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拾书录 > 第11章 你还记得那一次吗

第11章 你还记得那一次吗


离开那座小城之后,江挽月与凤玄离再次踏上了前往海宫之行。

        依旧是在小舟上,少女依旧趴在舟边往下看着风景。

        不知日后,是否会再见到怀鲤。

        江挽月看了一会儿下头,回到船中间来。

        她望了望凤玄离,然后低下头,用手数了数日子。

        是今日没错。

        “在数什么?”红衣公子问少女。

        “你还记得那一次吗?

        你说到时候会给我看那个镜子的另一面的,就是今日。

        日子到了。”

        “哦?”凤玄离挑挑眉,他想了起来,“挽月是说你感染风寒的那一次?”

        “没想到你竟然还记得那件事。”红衣公子轻笑着摇了摇头。

        “当然记得了,你说了到时便给我看的嘛。”

        少女心想,凤玄离应该不会说话不算话的吧,只是看一下镜子的另一面而已。

        “嗯……我当时的确是这么说了。”

        “是的吧,那是你委托我替你寻书后不久时的事了——”

        少女记得的,关于那件事……

        ……

        ……

        ……

        那一日,江挽月发现自己感染上了风寒。

        那一天,天气很好的,可她却觉得身上发冷,一阵由内向外的冷,让她浑身都不舒服。

        因而破天荒地早起梳洗、进少量食后,又躺回到了榻上去。

        恐怕是感染了风寒,江挽月这么想道。

        自从和凤玄离同行之后,她难得地生病了。

        而迟迟未见少女从自己房间里出来,凤玄离便前来问问缘由。

        在敲了门得了回应推门而入后,他便瞧见了倚在榻上半蜷着身子在薄被里的少女。

        看出来是已经梳洗过了,可现在又黏得乱了。

        江挽月在床上闷闷地咳了几声。

        哦?稀有,是她身体不适。

        “今日就不练武了……”江挽月低声说。

        “不练了?”

        “不练了。”

        说来江挽月自从这回跟红衣青年回到他在忘溪的宅子之后,每日都会练习武艺。

        凤玄离会与她切磋。

        嗯……说是切磋,不如说是“喂招”来得更准确些。

        毕竟凤玄离是活了多年的妖仙。

        虽然他不使用法术,和江挽月对招时估摸着连一分力也没使出,江挽月还是根本就不能从他身上讨得一分便宜。

        每次练武结束都是大汗淋漓、手酸脚软,仿佛身上背过了巨铁一样累。

        不过让凤玄离不要对她放水也是少女自己的要求就是了。

        江挽月还记得她问凤玄离:

        这武道之上可有什么技巧无?

        结果得到了“无他,唯手熟尔”的回答。

        凤玄离还说如果少女她也练武许多年,也会变得像他这样的。

        ……

        说得好像有道理。

        今日江挽月不想练武,许是因为难得的身体不适,她也变得怠惰了。

        很难得。

        “你想要怎样好起来?”红衣公子问她。“服药,还是我灌输灵力与你?”

        “我不碍事的。”江挽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没什么热度。

        少女她不容易生病,也有平日里练武的原因在。

        不过今日忽地就很想赖在床上……

        江挽月她既然这么想,凤玄离便也由她去。

        因怕她倚在榻上无聊,红衣公子给了她一些小玩意儿供她消遣。

        是曾经他的老友之子送的。

        里面有些有趣的小玩意儿,也有些不便给江挽月看的,不过已经被他清出去了。

        而后凤玄离便离开了。

        剩下少女一人倚在榻上,捣鼓了起来。

        这些东西里有有趣的地图,展开之后上面会浮现微缩的城池,可以按自己所想在上面布置城防,或是攻城……

        有灵活的机关鱼,在少女的手中上下翻转能变成不少飞禽走兽的样子。精巧到这种程度的机关造物,绝非寻常工匠可以造出来的,里面说不定灌入了灵力……

        ……

        除了这些比较特殊的以外,还有就是一些普通的,比如九连环、围棋等了。

        一个人下棋也不是不可以。

        然后少女拿起了一面镜子。

        这又是?

        镜面上有一层像雾的东西,她伸出手,试试能不能将其擦去。

        擦倒是能擦掉,只是擦去以后,江挽月从镜子里看到了——

        战争。

        是战场。

        镜面所映照出的并不是静止不动的,也不是呆住的少女她自己的模样。

        江挽月看到战场上:

        旌旗浴血、马蹄纷乱、兵锋凌厉、血肉横飞。

        ……

        ……

        真正的战场,与地图上的攻城略地完全不是一回事。

        就在刚才,她还在想若自己是君主、大将,该如何攻略城池,或布好防卫使得城池固若金汤。

        人死一个是死,死多了就有可能只成一个数字了。

        看来光纸上说兵,还是远远不够的。

        尽管心里想得很“冷酷”,但看到镜子里人命如流沙般迅速消逝,少女还是不小心流出了眼泪。

        直接看这个,给她的刺激还是有点大。

        她连忙放下了镜子。

        这是一个两面都是镜面的镜子。

        两面都有像雾气一样、但是可以擦去的东西。

        ……不知另一面会是什么?

        江挽月此刻处于想看、又不大想看的犹疑中。

        然后凤玄离进来了。

        他本是想来看看少女现在好些了没有,却没想到一进来就看到江挽月手里攥着镜子,脸上有泪珠。

        “为何哭了?”

        “那面镜子是……”红衣公子将镜子从少女手中取来。

        他看一眼就知道这是什么了,心道不太妙,他将那些东西清了出去,但这镜子却没有。

        也不知这个,还有被他清出去的那些,那个小辈,他的旧友之子是从何处得来的。

        凤玄离将镜子收起,对倚在榻上的少女说:这不是寻常的镜子,而是能看到某地过去与未来的镜子。

        所以它才有两面,一面可探过去,另一面可窥未来。

        “过去?

        和未来?”

        少女歪了歪头。

        “正是,你方才看到的那一面,便是过去。”

        “我看到的……是过去?”

        “战争终会有结束的那一天。”红衣公子道。“不必过多介怀。”

        江挽月摇了摇头,鸟为食亡,人为财死,烽火连天也一定是一方或者双方为了利,她不是为此而感到多么的悲伤。

        只是过于直接的画面呈现在她眼前令她流了泪。

        “我想看另一面,我想看将来。”少女对红衣公子说。

        凤玄离摇头,“将来可不是轻易能看到的,至少现在还不行,天机,不可轻易泄露。”

        接下来凤玄离捏了一个日子,一个与天干地支、五行八卦有关的日子,说只有在这样的日子里才能够得到一窥未来的机会。

        榻上的少女算了算,也就是不到一年后。

        “好。”她点点头,“那到时你要予我看。”

        “自然。”

        少女听闻,放下心来,浅浅地打了个哈欠,又揉了揉眼睛。

        “又倦了?”红衣公子问道。

        “嗯……有一些。”

        “那便睡吧。”

        “嗯。若一觉醒来,能看到春暖花开就好了。”江挽月说。

        忘溪没有严冬,时时刻刻都很美,所以凤玄离知道少女的话中之意。

        她希望在将来再看那面镜子时,能看到好的景象。

        ……

        ……

        而现在,那个日子到了。

        凤玄离想他当初的确这样与少女说过,到日子了,就要给她看镜子的另一面,而现在这样东西现在也在身边。

        既然如此……

        事到如今给她看了也无妨?

        他将那镜子取出给了江挽月。

        少女接了过去。

        擦拭其中一面。

        不是。

        这一面是过去。

        然后她再擦拭了这镜子的另一面。

        “……咦?”

        江挽月看了一下,又把镜子翻了过去。

        咦?

        她又将镜子再翻了过去。

        怎的两面都是战场。

        “……啊。”然后她反应过来了。

        是她心中一直暗示自己战争会结束。

        但现在看,显然没有。

        “还在打呀。”少女道。

        “不,战火已经熄灭了。”凤玄离说。

        “哎?可是这镜子的两面映出来的分明都还是战场上。”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红衣公子幽幽说。

        当初才找到江挽月不久,他怕这个小姑娘伤了心,便捏造了一个谎言。

        毕竟她要是出个三长两短,谁替他找书呢。

        “其实那只是一面普通的、记下了苍明界某个国家过去的两场内战的镜子,并不能看到将来。”

        “……啊,怪不得。”其实江挽月心中有过猜疑。

        毕竟她觉得,知晓将来会发生什么,是一件非常非常难的事情。

        然后她想到了什么,“那那个国家现在怎么样了,你知道吗?凤玄离。”

        红衣公子点头,“知道是知道,不过它已灭亡百年了。”

        江挽月微微张开口。

        “……是吗。”

        “国家覆灭之后曾经的国土将成为无主之地,那个国家,它用自己的灭亡验证出了苍明界又一条天道。”

        “那它曾经的子民呢?”

        “流离失所,远渡他乡。”

        “嗯……那时,为何不给我看镜子的另一面呀?”

        红衣公子过来,用扇子轻点了点少女的额头:

        “究竟是谁,生病不肯吃药,还看着镜子哭了出来?”

        江挽月低下了头:……

        而后少女打了个浅浅的哈欠。

        “我困了,我先去舱中小睡一会。”

        “那便去吧,等你醒来,便能看到海宫了,虽说不是春暖花开,也是,美景可期。”


  https://www.bqwxg8.com/wenzhang/45331/45331883/98307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8.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