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拾书录 > 第1章 江挽月与凤玄离

第1章 江挽月与凤玄离


“哐!”

        “哐!”

        “哐!”

        此时已是半夜三更。

        深夜的锦城没了白日的喧嚣,此刻除了由更夫发出的声音外,就只有突然响起的不知何家民宅内的狗叫声。

        月黑风高。

        有一少女将自己隐身黑暗中。

        其名江挽月,少女正在耐心地等待什么。

        像黑夜里的一匹狼。

        因要藏着自己,她自然是未提一盏灯笼的。

        “你想一直等下去?”

        这时,一直保持沉默的少女身旁,同样是黑暗中,有一个人发出了声音。

        他的声音很轻,但与严肃的少女挽月不同,这名年轻公子的声音中透出几分悠闲与自得。

        嘘——

        少女向他比了个无声的“嘘”。

        她并不担心在这黢黑中对方——那个叫凤玄离的青年看不清她比出的手势。

        一般的人类看不到是理所当然。

        但他们俩——

        一个根本不是一般人。

        另一个,则是妖。

        不是普通人的少女江挽月遇着了一个委托她去找一本特殊的书的凤凰妖仙。

        啊。

        黑暗中少女肩膀轻颤了一下。

        “来了?”红衣公子问她。

        来了。挽月点头。

        不知为何,她能够感受到那本特殊的书里的东西的气息。

        也正因如此,凤玄离才找她来协助他找那本书。

        那是一本奇异的书。

        因为里面所描写的一切……

        都有可能化为精怪。

        所以它是本很危险的书,而这么危险的书却不知何故里面的篇章都散落了,飞入世间。

        为免引起更多麻烦,本该负起找回它责任的凤玄离才找上了江挽月。

        而彼时空有十数岁少女体型却无知懵懂的挽月也正处在迷茫中,所以就答应了凤玄离。

        ……

        过了一小会儿。

        二人周围忽然变得冷起来,且越来越冷。

        短短片刻后已然冷得不像在初夏。

        仿佛冬日降临一般。

        此刻一直遮住弦月的乌云移开。

        月光倾落。

        如霜月光照在那只怪物的身上,隐在暗处的少女攥了攥手心。

        那是一只,巨大的狼的影子。

        一般的狼是不会有这么巨大的体型的。

        这是那书中的那一篇故事。

        一个很短、很短的故事。

        ……

        !来了!

        少女瞅准时机冲了出去。

        月色下,现身在她眼前的一只巨大尚不足过奇,更使人背后发凉的是——

        拥有一张与人一模一样的脸的人面巨狼!

        先前就同红衣青年说过,她自个能解决的尽量自个解决,等需要帮忙时再让红衣青年出手。

        因她总感觉去做这些事最好是亲手,那样才能从中获得奇异的满足感。

        凤玄离教授过她一些武艺,虽不知他明明是妖,能轻易使法术,还擅长那些枪剑刀弓是为何。

        在他教她的那些当中,挽月尤擅短刀。

        面对这种虽身形巨大,实际实力却不怎么样的精怪,她相信自己能快速解决。

        因为书中说:

        人吞狼心而成怪,终日混沌,不能尽全力。

        挽月的动作丝毫不拖泥带水,利落至极。

        不带任何犹豫地冲上前去、跃上狼身、双腿紧挟狼背,一个翻身至其腹下而后手起刀落——

        大量的鲜血喷涌了出来,也喷到了少女脸上。

        人面狼轰然倒地。

        “结束了。”她轻声说。

        而隐于暗中的红衣公子也踏至了月光中。

        他颔首,“做得不错。”

        清辉明亮,照出这两人模样。

        一个是外表看约莫弱冠,身着一袭红衣、身形挺拔如松,明眸虽含笑却又因其自带一股清冷感而略显冷漠的绝世佳公子。

        不负凤凰之名。

        一个着浅杏色衣衫的少女,虽脸上有血,倒也看得出来清丽可人。

        少女看起来十五、六岁模样,可做的事却异于一般及笄年华少女太多。

        倒在地上的巨狼的身体迅速干瘪了下去。

        不消片刻就变成了一只正常大小的狼。

        此时那张歪扭而可怖的人脸,就显得更为突出了。

        “哦?这张脸……”红衣公子瞧了瞧。

        “是城中佘铁匠的脸,嗯……前几日他同他的好友那位任猎手一起出城去山林中来着。”

        而后二人便再也没有回来过。

        挽月想到了什么,蹲下身,用锋利的短刀将狼腹剖开。

        然后她在里面便发现了,另一张疑似是人脸的东西。

        或许正是那名姓任的猎手。

        狼腹中还有一些残肢。

        看来这二人皆是被这只狼给吞了。

        可只有佘铁匠的脸长到了狼身上。

        这便与挽月他们在找的那本书里的故事有关了。

        在红衣公子记得内容的那些故事里,有一个便是关于这人脸狼怪的。

        原故事只是讲了一个心狠甚于他所认为的狼的人,有一日他路过山林遇见了野狼,不能抵抗于是被狼吃了。

        结果因为他的心实在是太黑了,比世间常说的“狼心狗肺”之人的心还要黑,于是他竟以人之心夺去了狼之身,从此成了一只长着人脸的狼。

        这人面狼空有脑袋却混混沌沌,终日还如人时一般只想害人贪财。

        只是它空有野心而实力不足,身体巨大只是因野心膨胀所成,因而虽比从前为人时强了不少,但最终还是被一名实力强劲的猎人所杀。

        ……

        这样的故事若出现在一般书中,自然只会是故事。

        但江挽月要找的书,可不是寻常书。

        凤玄离有和她说过那或许是从离现在很久远的上古时代留下的书,一件神器。

        “不知这回又是缘何成精怪。”红衣公子道。

        他手上凭空化出一本书来,书页在轻微夜风中翻开。

        地上的人面狼怪尸上升起一股金烟,金色的烟飞起,飞入公子手中书。

        只见原本空无一字的白纸上,一行接一行的字浮现了出来。

        而此刻,地上的那只狼也不再有人面了。

        它变回了那只普通的狼。

        少女走过去,以指轻抚那书页。

        少许金色的烟从字上浮起,绕着她葱白指尖轻转,仿佛在愉快地同她亲昵。

        这是已经收服了的意思吧。

        而当触碰过这些文字,她也就完全知晓了:为何锦城的佘铁匠会成为像那故事里一样的人面狼了。

        原来那一日,佘铁匠同他的好友出城入山林时,因大雨而耽搁直到夜晚,夜时遇见了野狼。

        虽有猎手,面对多只野狼也是束手无策。

        佘铁匠有些力气,也同样敌不过野狼。

        两人逃到树上,祈祷野狼早些离开。

        却一直有一只狼在其他狼都离开后迟迟不离。

        本以为可以二人一起再坚守坚守,等待那最后一只狼离开。

        可佘铁匠却恶从心生,将好友推了下去。

        他想那只狼或许是饿了,吃饱了应该就会走了吧。

        至于好友,什么好友,不过是看对方有几分可以利用而假意与之交好而已。

        可怜那任猎手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被自以为的好友给害了。

        饱食后野狼才离开。

        佘铁匠也才敢下树来。

        “怪就怪你命不好吧。”他对着地上剩下的“好友”残体道。

        然后他准备回城,想着之后诌个缘由将“好友”之死解释过去便是。

        可谁料——

        还没走出一步,从他的喉咙里便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

        那只狼,又回来了。

        并且这一次,轮到他被吃了。

        天才刚刚亮。

        这里很安静,只有人肉又一次被撕咬、吞咽的声音。

        不知从何处,飘来了一缕金色的烟。

        在此时此刻显得极其诡异的烟。

        金烟掠过佘铁匠已经黯淡如死鱼一般的眼睛。

        然后它就像被佘铁匠身上、心上的恶臭所吸引了一般,一碰即合。

        这正是比书中的人心还狠、还恶的人呐!

        多么契合!

        于是原本不可能发生的事化成了真实。

        故事里的人面狼成了真。

        拥有感知书中故事能力的挽月来到了这里,和红衣公子一起。

        然后便在这样一个深夜中,趁人面狼再去害人之前,将那篇章,回收了。

        凤玄离自然也知道了这个故事。

        不是书里的故事。

        却与书里的故事很像的——真实发生的事。

        “‘狼心’配狼,倒是绝配。只是可惜了这只狼。”他叹了一句,却是没有多少感情在其中的叹。

        世间万象,他这只妖见过了许多。

        因缘纠葛,俗世浮沉,孰对孰错,又如何简单说得清。

        若非这本书硬是要让他去找,他也不会找到江挽月。

        不仅仅是找到……

        挽月她——

        “我们要把这个处理掉吗?”少女指了指地上的尸体。

        “不了,”红衣公子轻轻一笑,“留给他人看吧。”

        “这里已经没有书的气息了。”挽月说。

        “那便离开这,去下一个地方。”

        “好。”

        离开锦城,去寻找下一个失落的篇章。

        月夜中,少女没有再回头看一眼地上的尸身,便和红衣公子一同消失在了黑暗里。

        过了一会儿,乌云再次遮住了月光。

        不知到明日清晨,许许多多的人发现这里的时候,会是何样。

        黑夜中,凤玄离问少女:

        “这次做得比之前更好了。挽月,你可有什么想要的?”

        少女没有立刻回答。

        “莫再像上次一般说‘我最想要找到书’了。”

        少女又沉默了,把刚要脱口而出的话给压了下去。

        莫非除了找到书,果真什么都不想要了。红衣公子想道。

        那这还真是……

        但此时少女开口了。

        “栗子糕。”

        “我想吃栗子糕。”

        软软的、一咬一口甜的栗子糕。

        “好,我买与你。”

        夜空中,化为巨大飞行法器的折扇上。

        少女闻言露出了浅浅的笑。

        她喜欢吃栗子糕。


  https://www.bqwxg8.com/wenzhang/45331/45331883/98307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8.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