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拾书录 > 第5章 这位俊俏的郎君,给你家小娘子买把伞吧

第5章 这位俊俏的郎君,给你家小娘子买把伞吧


来到这个小县的第三天。

        为了找到可能遗失在这里的篇章,江挽月与凤玄离在这里暂留了下来。

        不知为何,在进入这座小城之后,江挽月反而摸不准该往哪个方向去找失落的故事了。

        还是头一次这样。

        这一回,与以往都有些不同。

        他们可能要在这里再待些日子了。

        不过凤玄离说不急,也就真不急。

        他那老友重溟也是知道他这性子的。

        于是在这几日里,江挽月去了这座小城的不少地方。

        虽她与凤玄离二人看着打眼,但这里是大国边陲,贸易往来不断,因此也不至于太过奇怪。

        再说大家于日升日落间自有自要做的事,就是一动不动的花,再好看,还能盯着看一天?

        若只是江挽月一个人倒是会有些地痞流氓想找她麻烦,但有凤玄离在,他冷起脸来时是真的冷若冰霜的,叫人也不敢惹他。

        当然就算少女一个人在这里遇到什么人找她麻烦,她也多半能自己解决就是了。

        武艺不是白学的。

        且她只要无事,就会每日不断地早起练武。

        本就不是自幼习武,若后天再不勤练些,就更不成了。

        至于修道或者说修真之法,上次之后凤玄离提过,若她想学,他便教她。

        江挽月是想学的。

        按红衣公子所说,并非所有生灵都有修真的天赋的。

        这也是所谓的天道不公。

        实际上拥有修真天赋的,在生灵中少之又少。

        不过当然,也并非只有拥有天赋才能修真。

        后天若得到什么机缘,比如偶然食了稀有灵果打通灵脉这种,又或者得高人相助获赠灵丹,以及其他种种……都是有过的,只是极少。

        不过这也是看运气了。

        江挽月是有修真的天赋的。

        她想既然她有,那她便要好好珍惜这一份天赋。

        少女现在已按凤玄离说的,在尝试与天地间的灵气沟通了。

        最初感受到天地间的一丝灵气,感受到那一份生机时,挽月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虽然只是感受到一丝,也让她很是欣喜了。

        原来这便是灵气……

        这便是流动于苍明界之中的灵气。

        对于苍明界生灵来说,若能吸纳灵气以修炼,就能延年益寿,可活数百、数千,甚至更多年。

        就能施展法术,甚至能搬山移海。

        江挽月是在凤玄离告诉她之后,才知道他们是在修道者等所称的“苍明界”中生与长的。

        据说这名字来源于苍木与明海。

        一株不知历多少岁月、隐于世间不为常人所见的传说中连接天上与地下的巨木。

        一汪不知其有多广阔悬于天上其内充满灵气的灵海。

        苍木倒长,根在天上,枝叶散地上,汲取灵海灵气输散世间。

        若此生有幸能见一见这苍木与灵海便好了,少女听红衣公子说完后想道。

        当然现下还是要找书,及努力练武、修真。

        凤玄离并未在一开始就给少女灌那些灵丹,毕竟,少女与其他人不同,她很是特殊,不能弄坏了。

        两人留在这里的时候,百里外海宫中的龙太子重九在盼着他们俩早来,不过是早来不了了。

        这座小城于江挽月而言是座挺有意思的小城。

        这里有样名产。

        不少地方都有自己独特的名产。

        而这里的名产便是——

        伞。

        可挡雨、可遮阳的伞。

        在集市上逛了一会儿,少女便瞧见了不少样式各异、绘彩流光的伞。

        已不仅仅可用来挡雨、遮阳了。

        完全可以当作美妙的饰物或者藏品。

        怪不得这里的伞能成为名产呢。

        少女流连于其中,这些伞上的画她都没有瞧见重的:

        有金鲤、飞鹤,金鲤跃于奔流里,飞鹤展翅云雾间;

        有银杏飞舞、踏雪寻梅,一片片金叶如扇舞,一点点红梅缀雪中;

        有落花浮流水、轻舟过江来,流水无情花亦无情,惊涛骇浪不阻轻舟……

        ……

        不仅仅伞面画得美,有的还有专门装饰的吊坠。

        不仅是美,做工也是极好的,伞骨、伞面的选材也讲究。

        这些伞甚得她心。

        挽月所见又变多了。

        对一个没有过去的少女来说,新的见闻越多越好。

        不过对于凤玄离这样见多识广的来说,这些东西就不足为奇了,尤其他还是位活了多年的妖仙,见过无数宝物。

        不过他还是陪着江挽月。

        少女对他来说也可称为宝物,比他曾经见过的那些都要重要得多。

        至少在找书期间是这样。

        或是因为他们二人看起来岁数相差不大,便有卖伞的大娘将二人当成了夫妻。

        “哎呀呀!这位俊俏的郎君,给你家小娘子买把伞吧?”大娘很是热情。

        郎君?

        小娘子?

        看来他们是被错认成了一对。

        江挽月摇了摇头,被认错了面上也并未看出半分羞赧,只平静回道:“我们不是夫妻。”

        “啊?那二位是?”

        原来不是从邻国大户人家私奔出来的小夫妻?大娘心想。

        “是兄妹。”少女说出了来这座小县之前就与凤玄离商量好的说辞。

        而凤玄离也顺口接下去:

        “舍妹与我早就听闻贵地出华伞,近来得闲了,我便携她来此。”

        啊……是兄妹?大娘心中还有些不信,她看人向来是准得很的。

        不过既然人家这么说,她也不再多嘴,只是向这两个外乡人介绍起自己家乡的罗花节来。

        “罗花节?”

        “是啊,那可是咱们这儿一年一度的盛事!”

        于是经这位大娘介绍,江挽月得知了这座小城每年都会举办一回斗伞的盛典,这一天就被当地人称之为——

        罗花节。

        在以制伞而成名的这座小城里,有许许多多制伞的能工巧匠,各个水平都不差,他们制出来的伞无论是看,还是用,都比一般的伞要强得多。

        而美好的东西多了人们就会想把它们比出个高低、分出个胜负来,自古以来常是如此。

        比如凡世中这里的大侠们被选出几大豪侠,那里有名的美人们又被排出个一二三四,兵器也有兵器榜来排。

        凡世中如此,修道者也是一样。

        门派、高手、法器……

        万物皆可排序。

        这座小城里这些精美的伞也是一样。

        所以就有了罗花节这个节日。

        而除了斗伞以外,罗花节那日还会辅以不少其他热热闹闹的,搞得十分吸引人,便使得罗花节这节愈加闻名,也引来愈来愈多的外乡人前来。

        因而这节便一直办了下去。

        那大娘还与挽月和凤玄离讲了不少的事儿,包括与他们这个小城制伞有关的一段渊源。

        只因从前有一位厉害非常的伞匠游历四方至此,后被这里所吸引,决心在这里度过他的余生,于是便将自己的一身本领传给了这儿的人们。

        这边陲小城里的人们原本虽能够靠与邻邦做些买卖度日,但到底过得不如何,后来有了能人传他们制伞技艺,他们将这制伞一门学问学精、做大,便渐渐在本国与邻邦里都闻名了起来。

        如今这儿的伞会被运到其他各地去贩卖。

        据说办罗花节也是有纪念那位最初的制伞巧匠的意思在的。

        最后那大娘非常热情地让江挽月与凤玄离二人务必留到罗花节之后再离开这儿,能见个大热闹,而且——

        罗花节很快就要到了。

        凤玄离答应了下来,他与少女一时没有找到那本书里遗失故事的头绪,自然是要呆在这里的。

        因对这个罗花节有些兴趣,江挽月就留意了相关的坊间杂谈。

        从坊间杂谈中总是能得到很多。

        在坊间杂谈中,对斗伞胜者的猜测各有不同。

        听说这些巧匠各个都鼓足了劲,还有闭门不出好久的,就为了在一年一度的罗花节上夺魁。

        挽月听到那些议论的人谈到年过七旬的赵老师傅制伞厉害,又说到四季铺的小钱掌柜才是技艺最精的,还提及手又快又巧的孙大娘,还有天赋卓绝的李萝姑娘……

        少女在糕点铺打包了些糕点,刚离开又被后头店老板喊回去,笑盈盈地说记错了价钱给她算贵了,又找了她几枚铜板。

        钱是凤玄离给她的,都是真的钱,没用障眼法。

        凤玄离在前头不远处等她,少女便加快了脚步。

        却差点撞上了一个人。

        “咦……”

        虽说江挽月脚步快,但这回确切来说,是对方走得更匆忙,差点撞上了她。

        是个半低着头的女子,瞧着挺瘦弱,少女反应快才没被她撞到,与她擦肩而过。

        江挽月有瞥到那女子半张脸,一时觉得眼熟,却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那女子低头匆匆往前走,挽月喊住了她:

        “姑娘,你的东西掉了。”

        喊了一声,那女子似乎没听见。

        “姑娘!你的药包掉了。”

        这次那女子才意识到有人喊她。

        她慌忙转身,江挽月已将药包捡起,递与她。

        女子忙道了谢离开了。

        少女瞧她脸色不太好的样子。

        且走得很急。

        许是有什么很要紧的事要去做吧。

        ……

        江挽月提着糕点追上了凤玄离。

        她与红衣公子道:

        “我方才瞧见一个有些面熟的姑娘。”

        “哦?是在哪儿见过的人?”

        “或许是吧,只是我记不起来在哪见过她了。”

        少女又边走边想了一会儿。

        “会不会是过去?”

        “在遇见你之前曾遇到过那位姑娘?”

        “那想来……应不是。”

        结果直到回了客栈,江挽月还是未曾想起在哪儿曾见过那位姑娘。


  https://www.bqwxg8.com/wenzhang/45331/45331883/98307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8.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