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拾书录 > 第3章 你待如何?

第3章 你待如何?


“快醒醒,往前走,别横路上。”

        谁?

        好吵……

        再度睁开眼。

        这次黑色的天真真切切映在了她的眸里。

        身下湿冷的感觉让她一阵发抖。

        这里又是?

        她起身,发现自己前后都排着很多很多人。

        看不到头。

        而身旁拿着狼牙棒催她的青面是……妖怪?

        不。

        看这样子,这里该不会是……

        地府吧?

        是了。

        想起来了。

        她被杀了。

        被箭贯穿身体。

        那刺痛感现在还留在体内。

        ……

        江挽月老老实实跟着前头的……鬼往前走了。

        自己现在也是鬼了。

        这看不到尽头的鬼,原来有这么多同赴地府。

        心中升起些许难过。

        身上衣衫已由灰变白。

        她还是更喜欢自己从前的衣裳。

        像月亮辉光的颜色。

        ……

        不知走了多久。

        远远望到一座长长长长的桥。

        那桥横跨一条远望便让人觉得心往下一沉的河。

        那是忘川与奈何桥?

        走近了才望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婆。

        她是传闻中的孟婆吗?

        倒是和自己曾想象过的没什么分别。

        这里,地府、酆都、忘川、奈何桥……这些都如自己曾想。

        据说喝了孟婆汤前世种种就会忘得一干二净。

        不想喝。

        不想忘掉。

        她还要找书呢。

        还有凤玄离,她也不想忘了他。

        因为找书与凤玄离可以说是她记忆的几乎全部了……

        待到终于到了江挽月时——

        “喝下这碗孟婆汤,前世凡尘尽数忘~”

        白发苍苍的婆婆嘴里哼唱着,颤巍巍打了碗清澈如水的汤递给挽月。

        挽月不想喝。

        但看了看旁边的青面鬼差——

        她手举起碗,闭眼,正要喝下去——

        “且慢!”

        一个突然响起的声音打断了她的动作。

        她惊异抬头,孟婆也颤巍巍往那边看去——

        只见一个身形高大近十尺的蓝面鬼差向这边大步踏来。

        “你是何人?

        为何会出现在我鬼都伊城?”

        何人?

        不该是何鬼么。

        不过,他在说什么?

        鬼都难道不是叫做酆都城么?

        莫非她来错了地方?

        不……怎么可能?

        少女十分不解地被蓝面鬼差带走了。

        不知前方又有什么在等着她。

        但万幸,不用喝下会使自己忘却前尘的孟婆汤了。

        白发苍苍的孟婆看着被带走的少女,摇了摇头。

        ……

        许是因为经历了太多。

        从奈何桥边被带至城中,江挽月的心没再紧张了。

        她现在只是好奇:

        说她来错了地方,是怎么回事?

        若这里不是酆都,又是什么地方?

        为何也有忘川、奈何桥与孟婆?

        “陛下,‘江挽月’已带到。”

        少女小心抬头。

        看到那帘帐后阎君身形倒是如人,只是脸瞧不清。

        离得太远了。

        殿上传来阎罗王的声音。

        “堂下江挽月,你非我族,为何会进到这伊城来?”

        阎罗王的声音听起来很是威严。

        只是有点闷闷的。

        “小女自己也不知。”

        她是如何来的,她自己也不清楚。

        阎罗王翻了翻生死簿,上头与江挽月对应者,无。

        “你是如何身死,你可知?”

        “……聚义,不胜而被杀。”

        “身死何处?”

        她记得是叫——“黑云城”。

        “荒谬!”

        听了她的话,阎君拍案。

        “非我族类,如何进得了唯我族人可进之城!”

        挽月愣了。

        这阎君在说什么?

        非我族类?

        ……

        此时一鬼差进来,上前,望了一眼少女,随后到阎君身边,弯身说了什么话。

        片刻后,阎君便道:

        “既忽有上遣使者到来,且宣判官来审问此女,吾与上使同观。”

        上使?

        判官?

        看来可能会审问她的变成了三个。

        可真是前路不明啊……

        然,当那判官与上遣使者到来时——

        !凤?

        ……凤玄离?

        判官她不认得,但凤玄离她应是不会认错的。

        只是……他与从前,不太一样。

        依旧是红衣,却不知为何有了一双传闻中可勘破阴阳的异瞳,显得妖异异常,与从前的他相差甚远。

        他是……凤玄离吗?

        还是不是?

        江挽月也不太确定了。

        “叫我好找……”殿上红衣公子这声轻语却是没传入挽月耳中。

        原来魂是丢到这里来了。红衣公子心道。

        该不会只是长相很像吧?

        少女还在心中犹豫着,她不语,只是微微抬头,用余光瞥那位上使。

        随后判官对少女的审问开始。

        ……

        ……

        只是不管如何查、怎么审,都审查不出江挽月这异族是如何到这里来的。

        最后判官给了少女两个选择。

        一个是就把她当成异族来判,异族踏入黑云城——重罪。

        一个是姑且在审时将她当成同族来审,那她在黑云城的所作所为——亦是重罪。

        “重罪!”

        “重罪!”

        判官的话传到少女耳中。

        重罪?

        重罪???

        这怎地不管如何判,她都是重罪?

        江挽月缓缓开口:

        “且不论为何异族进入黑云城是重罪。

        为何在黑云城聚义,是罪?”

        还是重罪?

        判官面露不悦。

        “汝犯下重罪,不认罪,还敢狡辩?”

        据判官所说,江挽月犯下的是搅乱纲常之罪。

        判官接下来的话在她听来十分不可思议。

        因为按判官之意她竟是打乱了那些她所带领聚义之人的命途。

        判官说他们本就该那样日复一日、绝对服从地劳苦。

        说他们本就该即使面对死也不偏离那条他们要走一生、走无数次的“道”。

        因为那就是他们的“命”。

        黑云城里那些人的命途都是上苍规定好了的。

        谁也不能更改。

        谁也不能让它们更改。

        ……

        江挽月不懂。

        这是什么道理?

        伤与身常伴、死无备而来,那样的日子,习以为常才是不该的吧?

        或许是因为有上使的示意,判官允许了异族少女说出那些反驳的话。

        判官听江挽月说完,冷冷一笑。

        “可在你这个异族来到黑云城前,黑云城的子民中无一人感到痛苦。”

        言下之意都是少女这个异端的错。

        ……

        那是他们习惯了。

        那不是他们的错,倘若那是所谓的上苍定下的法则,那便是上苍的错。

        “此皆为命定。”判官断言。

        “异族,汝也有汝的命定。”

        “我的命定?”

        江挽月想到她与其他许多人不同,是一片不知自己从何处来的叶子。

        但——

        “我有真心想要去做的事,纵使往后人生不如意更多,也满足了。”殿下的少女极轻地说出来。

        今日她说的话,比往常要多。

        虽也多不到哪去。

        方才那句轻语她是说给自己听的。

        很偶尔的时候,多半在深夜时,她会感到恐慌。

        但她那时会安慰自己,她虽然没有根,但有想要飘去的地方。

        她有发自内心想要去做、会因此而感到满足的事。

        这极其轻的话,判官似未听到。

        殿上的红衣公子闻言却垂眸:

        心中想要去做的事,而非命定么……

        结果到最后江挽月也没能从反驳中证出自己的清白来。

        重罪。

        还是重罪。

        这是肯定的。

        少女肩膀耷拉下来。

        ……

        “且慢。”

        一直一言不发作壁上观的上使发话了。

        少女抬首望去。

        他到底是不是凤玄离?

        她虽之前与判官据理力争。

        但总觉大脑有些混沌。

        似乎来到这的三年,总不能十分清醒。

        仿如……

        仿如在幻梦中一般。

        上使一开口。

        判官便停了下来。

        帷幔后的阎君也将头往那边稍探。

        与此同时,江挽月好像听到了什么粗糙的东西擦过帷幔的声音。

        ?

        “堂下江挽月,我知你身为异族,实乃误入黑云城,又身死,误入这本不该你踏入的伊城。”

        “生死册上未记下你入黑云城之前的生平,可我这双眼睛却能看穿你实在无辜,你自己也不知如何误闯了黑云城。你本该无罪——”

        无罪!

        ……

        本该?

        少女静静地继续听下去。

        然后那上使提出了一个让她感到惊讶,让判官与阎君更感惊异的提议。

        那就是——

        让她代替判官断罪一日以赎自身之罪。

        这?

        这?

        这是赎罪?

        ……

        本不该如此。

        但不知那上使后来又与判官和阎君说了些什么。

        竟把那两位给说动了。

        于是江挽月竟能以异族之身,审讯后来众鬼。

        虽然并不能坐到殿上去。

        还是站在殿下。

        不过,既然让她来,那她就来:

        “擅离职守一次——罪,轻。”

        “疏于抚幼一次——罪,轻。”

        “未尽全责一次——罪,轻。”

        ……

        “怎地都判了轻?”红衣公子以折扇掩面,笑言。

        江挽月觉得这就是凤玄离。

        只是不知怎的他以这般身份来此,又让她做替判官审判这样奇怪的事。

        “因为若是再判重些,他们就都要去炎汤地狱了。”

        明明经她细审发现犯的只是小错,这样就要受到被放进滚烫的油锅里煮这种罪,也太重了。

        “此人——”

        不,此鬼——

        然后又一只鬼进来后。

        “重罪!”

        “无罪,不但无罪,还有大功德。”

        阎君离去后,判官头一次说了与江挽月完全相反的话。

        而这也是江挽月第一次判下“重罪”。

        “他弑杀无辜者许多。”江挽月道。

        “他所杀之人中,有一更弑杀者,因此人之死,更多无辜者得以逃脱。”判官道。

        “功高于过。”

        “勿再多言。”

        ……

        最终这人还是按判官所言判了。

        毕竟这里是地府。

        可是,功过能如此相抵吗?

        ……

        一日过得很快。

        江挽月也越来越安静。

        她不懂的还有许多。

        虽在遇到凤玄离后读了些书,也晓得了些道理,她也还有许多不能理解的……

        一日将尽,她的脑袋也越来越沉。

        “挽月,你还在发什么呆。”

        忽听到耳畔传来这声。

        清澈如流水。

        她惊醒。

        “已可离开此处了。”

        “随我一同。”

        她望向那红衣公子,又闻他这言。

        果然是他!

        果然是凤玄离!

        “这?这儿是?”回过神来已她不在原先大殿。

        她已在凤玄离身后。

        而此时她也看到了前方隐在黑色阴云中的判官与……阎君。

        阎君他有一颗大脑袋。

        蚂蚁的脑袋。

        ……

        “我与他们交换了些东西,他们答应让我带你走了。”红衣公子道。

        他挥挥袖。

        下一瞬,一睁眼,少女就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那宅子里的湖心小亭中。

        ……

        “为何在鬼城不直接带我走?”少女问出心中所惑。

        “你看——”然后她看到红衣青年手中书上金烟化为文字。

        “这上古神器依你的梦和原本的故事而行,我便想一去就带走你,也带走不得。”

        毕竟这书源自上古。

        于是他便陪着她演完了她奇奇怪怪的梦。

        看来她平时那颗小脑袋瓜里想的是真不少……

        不过他费了不少力,原本在与江挽月相遇时,他就已经不如鼎盛时,进来干预这由上古神器创造的幻梦确实费了些力。

        “那原本是个什么故事呢?”少女问。

        “一只蚂蚁为报答施舍它一块栗子糕恩情的恩人将其带至蚁国的故事。”

        “怪不得……”少女喃喃。

        “真的有酆都吗?不是蚂蚁的鬼城。”

        “挽月可以猜猜。”红衣青年随意答道。

        “若是真的酆都的阎罗王,是不是就不能让你那样把我带走了?”

        难得的,因好奇少女多问了凤玄离。

        “嗯……”红衣青年沉吟。

        “不能吗?”

        “那倒也,不一定。”

        挽月歪了歪脑袋。

        凤玄离不再言。

        说起来,谈这些也是枉然。

        因为这世上早已没了阎罗那神。

        被天道授予权力、完全作为天道化身的诸神,早就随着上古时代的陨落而一同消失了。

        现在只有后天之仙,没有先天之神。

        “蚂蚁也能修成妖吗?”江挽月突然问了另一个问题。

        “天道不公,几无可能。”千万里挑一也不一定。

        “啊,那栗子糕,不,栗子……也能修成吗?”

        “嗯~或许能。”凤玄离忽然想逗逗她,对她笑言。

        江挽月:……

        “若他日有栗子成妖来找你寻弑亲之仇,你待如何?”红衣公子问她。

        江挽月低头深思,而后开口:

        “我晓得你说的天道不公是什么了。”

        她心中想,若以后忽然出现一个栗子妖说她吃了他的兄弟姐妹,她便承认,任凭寻仇。

        或许对有些生灵来说,她也是罪大恶极的人吧……

        可在那之前,还是要以别的生灵果腹而活下去。


  https://www.bqwxg8.com/wenzhang/45331/45331883/98307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8.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