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被龙君饲养以后 > 第7章 第7章

第7章 第7章


身为龙族,钟离决自然是在稍稍长大的时候,就已经知晓了自己成年后必然会有发情期到来。

        也正是因为如此,北海龙王夫人才默许了孟蓁跟他一起到无极山拜师。

        不过,少年人终究是带着傲气的,总觉得自己不可能会屈服于天性。

        虽然知晓孟蓁将来终归会成为自己的妾室,但他同样对孟蓁并没有什么想法,就像对青宸没什么想法一样。

        唯一只是孟蓁毕竟跟他一起多年,几乎算是一起长大,情分自然不一样。

        但对钟离决来说,也没有太大区别。

        都不过是长辈安排的妻妾罢了。

        第一次发现自己不对劲,是在后山再次遇到青宸的时候。

        彼时,青宸刚练完今日学习的新法术,正坐在山石旁歇息。

        春日暖阳下,她一袭绿色衣裙,嫩若青芽。长发如瀑,绿色的轻纱裙摆,像流水在白石上铺开。

        钟离决匆匆一瞥间,只觉得她的皮肤极白,穿着绿色鲛纱裙,像新雪堆在翡翠色的琉璃碗里。暖融融的春光裹在她的身上,那雪白里又透出一丝粉意。

        他往日总是一掠而过、不屑一顾的目光,此刻却忍不住在她面上停留了几息。沿着那如画的眉眼,秀挺的鼻尖,最终定在那红嫩的唇上。

        仿佛是第一次意识到眼前这少女有多美,少年的喉结忍不住上下滚了滚。站在那里,漆黑的眼神渐渐暗沉,视线定定地落在她的唇上,一动不动。

        直到青宸察觉到了什么,仰起头来看他。

        那淡而清澈的目光,让他一瞬惊醒。

        钟离决的耳根不易察觉地红得发烫,连招呼都没打,仓促点头,转身就走,几乎是落荒而逃。

        最开始钟离决还未曾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只觉得自己可能是魔怔了。然而,哪怕他有心控制,接下来的日子,他的目光还是总忍不住地往青宸那边飘。

        这一日早晨,青宸跟赤媛出现在落枫广场时,钟离决的目光又不由自主地定在青宸身上。

        赤媛瞥见了,拿手指轻轻戳了戳青宸,凑到她耳边小声道:“咦,你那未婚夫,最近老盯着你,是突然喜欢上你了?”

        闻言,青宸朝钟离决的方向望过去,却只见他脸色紧绷,发现她看过去时,他甚至还皱着眉头移开了视线。

        青宸也收回目光,摇头道:“没有。”

        其实在无极山的这些日子以来,她也察觉到了,这人不但对她没有亲近之意,更是处处看她不顺眼。

        怎么可能会喜欢她?

        “今日要到下界,去南面的一个小国。我带几位师弟师妹下去,其余的跟兰茵师妹留在无极山等候其他差遣。”大师兄宗宏到了落枫广场后,立即点了几个人。

        赤媛、钟离决、孟蓁、以及青宸。

        宗宏和赤媛资历较老作为领头,钟离决、孟蓁还有青宸则入门不久,是带出去历练的。

        此次去下界的南陵国,是帮南黎帝君处理一些杂事。

        每个有神位的帝君,会享受一方信徒的香火供奉,自然也要掌管一方事务,护佑一方平安,处理一些祈愿。

        但是芸芸众生,所求诸多,南黎帝君也不可能随叫随到、事事如众人所愿。

        所以,一般遇大事他亲自而为;而小事杂事等,则派些亲徒下去处理。

        宗宏带着几位师弟师妹落在南陵国的帝都——陵安城。

        人间帝都,车马如龙,人流如织。

        白日里商铺齐开,小摊沿街而摆成一串。吆喝声、议价声、车马呼驾声连成一片。

        到了夜市,则是灯火通明,街头巷尾热闹非凡,处处火树银花,奢靡繁华。虽对比上界的清气,这里显得污浊不堪,但红尘万丈,俗世美梦,却更加令人眯了眼。

        几人白日里去了南黎帝君的神庙,处理了几桩祈愿。

        夜间则隐去身形,去了城中某位陈姓大人的府邸。

        这家的陈公子据说被妖物缠上,每到夜间,他住的屋里便仿佛铜墙铁壁,有什么看不见的屏障阻挡众人,谁都进不去。

        而次日,陈公子则形容枯槁,精神萎靡。眼见地越来越消瘦,几乎不成人形,再不久估计性命难保。

        陈大人不管用了什么办法,给陈公子换屋子、派人守着、或者将屋子锁起来,都不行。

        换屋子情况一样;派人守着,一到晚间,守夜的人便人事不知;房间锁起来贴上符篆,也同样阻挡不了邪物。

        请来法师做法也无济于事,那妖邪似乎法力极高。最终听从法师建议,去了南黎帝君的神庙祈愿。

        宗宏带着赤媛、钟离决、孟蓁和青宸抵达陈公子的屋子时,才发现这屋子阴气极重,看来不是妖物魔物,而是鬼物之类。

        为了不打草惊蛇,先摸清情况。几人隐去身形,穿墙而入。

        到了屋内,除了惊人的阴气和满屋浓郁的暧昧气息,那青纱帐内,还有靡靡之音传来,透入鼓膜。

        神族目力极好,将那青纱帐内的情形几乎看了个一清二楚。

        这猝不及防的一幕,让宗宏大惊,连忙移开视线。

        赤媛也吃了一惊,迅速反应过来,一把捂住青宸的眼睛。

        旁边的钟离决和孟蓁也是骤然一怔。孟蓁满脸通红,扭开头。而钟离决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形,整个人都呆滞住了,竟是怔怔地望着里面那起伏的身影,眼睛一眨不眨。

        青宸还没来得及看清就被突然捂住眼睛,忍不住问:“师姐,怎么了?”

        赤媛道:“没什么,那鬼长得太吓人,怕吓到你。”

        “长得吓人?”一阵女子娇柔又阴冷的嗓音突然从帐内响起。接着青纱帐自动朝两边分开,一个裹着红色纱衣的女子从里面走了出来。

        青宸听见声音,忍不住扒开赤媛的手,待看清那女子的样子时,不由地愣住。

        只那女子乌发披散,肤色白得像纸,一张唇却红得艳丽。不但不吓人,还美得惊人。只是她周身鬼气阴森,看着乃是一名艳鬼。

        宗宏扬起手中宝剑,呵斥道:“大胆鬼物,竟敢猖獗越界,迫害凡人。”

        “怪不得能破开我的结界,原来是一群小神族。”那艳鬼看着他们周身神光,竟也不惧,反而冷笑道:“我与情郎私会,小神仙,别来打扰。”

        宗宏没想到这艳鬼竟然如此猖狂,知道他们是神族,竟也丝毫不害怕,还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不由地大怒,手中宝剑一抖,神光四溢,化作点点剑气刺向那艳鬼。

        艳鬼不过抬手一抹,剑气便全部消散。

        宗宏大吃一惊。心道,怪不得这艳鬼如此嚣张,原来非普通鬼物,竟如此厉害。

        赤媛、钟离决、孟蓁和青宸也纷纷拔剑以待。

        那艳鬼又是抬手一阵红光袭来,他们运起法力,张开结界抵挡,竟被压得冷汗直冒。

        “哼,小小神族,不自量力。”艳鬼冷笑,手中红光更加浓郁。

        正抵挡不住的时候,宗宏冷喝一声:“找死!”

        一阵金光从他身上闪出,浮上半空。众人抬头一看,才发现那是一座小巧的玲珑金塔。

        这玲珑金塔乃是南黎帝君给宗宏带来以备不时之需的,非等闲神器,再厉害的邪祟也害怕。

        只见玲珑金塔金光大盛,艳鬼被金光刺得几乎睁不开眼,那嚣张的表情瞬间变成了恐惧,忍不住惊叫道:“等、等等——!”

        “等什么?!”宗宏面目肃然,抬手一挥。金塔光芒更盛,里面更是仿佛有着无穷的吸力,在将艳鬼往里拉去。

        艳鬼整个地仿佛成了面团捏成的人,被拉得几乎不成人形,只剩尖利的叫声:“小神仙饶命!小神仙饶命!”

        但不管她如何抵抗挣扎,还是被拉入了玲珑金塔。

        宗宏抬手收回金塔,手指捏上塔尖,轻轻一扭塔顶宝珠。金塔便仿佛活了起来,不断旋转,犹如磨头,要将里面的艳鬼给磨碎。

        艳鬼凄厉的叫声从金塔中传来,再也不复之前的嚣张,反而哭求道:“小神仙,饶命饶命!先听我一言。”

        宗宏冷声道:“你害人性命,还有何话可说?”

        艳鬼哭声凄厉,不断求饶。

        她闹得厉害,哭得又凄惨,宗宏按住塔顶宝珠,冷声道:“有什么就说吧,让你死个明白。”

        说罢他示意钟离决上前去查看那还躺在帐中的陈公子情况。

        钟离决看了一番,然后回来道:“还活着。”

        宗宏点点头,“我们走。”

        说罢,拎着金塔,带着众人闪身出去。

        一路上,那艳鬼便哭哭啼啼地将自己的事情给说了。

        原本她也是一赵姓官家大小姐,奈何赵大人因一日进言不慎,触怒天子,被诛了满门。赵大小姐因在外探亲,侥幸逃脱。她一路隐姓埋名,乔装打扮,悄悄找到了与自己有婚约的陈家公子。

        陈公子不敢让家人知晓她的到来,因此将她悄悄养在外面。

        赵大小姐生得美貌非常,陈公子又年轻血气方刚,两人一来一往,就滚在了一起。赵大小姐知道以自己如今身份,见不得天日,自然也不敢再奢望正妻之位。有心爱的人陪着,她最终还是体谅了他的难处,屈辱隐忍,心甘情愿成为外室。

        两人如胶似漆了一阵子。后来陈公子说自己要为某位夺嫡之争的皇子谋划,让她入烟花之地,为他收集信息。

        他一番甜言蜜语,又与她痴缠许久,最终她鬼迷心窍同意了。

        最开始,他还偶尔来看她,却再没有与她痴缠过。

        后来她从其他姐妹的口中才知,陈家又另外给陈公子定了亲事。她才明白,他骗了她。他再也不碰她,也是嫌弃她身处烟花之地,一身脏污。

        赵大小姐哭了许久,绝望怨恨,最终看开,不再为他守身,从此堕落在烟花之地。但即使这样,陈公子也没打算放过她。直到有一日,官兵临门,将她以罪臣之女的名义,斩首于市。

        赵大小姐死后灵魂不散,飘到陈府,听到陈公子与陈大人的谈话。才知晓那些官兵是因为陈公子的举发,才会寻到她。

        只为了斩草除根,不给陈家留下任何祸患。

        也为了给他即将娶亲扫清障碍。

        赵大小姐悲愤不已,一路跟着陈公子,却因为只是一抹孤魂,奈何不了他。只能每日阴魂不散地跟着他,渐渐地,怨气越积越深。直到发现那陈公子跟其他女子卿卿我我的时候,达到了顶点。

        这世间,有人一念成仙,便也有人一怨成厉鬼。

        赵大小姐成了厉鬼,便来开始报复陈公子。他曾嫌她脏,她偏要玩弄他,吸他精气,让他在这片脏污里,慢慢折磨死去……

        “好了,你说完了,我们也听完了。”宗宏收了表情,再次按住塔顶宝珠,正色道。“不管如何,你已死去,入了冥界。陈公子身为凡人,自有他的孽障,也会有他的因果。你擅自越界迫害凡人,就该受罚。”

        艳鬼凄厉道:“冤有头债有主。他如此待我,他就该死!”

        宗宏只是不理,那艳鬼见他态度坚决,又道:“我入了冥府,得冥君大人亲自点化,你们不能随便杀了我。你们是哪个神君座下弟子?我要与你们师尊理论……”

        宗宏眉头紧皱。

        这艳鬼非普通鬼物,法力高深,难道竟真是冥君大人亲自点化?他不好擅自处理,只能暂时将那艳鬼收在塔中,等到时候交给南黎帝君去处理。

        -

        回了无极山。

        各人回自己屋里歇息。

        青宸照例去赤媛那边窜门,两人如往常一样,边喝茶边聊。

        赤媛想起艳鬼的事,忍不住叹道:“负心人真是可恨。”

        青宸不懂男女事,但此次也是颇为震撼,忍不住点头:“嗯嗯。”

        她们二人感叹艳鬼遭遇。

        而钟离决这边,他躺在床上,闭眼歇息后,脑海里突然冒出的却是那时在陈府上看到的、青纱帐内的一幕,在他脑内回荡,反反复复,令人烦躁。

        夜半时分,钟离决喘了一口气,猛地坐起身。

        他满身汗腻,用法术将自己清理了一遍,然后又继续睡了下去。

        直到第二天,在落枫广场看到青宸,他看着少女晨起带着粉光的白皙肌肤,再看那嫩红的唇色,痴怔了片刻。

        而在课后,与青宸再次在后山相遇时,两人擦肩而过,少女身上飘来一缕淡淡的幽香,萦绕鼻端,几乎引得钟离决血脉偾张。

        他差点就伸手过去将她拽住,最终却克制着按耐住了自己的手。

        钟离决暗暗地压下内心的躁动,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

        先不说自己一直对她抵触,并不喜欢她。

        况且,她才不过是个满十三岁,刚进入十四岁的少女,他竟然……

        直到接连几日绮梦,且频频面对着青宸失控时,钟离决才意识到,自己是发情期到来了。

        孟蓁一直都关注着钟离决,也很快就发现了他的异常。

        从前对任何女子都不会多望一眼的骄傲太子,哪怕是对自己绝色的未婚妻都没有半分青睐,如今却忽地有了情动的迹象。

        一开始,她以为钟离决是对青宸动了心,黯然神伤不已。

        直到后来她却发现了钟离决的情况不对劲。好几回他都面色胀红,甚至这一日他还告了假,说是身体不适,窝在自己的屋子里不出来。

        她几乎是瞬间就明白了什么。

        孟蓁去了钟离决的院子里找他。

        钟离决给她开了门,少年依旧身姿挺拔,周身还带着冷气。但孟蓁却眼尖地发现了他耳根脖颈处一片红。

        她咬了咬唇,开门见山地直接问道:“殿下,你是不是……发情期到了?”

        钟离决猛地抬头,盯着她,眼底尽是血丝,眼神却傲慢而冰冷,“孟蓁,你少管我的事。”

        孟蓁一点也不介意他冰冷的语气,反而柔声道:“殿下,孟蓁不会管着你,孟蓁只是想帮你。”

        钟离决冷眼看着她,嗤笑道:“帮我?”

        他语气冰冷,身子却在轻微地颤抖。

        孟蓁粉面微红,柔声道:“四太子,你这样忍着可太难受了,龙族发情期需求强烈,你那未婚妻还小,没法让你纾解,我可以帮你……”

        钟离决面色涨红,咬牙冷斥:“走开。”

        孟蓁不走,反而上前一步,忽地将他抱住,呢喃道:“殿下实在没有必要这样忍着,你应该也知道,夫人是默许了我是殿下的人。孟蓁此生只会跟着殿下,早一步晚一步又有什么区别?你可是四太子,是尊贵的龙族,没有必要压抑自己的天性……”

        钟离决被她抱住,本就忍耐到极致的身体,瞬间像要爆炸了一样。他颤抖着手,推了她半天,最终却抵不过龙族天性,两人翻滚了一夜。

        次日,钟离决赶到落枫广场。

        昨日他告假,今日乍然见到他,青宸不过是顺眼瞥了他一下。那清澈的眼睛望过来时,钟离决一阵心颤与心虚。

        然而最终却又觉得自己不该心虚。

        龙族男子哪个不是妻妾成群?神族没有太多凡俗约束与规矩,既然是迟早的事情,妻妾谁前谁后,也没有特定的要求。她尚年幼,他不可能找她纾解,找孟蓁并没有错。

        -

        不定谷。

        应渊坐在姬无风的院中,正与他对饮。

        刚刚喝完一杯桃花酿,应渊的脸色却忽地一变。

        姬无风正慢悠悠地拨弄着杯口的桃花瓣,见状,扬眉看向他,问道:“怎么了?这次酿得很难喝?”

        他说罢自己低头尝了一口,说道:“味道挺好啊。”抬头一看,却发现应渊神色瞧起来不对,问道:“怎么了?”

        应渊放下酒杯,起身道:“我还有事,下次再与你喝酒。”

        说罢,竟似急得连多说一句的时间都没有,直接化成一道金色巨型长影,跃入了云端。

        姬无风想想如今是什么季节,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不由地仰头望了望,叹了口气,对着早已空无一影的云端,道:“我说,你也该找个媳妇儿了。有哪个龙族像你这样的……”

        他说罢,摇了摇头,自己倒了一杯酒,接着慢慢品饮起来。


  https://www.bqwxg8.com/wenzhang/45336/45336717/111758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8.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