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拾书录 > 第8章 你叫什么名字?——怀鲤

第8章 你叫什么名字?——怀鲤


伞不见了。

        那把月白底绘青藤的伞不见了。

        她这伞还未还给那少年呢。

        伞就消失了。

        从楼上客房里出来下楼之后,扫视大堂一圈,江挽月就发现了此事。

        小二连连致歉,客栈老板也说愿意让他们不要钱地多住。

        他们不知道那并不是江挽月她的伞。

        江挽月觉得奇怪,店小二也觉得奇怪:

        这伞它又不是自己长了腿,他们客栈晚上门也关得牢牢的,这伞怎么就突然不见了呢?

        今日凤玄离与江挽月在客栈大堂里用的早点。

        “总不会是自己消失的吧?”就跟伞的主人,那如翡少年一般。

        江挽月不解。

        她不觉得是客栈里有人把那伞给偷走了。

        在这点上,凤玄离与她看法一致。

        客栈大堂里只有稀稀数人,在除了江挽月没有其他人注意到的时候,红衣公子从袖中放出了一只纸鸟,雪白的纸鸟一出他的袖子就化成一只很小的黑羽雀儿,扑翅飞了。

        “这是?”少女问他。

        “它会替我们看看那把伞是否在这客栈中的。”

        看遍这客栈里的每一个角落。

        凤玄离对伞不关心,但既然江挽月关心,那他便替她找一下。

        早茶还未吃完时,那黑羽小雀儿就飞回来了,又化作了雪白的纸鸟。

        雪白的。

        上面什么也没有。

        “看来那把伞并不在这客栈里。”

        纸鸟停在木桌上,少女把已经不动了的它轻轻拾起,捧在手心里看了又看,然后还给了凤玄离。

        “那,难不成真是自己消失了?”少女轻蹙眉。

        拿的人家的伞,肯定要还回去的。

        现在却没了,这不好。

        “……纸做的鸟也能飞,难保伞不会自己长腿跑了。”红衣公子话中似乎有话。

        “你是说,或许——”

        “若想那把伞再回来,不妨再在雨中失伞?”凤玄离悠然道。

        近日这少雨的小城里雨下得不寻常,不知为何消失不见的伞亦不寻常,不寻常的事多了或就有古怪在里头了。

        凤玄离与那本书之间不能感应,他猜测这或许与他们要找的东西有关,如果无关,那也可能是其他什么在作怪。

        "好,就如此去做。"凤玄离的提议,是少女在听了他的猜测后,也想到了的。

        既然不知道该如何主动地去找,那不如再让她遇到同样的境况试试看。

        ……

        ……

        灰青色的天。

        淅沥小雨。

        少女与凤玄离执一把伞出现在雨中。

        少女与青年身长不同,因而那伞向少女那边偏去。

        其实全偏去亦无妨,身为妖仙,火海刀山亦可破,何况这点小雨。

        不过若只让少女执伞,接下来的戏就不好演了。

        江挽月与红衣公子共执一把伞,她仰头望他。

        仔细想,她鲜少与他靠得这般近。

        毋庸置疑,凤玄离长得十分好看,恐怕她再也不会见到比他还璨若星辰、明如绘卷的男子。

        少女仰头看了他一小会儿。

        “在看什么?”凤玄离淡淡地问她。

        “我在想,妖化作人形时,是为何会长出那一副样子来的呢?”

        妖化人形的长相,是如何被定下来的呢?

        比如走兽,兽形时丑陋,化人也丑陋吗?

        原本就好看,化人后也好看吗?

        “是那时想化成何样,就能拥有何貌吗?”

        ……她原来是在想这个。

        “我生来,便已是人形。”

        凤玄离的父母都是修成人形已久的大妖,他是没有体验过修成人形这种事的。

        红衣青年低头,此时江挽月已不再望他了。

        他只能看到她头顶柔软的头发,还有在凉风中轻飘的系发缎带。

        原来她方才看他,只是在想妖化人形样貌何定……

        心中十分难得地因此而生出一丝不悦,却又极快地消逝在细雨里了。

        之后,如同在客栈中所说一般,红衣公子凑近少女耳畔,与她说了什么,少女点点头,他便执伞离去了。

        少女待在一处屋檐下等他。

        周围冷冷清清,她似要在这里等他回来。

        江挽月在檐下踱步,时而低头若思,时而望向外头灰青色的天空。

        一开始她还很有耐心的样子,可随着时间流逝,少女的脚步变得越来越快。

        她做出了因焦急而等不下去于是准备自己出去在雨中找的样子。

        江挽月望了一眼天,攥了攥手心,准备向外踏出去。

        “姑娘,外头有雨,如若……可带上我这把伞。”

        少女转过身去。

        她听到了自己想听到的声音。

        清澈的、从雨水打到伞面上的声声中透过来的、温柔的少年声音。

        是那个之前给她伞的少年。

        这次,他还是打着之前的那把伞。

        难道,那把伞之所以会从客栈大堂消失,是因为被它原本的主人取走了?

        ……其实这次她看着焦急,却分外留意了。

        正是因为有了那种凤玄离说的猜测,因而她才分外留意了。

        这少年出现之前,她没有听到一声脚步声。

        一声也没有。

        如若是常人,又不像她这次格外留意,在这雨声的掩饰下,是不会发现的。

        但少女她发现了。

        ……果真,他并非常人,或者根本就不是……么。

        这少年就像青藤一样,对,面对这样似乎再多看他几眼、再多听几声他的声音,他就能像青藤爬上白墙一样温柔地爬进人的心里的少年——

        江挽月此时心中已经没有一丝踌躇。

        她把手伸了过去。

        她不知道,这少年天然对她有着好感。

        并非是因为样貌而产生的好感。

        所以上次才会在她需要伞的时候,将伞给她。

        所以这次见到她要冒雨前行,才会再次出现。

        江挽月把手伸过去,看似是要去接过那把熟悉的伞。

        月白底青纹。

        然后她开口了,朝那少年道:

        “其实,你并非一般人吧?”

        她这还是保守地说的,她更想知道这少年到底是不是人。

        “姑娘你——”那少年微惊,伞递到了中间手又停下了。

        他没料到少女会这样直接地问他。

        江挽月之所以会这么问,也不怕这少年再度突然消失,自是因为有凤玄离在。

        看似离去,其实凤玄离根本就还在附近。

        少年脸上显出踌躇来,伞还未到江挽月的手中,他便将手往回缩。

        江挽月眼疾手快,立即抓了过去,不过,抓的并不是那把要被收回的伞,而是那只就要完全缩回去的手。

        “好凉!”江挽月一触碰到这少年的手就下意识发出一声轻呼。

        这,怎比雨水还要凉。

        虽不是刻骨的冷,但这手,不是正常人的手吧?

        听她一声惊呼,少年用力地想把手抽出来。

        “不、不,”江挽月以为她下意识的话冒犯他了,“我是说,我抓着你的手,你手就不凉了。”

        这样的话脱口而出。

        她想要留住这少年。

        因为方才一触碰他,她就感受到了,那到这座小城之后一直都没有清晰地感受到的,书的气息。

        直接触碰才终于清晰感知。

        ……书?

        “附身”?

        这少年会是也和之前人面狼一般是被书里飞出的故事给“附身”了吗?

        少年听了江挽月的话却更用力地想把手抽出了。

        “多有得罪,但我有话想要问你,很重要,我没有恶意。”江挽月赶忙把自己觉得此刻应说的话简略说出。

        少年听罢看着她咬了下唇,此时四下正无人——

        ?

        !

        江挽月只感觉手中忽然一轻,低头一看什么也没有了。

        那少年的手,竟化作了金色的烟!

        迅速地从她的手中脱出去了!

        金烟?

        她所熟悉的金烟?

        那本她与凤玄离要找的书里的东西飞出去才会化成的这种金烟。

        而且,与以往不同,这次这少年,竟直接全化为金烟意欲飞走了。

        不是“附身”?

        脑海中这样的想法一掠而过。

        江挽月想要去抓金烟。

        可她哪抓得住烟。

        金色的烟正要在雨中飞走,此时,不知从何处来的一缕风却化作风绳挡住了它的去路。

        不仅如此,还有更多细细的风绳飞入雨中,迅速地织成了一张网,将金烟笼住。

        金色的烟竟无法从这样一张网中脱身。

        而后红衣公子才在雨中现身。

        “哦?原本以为多是其他什么使这里异雨久留,却真是从书里出来的精怪?”

        他轻挥扇,将少女方才因着急踏出檐下而沾上的雨尽数挥去。

        身为妖仙的凤凰经历得多,也知道现在看似无害的东西,不抓住说不定就会留患,因而直接驱风将金烟束至他手上浮现的书中。

        金烟不敌他,落入书中。

        然而——

        “白纸?”

        “哦?无字……”

        什么字也没有浮现?

        什么故事也没有?

        什么,也没有?

        只是一张白纸?

        这——

        “这是怎么回事?”而在凤玄离放松对风绳的控制后,少女还看到那张白纸又欲化为金烟离去。

        “看来至少对于它,只是抓住尚不行。”凤玄离看向少女:

        “如何?挽月,你来决定,是‘杀’了它还是——”

        少女立刻拽了拽他的袖子,凤玄离低头时见她轻皱眉、抿唇。

        真是鲜少见她这般,红衣公子轻笑:

        “那就把他先放出来。”

        他亦认为,或许应该先搞清楚这事由来,再回收。

        凤玄离不再驱风。

        只见这张白纸全化为金烟,就要飞走。

        “……等,等等!”

        江挽月还想趁此机会说些什么,却又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最好。

        “你,你叫什么名字?”

        最后竟只问出了这样的话。

        金烟远去。

        “怀鲤。”

        最后少女只听见了这两个随雨远去的字。

        那少年走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何无字?

        他竟不是被“附身”?

        江挽月又想起什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

        “我之前是不是太唐突了?”

        不管对方是男是女,上来就抓住别人的手,是否冒犯?

        不太好。

        ……

        雨由青天来,落至青石阶。

        少女和红衣青年分执伞回去了。

        路上,凤玄离瞥了一眼自己的手:

        ……

        不知这次的“故事”,又会是怎样的故事。


  https://www.bqwxg8.com/wenzhang/45331/45331883/98307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8.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