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被龙君饲养以后 > 第45章 第45章

第45章 第45章


◎师姐,让我抱你一会儿◎

        “在虚渊试炼的时候。”

        青宸的回答证实了应渊的猜测。

        应渊面上没有什么表情,眼睛直盯着她,“跟沧风一起的那次?”

        “嗯。”青宸伏在他的怀里,头埋在他的颈窝处。秀气的鼻尖贴着他颈侧温热的肌肤,鼻翼轻轻翕动,像是某种贪恋气味的小兽,汲取着他身上的气息。

        魔域终年没有阳光,即使用夜明珠和阵法模拟了光照和天空,终究没有真正的阳光那样的温暖与炽烈。

        而应渊的身上就有着温暖的阳光气息,清新又凌冽,何况还有那一直令青宸垂涎的神血的酣甜清香。

        虽然如今她不用再需要神血压制魔力,可这两种诱惑加在一起,对她的吸引力简直不言而喻。

        且这时节又是冬季,她是蛇族,天生体寒。应渊这样通身温暖又带清香,让她几乎只想整日地黏在他的身上不动。

        青宸惬意地眯起眼睛,应渊却抬手握住她的双肩,将她撑了起来。

        乍然被从舒适里推开,让人不舍与惦念,青宸本能地又想将脑袋往他怀里埋,但被他坚实的手臂撑住不能动。她有些不解,还有些不满,娇娇赖赖地嘤嘤了一声:“哥哥——”

        伏在自己身上的少女,脸上还带着晨起的红晕,娇艳莹润。肌肤也雪白娇嫩,整个人仿佛饱满多汁的仙桃,诱人欲滴。

        然而应渊这会儿却像是忽略了这些赏心悦目的艳色,也不理她的撒娇。他坐直身,双手依旧握着她的肩,让她直视自己,“讲讲你发热期的时候,都发生了什么?”

        他嗓音平淡,语气却带了些极细微的急切。虽然并不明显,但是青宸与他相处那么久,关系那样亲密,自然能察觉到。

        青宸眨了眨眼睛,意识到他对这件事、或者说,他对她发热期是否跟沧风发生了什么,很在意。

        以往应渊总是云淡风轻,从容淡定,仿佛什么都不太上心,甚至她都不太确定他对自己的感情,是不是仅仅出于责任。

        然而此刻,他墨蓝色的眼眸幽深浩瀚如海,呼吸微重。这毫不掩饰的情绪,让青宸忍不住抿唇一笑。她望着他的表情,故意缓了一会儿,没有及时解释。

        应渊像是失去了往日的所有好脾性,耐心尽失。他抬手,修长手指搭上她纤细的后脖颈,像是捏住一只调皮的小猫,语气低沉地催促,“说。”

        “好嘛好嘛,我说。”青宸也舍不得让他过于着急,笑着又往他怀里靠,“……哥哥不要担心,我和沧风什么都没有发生。”

        不需要他继续追问,她直接解释了他最担心的问题。应渊意识到青宸懂自己的心情,刚刚分明是故意拖了一下不及时回答。

        他又将她从怀里拎起,一手握住她的肩,一手捏住她的下颌抬起她的脸,然后低头在她唇上惩罚性地轻咬了一口。

        这一下咬得略微重了些,青宸唔唔几声抗议。

        应渊拇指轻轻刮过她的唇,垂眸看她。

        其实青宸的心思很纯澈,有什么基本都显在脸上,她若真跟沧风有什么,不会这样的坦然。自己终究还是担心过度,才会这般近乎急切地需要她亲口肯定。

        青宸也看着应渊。

        这样俊美秀雅的脸,百看不厌。这是她少女初心萌动时第一个恋慕、也是一直恋慕的人。他还是九重天上众位神女仙子们倾慕的龙君。

        原本他因为父母那辈的感情问题,并不打算在男女之情上有任何纠缠。是她将他拉到了这感情的漩涡里,与自己共沉沦。

        又想想自己父母的感情恩怨,青宸暗暗叹了口气。

        她怎么舍得再让应渊哥哥重蹈父母辈的覆辙呢?

        青宸主动凑过去在应渊唇上亲了亲,笑道:“我不会负哥哥的。而哥哥若是有负于我、我……唉,只是想想就好难受呢。”

        “不会。”应渊抬手捧起她的脸,凝视她水光潋滟的眼眸,“我绝不负小乖。”

        “嗯。就算你负我,我也不会想不开。”青宸随口道:“我就去找别人!”

        “不许。”

        应渊轻轻捏了捏她细嫩的脸,颇有些咬牙切齿。知道这一刻她只是说笑,可是他只要一想到那个暗暗喜欢她的师弟,还有那个与她牵绊一生的沧风,他就很难不担心。

        他皱起眉头,“我不负你,你也不许找别人。”

        青宸看着他的表情,忽地又起了戏谑之心:“假如……我是说假如我负了你,你会怎样?”

        应渊看着她,没有说话,那眼神幽深难测,直勾勾地,看得青宸几乎毛骨悚然。

        青宸硬着头皮,不怕死地催他:“哥哥你说嘛,你会怎样?”

        应渊将她扣得紧紧的,眼睛盯着她,“当然是抓回来……让你下不来床。”

        青宸因为他的眼神和话语,忍不住瑟缩了一下,几乎是立即想后退逃离。

        应渊却一把将她抓了回来,然后低头吻住她。这次的吻与以往不同,吻得并不温柔,还带着强烈的占有欲与控制欲。

        青宸一开始还有些害怕,慢慢地却有点沉浸,身子越来越软,整个人也逐渐投入。

        因为龙涎的原因,应渊其实极少这样深入地吻,但其实青宸很喜欢他的亲吻,也沉迷他的味道与气息。

        也因为龙涎的原因,她的眼神越来越迷离。双颊晕红,如抹了胭脂,眼眸如水,潋滟生辉。

        大概是青宸在虚渊历练,又接着夺回魔域,两人都旷了许久,这一吻顿时犹如干柴烈火,电光火石,只是一触便让两人灵魂战栗,头皮发麻,一发不可收拾。

        好半晌,两人唇齿才不舍地分开,彼此呼吸都乱了,应渊眼眸幽深如海,嗓音沙哑,“转过身去。”

        ……

        殿外,沧风有事正准备过来向青宸汇报,被白梨和黑棠立马给拦住了。

        沧风皱眉:“事情很急。”

        白梨道:“再急也没用……”

        她抬起纤纤素手一指,整间魔君主殿已经被浅金色的光幕给笼罩,“这是应渊龙君下的结界呢,谁都进不去。”

        黑棠也笑得促狭:“嘻嘻,没个几天几夜的,他们估计是不会出来了。”

        沧风眉头紧拧:“那怎么办?”

        白梨道:“没有火烧眉毛,就不算急。有什么就汇报给桑长老吧,他也可以处理。”

        沧风俊秀的眉头皱起,红色瞳眸望了望那浅金色的结界,凝看了半晌,最终还是转身走了。

        白梨和黑棠也望了一下内殿方向,白梨道:“应渊龙君看起来温雅端方,想象不出他动情时候是什么模样呢,大概也是动作斯文,温柔体贴?”

        黑棠嘻嘻笑道:“那可不一定。越是平日里清心寡欲的人,压抑久了,一旦动情,可凶狠了。”

        白梨眨了眨眼睛,笑道:“咦……神族也与咱们魔族一样,如此狂野么?唔,不过也是,毕竟他是龙……”

        两人边说边笑,也离开了这里。

        殿内。

        “哥哥,我能不能看着你?”

        青宸有些难耐地扭了扭。这样背对着他,让她心里极度没有安全感。

        “乖,先等等。一会儿就让你看着我。”应渊的嗓音沙哑极了。

        因为彼此相差过大,她容纳得艰难,而那绞缠吸裹每每令他濒临失控,但为了不伤到她,他一直都尽力克制,从不敢纵情恣意。

        他不希望自己因恶欲深染却极力忍耐而过于狰狞的表情被她看见。

        他需要先结束一次来缓解一下。

        ……

        但终究与上一次还是相隔太久了,待一切结束之后,青宸依旧被折腾惨了。她躺在柔软的被褥上,像只鸵鸟一样卷着被子缩着身子,甚至都不敢再往应渊怀里靠着休息。

        应渊抬手过来拨开她额上的发丝时,她还轻轻地颤抖了一下,睁开眼睛倦倦地看着他,愤愤控诉,“又不是吃了这顿没下顿了,哥哥干嘛不收敛一点……”

        应渊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笑道:“已经很收敛了。”

        青宸:“……”

        她小声咕哝:“你这是发热期一直没过去吗?还是说,憋太久了,憋出问题了。”

        应渊挑眉:“你觉得我有问题?”

        青宸连忙道:“没有没有。”

        龙性本淫,哪怕是以往看起来清心寡欲,温润端方的应渊哥哥也不例外!

        青宸暗暗叹了口气。没办法,自己招惹的龙,哭着也得受了。

        春季很快到了。

        青宸又变得神清气爽起来。而在这万物复苏,春回大地的季节里,赤蛇一族又传来了喜事。

        赤蛇一族的二公主赤媛与妖君郞睢联姻结亲了。

        青宸去参加喜宴时,打扮得美艳妩媚的新娘子赤媛,对青宸玩笑地道:“小青宸,为了你……姐姐我可是牺牲了许多。”

        青宸本来还有些疑惑她为何最终同意了与郞睢的亲事,这会儿听她这样说,更加好奇:“怎么了?师姐你不是自愿的吗?”

        赤媛笑着捏了捏她的脸:“是自愿的。反正那几个男人,随便嫁哪个都无所谓,只是这郞睢太过分了,将其他人都打得不敢出来了。而师尊,甚至是你们家的应渊哥哥也来撮合这事……”

        青宸满脸讶异:“师尊……还有,哥哥他怎么掺和这事呢?”

        “为了你呗。”赤媛看着她笑道:“估计师尊也是被你那哥哥给说动的。天帝掌控三界,只有妖界,冥界和魔界与天族格格不入,尤其是魔界更是与天族水火不容。这次有我和妖界结亲,循序渐进,到时候你哥哥与魔族结亲,大家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

        青宸神色复杂:“师姐,你不必为了我……”

        “停。”赤媛道竖起手掌虚虚地拦在她的唇边,“别跟我说那些有的没的。师姐我心甘情愿地嫁,不仅是为了小青宸,也是为了我自己。郞睢这人吧,虽然有些强势,但也是个美男子,还是个妖君,再说了,他……”

        她笑嘻嘻地凑到青宸耳边说了几句什么,青宸顿时面红耳赤。

        “脸红什么?”赤媛又捏了捏她细嫩的脸颊,仔细端详了她,“你被你们家龙君滋润得像朵娇花似的……他还是个龙族,应该平日里需求很大吧……都经过这么多了,你怎么还这样容易害羞?”

        青宸抬手用微凉的掌心熨帖了一下自己发烫的脸,转移话题,“赤墨师弟呢?”

        “在外面接待宾客,你刚没看到他吗?”

        “没有。我一来就直接找你了。”

        赤媛看着她,想起自己那个弟弟没有着落的感情,叹了口气。

        眼前这少女心思纯澈甚至懵懂,只专注于应渊,可能至今都没有意识到赤墨的感情,这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青宸跟赤媛聊了许久的话,不知不觉到了新娘子出去的时候,青宸返回去找应渊,却在花园的小径上遇到了赤墨。

        玄衣的少年,在看到她走过来时,不自觉地就停住了脚步,一直静默地站在那里,等她走过去。

        直到青宸走到他面前,少年才开口低低唤了一声:“师姐。”

        青宸微微一笑,点头道:“赤墨师弟,你忙完了?”

        “嗯。”

        少年依旧站在那里,身姿如笔挺的松,在满园姹紫嫣红里,静立挺拔。

        青宸看着他幽邃的眼睛,不知为何竟然有些难以直视,也不知该再跟他寒暄些什么,她又朝他颔首,然后打算离开。

        少年却又喊住了她:“师姐。”

        青宸回头,少年忽地伸手拽住了她,将她拽到了自己身前。

        青宸讶异极了,仰头看向少年,这才注意到他一直静默的眼底竟然藏着令人心惊的情意。

        那滚烫的眼神和汹涌的感情,几乎令她有些不敢看,她用力想扯回手,却无法动弹。

        “赤墨师弟……”

        “师姐。”少年一把将她搂入怀里,“让我抱你一会儿,就一会儿。”

        他的嗓音里带着克制与忧伤,青宸愣了片刻,有些失神。

        直到这一刻,她才意识到自己以往忽略了什么。

        少年在发现自己是魔族时,无条件地信任自己,帮自己保密;在自己疼痛发作时,任由自己靠在他怀里,任由自己误会,喊他哥哥……

        他总是沉默寡言,看着不太亲近人。可他分明一直很亲近自己。

        她竟然到这一刻才明白了他的情意。

        可她……

        可她没有办法回应啊。

        青宸两手无措地垂在身侧,犹豫着要不要推开他。

        有滚烫的液体滴入了她的颈窝,少年低头在她发间轻轻一吻,然后慢慢地松开了她。

        姐姐出嫁了,青宸今后估计再也没有机会来大嘉岛了。六界这样大,他将极少有机会遇见她、与她接近了。

        而今后她若是也嫁了人,这将可能是他离她最近的一次机会了。

        青宸心情复杂地与收回了推开他的手。

        目光无措地朝前方望去,蓦地一愣。

        花园小径上,赤墨的身后方向,应渊不知什么时候竟也过来了。

        他看到这抱在一起的两个人,脚步忽地停住,就那样抬眸遥遥地望了过来。

        青宸连忙将赤墨推开,“师、师弟……”

        大概是身后的目光太灼人,犹如实质,赤墨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扭过头去,看到了应渊。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撞。

        赤墨收回视线,对青宸道:“抱歉。”

        青宸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局面,她看着少年犹带水光的眼睛,叹了口气:“没事。那……赤墨师弟,我先告辞了。”

        赤墨点头,然后看着青宸朝那男子走去,看着她笑盈盈地拉住那男子的衣角,踮起脚尖,唇凑到他耳边轻声说了什么。

        那男子微微挑眉,僵硬的脸色终于有些缓和,抬手轻轻捏住她的下颌,眸光意味不明,“这可是你说的。”

        那少女不住地点头,挽着他的手臂,将他拉走了。

        赤墨站在原地看他们离去,微微弯起嘴角,像是笑了一下。

        虽然不小心让他们起了误会,可那两人相处亲昵,这误会大概也引不起什么问题。更何况,这样娇娆的女子,谁又舍得真跟她计较生气呢?

        且不说为了应付这个局面,青宸到底承诺了应渊什么。刚从大嘉岛回来的半路上,应渊忽然接到了紧急消息,立即返回了天庭。青宸自己回了魔域,听了桑长老汇报了什么,她又匆匆赶往神魔边界。

        “殿下,宿鸣不知何时竟养了几十万的魔兽,正朝天界进犯……”

        ……

        神魔边界,万古神魔战场。

        数十万计,数不清的魔兽,犹如黑色的潮水,浩浩荡荡,铺天盖地而来。

        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全都疯了一样,那汹涌狂奔的趋势,是不同以往的惊人数量与气势。

        而那黑色潮水奔去的方向,应渊与一群天兵天将正整装而待。

        就在两方即将短兵相接的时候,一道青色长影忽地从天而降,在双方中间的位置停了下来,幻化成一个青衣少女,盈盈立于半空。

        她眼睛一眨,乌眸泛紫,高喝一声:“停——!”

        嗓音犹如水波在空中荡开,原本狂奔而来的群兽忽地齐齐僵立。

        少女在空中飘然转身,身后地上与空中是无数魔兽听命而立,像是她忠诚的将士。

        而她前方,是天族俊美的战神龙君与银甲的天兵天将。

        这阵势,分明格格不入,两相对峙,战争一触即发。

        可那美艳极致的少女,却笑盈盈地朝那龙君飞来,在众人紧绷的神情中,扑入他的怀里。还在众目睽睽之下,亲了他们的龙君,并嘻嘻笑道:“龙君大人,做我夫君吗?”

        九天之上,众人敬仰,据说一直都清心寡欲的应渊龙君,没有推开那少女,也没有生气,甚至还扣紧了那少女,莞尔笑道:“求婚这种事情,应该由男子主动才是对女方的尊重。所以,魔君殿下,愿意嫁给我吗?”

        神魔两族要联姻了!

        都说是魔族妖女在战场上直接求亲,而应渊龙君也答应了。

        虽然有不少天族暗自嘀咕,可也有人说妖君都能与天族女子联姻了,那么魔君跟天族龙君联姻,似乎也不是不可以。

        也有说这段姻缘是南黎帝君促成的。南黎帝君两个徒弟,一个嫁给了妖君;一个是魔君,嫁给了龙君。这一下子,六界有五界都跟天族连在一起了,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冥君夜阎本就模棱两可,此时自然也顺意而为。

        自此四海升平,六界和睦。

        ……

        不妄海岛。

        终于又能回到不妄海的青宸正坐在茶室里,听到脚步声时,她扭过头。

        应渊走到她旁边坐下,将她的拥入怀里,温暖的手指轻轻挑起她的下颌,“承诺我的事,该兑现了。”

        作者有话说: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深夜刷书怪(˙-˙)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晓晓33瓶;kathy10瓶;陌上桑4瓶;虫虫要看书1瓶;

        ◎最新评论:

        【呜呜呜我奶奶追的文怎么还不更新】

        【peabsp;andlve】

        【我追的周更的都更新了】

        【怎么久都没更新真的会难过的。我都抱着营养液来看你了,快把存稿君交出来!!!】

        【大大快回来更新啦!!】

        【感觉好草率啊】

        【

        【

        【大大加油】

        【大大加油更新呀?】

        【更新】

        【作者更文辛苦了,来一个地雷提提神吧!】

        【想看女主的父母的番外】

        【崽崽】

        【撒花花哼!!看,看在你更新的这么辛苦的份上,多给你浇些营养液!要,要加油哦!!!】

        -完-


  https://www.bqwxg8.com/wenzhang/45336/45336717/111028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8.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