便能足够。”

        说到这里,他转过头去,与卓王孙交头接耳,商议时许,说道:“‘天孙缎’固是稀世奇珍,但终是凡间之物,‘玄冰纨’为千万冰蚕精魂所化,实乃天生神物。我与吕兄商议过了……”说罢,卓,吕二人同时举起左手,计然先生亦举左手,寡妇清面露迟疑,看了谷缜一眼,忽地叹了一口气,也将左手举起。吕不韦道:“四比零,锦绣局,西财神胜。”此言一出,中土商人一片哗然。艾伊丝却是咯咯大笑,媚声道:“不韦前辈,‘玄冰纨’的妙处你还少说了一样呢。”吕不韦道:“什么妙处?”

        艾伊丝道:“这段子不仅风寒暑热不入,对陈年寒疾更有奇效,前辈向来腿有寒疾,行走不便,这幅‘玄冰纨’就送给你好啦。”

        吕不韦一愣,正要回绝,艾伊丝已抢着说道:“我这么做可不是行贿,只为您身子着想,前辈若不愿收,小女子借你也好,只要当做被子盖上两月,寒疾自然痊愈。至于后面的竞赛么,前辈大可以秉公执法,不要为了此事败坏规矩,这一次,我要堂堂正正胜过这姓谷的小狗。”

        吕不韦早年也是一位巨商,大起大落,将富贵看的十分淡泊,唯独左腿寒疾经年不愈,屡治无功,每到冬天,酸痛入骨,是他心头之患,自想这“玄冰纨”若真如艾伊丝所说,数月可愈,岂非大妙?想到这里,虽没有持法偏颇之念,也对艾伊丝生出莫大好感。

        最新全本:、、、、、、、、、、

        


  https://www.bqwxg8.com/wenzhang/56/56766/30084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8.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