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拾书录 > 第16章 水越浑才越有意思

第16章 水越浑才越有意思


海宫之主重溟受伤,还是重伤,至今昏迷未醒,瑶华夫人伤心不已,日夜陪伴其身侧贴身照顾。

        没有人知晓重溟是被何人所伤,又是怎么受伤的。

        若说从实力上能伤得了重溟的,当下也只有……凤玄离了。

        不过重九肯定重伤他父王的一定不会是凤玄离。

        不如说除了至亲以外,此刻他最信的就是凤玄离不会伤重溟。

        因为没有理由。

        且这位玄离上仙与他父王是多年的好友,其中情谊不可能为假。

        在即位大典前出了这样的事,重九是万万没有想到的……

        难道“他们”已经等不及到此种地步?

        还是说还有其他的人牵扯其中……

        重九早就知他的父王自那一战后元气大伤,未曾想如今在海宫,都会受到重伤,昏迷不醒。

        看来他先前的那个忧虑是对的。

        但即便如此,能重伤了他父王的人,也绝非等闲之辈。

        不过,倘若不是一人,而是几人,与龙王重溟相熟而精心谋划,又趁其不备的话——

        见重九蹙眉不语,海宫老臣潜鼋犹豫后进言:

        “殿下,老臣知道您不愿怀疑玄离上仙,老臣亦知晓那位上仙向来襟怀坦白,还曾教授过您,但……如今陛下受伤,海宫上下人心不稳,此时您更应当撇去私情,不放过一丝错漏方可。”

        “……老丞相,你的顾虑孤已知晓,但——

        罢了,你先退下吧,让孤一人,再想想。”

        潜鼋的意思重九自然懂,这位忠心耿耿的海宫老臣向来把海宫的一切摆在第一位,甚至有时会因此而显得过于无情,但老丞相绝不是让他去怀疑玄离上仙,而是让他不要因为心中偏向而罔顾公平。

        可他还是觉得……凤玄离绝无可能伤他的父王。

        无缘无由。

        那果真是那几人么?

        父王重伤一事暂时查无可查,若真是那几个,那唯有先从别的事上抓住他们的破绽,引蛇出洞。

        重溟重伤,瑶华夫人贴身照料,重九稳住心思主持大局,而重岚则是在哭了一顿之后风风火火地开始巡查起海宫各处。

        卫兵自然按龙太子的吩咐加强防卫。

        所有宾客在此期间一律不得擅自踏出海宫半步。

        尽管防卫已经很严密了,重九还是去找了凤玄离,请他助他在海宫再布下一道结界。

        红衣公子手执折扇,脸上看不出什么悲伤喜乐,这一回,他并未对重九说“莫唤我师父”,而是应下了他的请求。

        待重九离开后——

        少女江挽月问红衣公子:“真的可以吗?”

        凤玄离道:“做便做了,这不也是你所希望的吗?莫非,事到如今,挽月你不忍心?”

        少女歪了下头:“那倒没有。那凤玄离你便应他所说布下结界吧。”

        虽说凤玄离比起从前亦不在巅峰,在海宫结界外再布下一层暂时的结界还是可以做到的。

        经历重溟重伤与重宝丢失两事,海宫被覆上一层凝重与压抑的气息。

        但属臣、宾客中有几个却一如之前。

        一个便是黑蟒墨竹,另一个就是鲨齿了。

        “被盗走的是什么宝物?”宾客中有人不知所失何宝,问向他人。

        “听说是一块碧蓝海玉,名为‘冰魄’。”

        “哦?可有什么来头?”

        “据说啊,是从上古便长在海底的一块神玉,与之契约能润灵脉、延寿元,对于我等修炼者那是大有裨益。”

        “这样一件宝物遭觊觎倒不奇怪,只是既是重宝,又是谁能有这样的本事偷走?”

        “……依我所见就是那伤了龙王的,否则谁又有这般本事?”

        “唉,咱们是来赴宴的,却没想碰上这等事,果真世事难料。”

        “那是,只是又可惜了重九殿下,听说那块冰魄,是准备在即位大典时传于他的。”

        “既然是这样,那莫非——盗宝者莫不会是不想让重九殿下即位吧?”

        “都能重伤得了海宫之主,又何必用这样的法子阻止重九殿下的即位?况且那块冰魄又不是人间王朝的玉玺,就是不传给重九殿下,也是可以的。”

        “所以说啊,这两件事可真是……怪哉、怪哉。”

        “嘶——那盗宝之人该不是你吧?”

        “你是在说笑?我也好,你也罢,我二人又不是那玄离上仙,怎可能让龙王受到重伤?老朋友,你还是多掂量掂量自个吧。”

        也是,从实力上来说能伤得了重溟的只有凤玄离。

        但,那一战后这数百年来谁又真地清楚重溟还剩下多少分实力呢。

        且玄离上仙与龙王又是旧交,这次若不是看在重溟的面子上,想来也不会轻易至此赴宴。

        “唉,如今只愿能早些查出点什么,也好叫人安心。”

        “但愿如此吧。”

        就冰魄被盗一事,重九让潜鼋召来了众臣,也让人去请凤玄离、江挽月及其他宾客前来。

        本与卫兵在海宫内巡查的重岚也准备回来。

        冰魄被盗时,正巧轮班看守放着冰魄的冰守阁的卫兵不在,问查之后才知当时他们见一道黑影掠过,正打算分出几人前往查探,却一阵头昏脑涨,清醒时冰守阁内的冰魄已已经见了。此点已被证实无疑。

        不过冰魄本就不是靠卫兵看守来防止被盗的,而是靠它外头笼罩的那层极难打破的屏障。

        “陛下身受重伤不醒,太子殿下此时还有心思关心宝物的去处?”对于重溟受伤一事也好,冰魄被盗一事也好,鲨齿,那个高大而嗜血的男人,是表现得最不在意的,如今又说出这样话来。

        除了他以外,黑蟒墨竹也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太子殿下就算现在心急也无用,心急也不知道是谁伤了陛下,心急也不知道是谁盗了宝物,不如先完成即位大典?也好让我们早日回去。”墨竹笑着似随意地说道。

        “墨竹,”重九眼中寒意更深几分,“此事自然需要待父王醒来再择日商议。

        还有,收起你脸上那副笑。”

        “不能笑,莫非殿下是要我现在就在这里哭出来吗?”

        “墨竹、鲨齿,”龙太子暂且收回眼中寒意,“冰魄被盗之时,你二人在何处?”

        “呵呵。”鲨齿冷笑一声。

        “哎呀,殿下是怀疑到我们头上了?怎会这样?”墨竹故作天真,若不是知他是活了多年的黑蟒,别人还真会被他这样一副天真少年模样骗到。

        即使他那苍白的脸上有半边比墨色更深的花纹,也只会让人心生怜惜。

        “殿下,无凭无据,可是会让人寒心的。”墨竹用有些委屈的口气说道。

        “不过是例行查问,以往海宫内亦是如此,”重九唇角勾起一个寒冷的微笑,“还是说,到了这样特殊的关头,墨竹,你倒想反其例而行,身为海宫重臣,不顾大局了?”

        “殿下,瞧您说的,这样的罪名,我也担不起啊……”

        这时凤玄离和重岚,并江挽月都到了。

        重九与墨竹的话,江挽月也听到了,她拽了拽红衣公子的衣袖,仰头看他。

        “挽月,你想?”凤玄离折扇指向里头。

        “嗯。”

        “那便去。”

        “好。”少女点点头。

        于是——

        少女清脆的声音响起:

        “重九殿下,事关重大,我认为所有的人都有嫌疑,不如就从我开始查问起吧。”

        她的声音传入在场者耳中,墨竹微微转头,眼中露出一丝惊异。

        接下来,江挽月同重九说了,宝物被盗之时,她与风玄离在一处。

        只两个人在他们自己的住处那里。

        既江挽月这样的贵客都答了,墨竹等自然也不好再推。

        况且,就算江挽月不主动说,重九亦会让墨竹他们“主动”说出口。

        据墨竹所言,冰魄被盗之时,他、金离、鲨齿在一起,亦是在自己住处。

        “可有人证?”龙太子问。

        “那倒是……没有。”墨竹低头,稍稍思索后答道。

        “哦?”

        见重九面上疑色,黑蟒少年笑道:“殿下是还不信我吗?”

        重九不语,只是这一双冰蓝的眸子直直地看过来,似是要看透这黑蟒的内心。

        “呵,殿下怀疑墨竹,却不疑那个人类小丫头?”这冷笑和冷语又是从鲨齿口里出来的。

        自进来后一直一反常态一语不发的重岚猛然抬起头。

        江挽月看看鲨齿,又看看凤玄离。

        红衣公子露出一抹浅笑,低头望着少女,“无碍,有我。”

        “要说无人证明,那位上仙与那小丫头不也是一样。”鲨齿又道。

        此时有卫兵入内,向侍在一旁的潜鼋禀报,潜鼋面露一丝犹豫,随即将此事禀告重九。

        “哦?老丞相你说——”龙太子将目光投向鲨齿。

        “鲨齿,有人禀报曾见你浑身是血地出现在冰守阁附近,可有此事?”

        “呵,是又如何。”鲨齿毫不避讳,“不过是去处理了几个对海宫不利的杂兵,殿下该不会以为这海宫里时时刻刻都一片安宁吧。”言语之中依旧讽刺。

        “况且,前几日我还看到那人类小丫头进入了冰守阁中。”锐利的目光朝江挽月投来。

        墨竹:“鲨齿?”

        金离也皱起了眉。

        “有什么不能说的,水搅得越来越浑才有意思,能迷住人眼,不是吗。”

        江挽月张了张口,终究还是答了:“……我确实去过那里,不过……”

        “不过是我带她去冰守阁的。”海宫公主重岚抬首,盯着鲨齿,字字清楚地说了出来。

        尽管此刻维护了江挽月,但龙宫公主不由得回想起那一日她赌约输了带人类少女去冰守阁,少女见到那件罕见的宝物“冰魄”时,露出的那个深深痴迷的眼神……


  https://www.bqwxg8.com/wenzhang/45331/45331883/98307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8.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