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拾书录 > 第17章 一片金鳞

第17章 一片金鳞


冰魄消失,而在那之前她正带过那人类少女去冰守阁,后来冰魄就不见了,龙宫公主重岚的心底无法忽视这件事。

        她亦无法忘记当看见冰魄时,人类少女脸上那深深被吸引住的表情。

        流转于那块碧蓝色海玉周围的彩光将少女皎如明月的双眸映得越发亮,加上她眼中那份未加掩饰的渴望——仿佛不是玉在发光,而是她的眼睛在发光了。

        而且,虽然重新比一样什么是她提出的,但“赢了便让对方看看世间罕见的宝物”,这是人类少女提出的。

        可,她又怎么确定自己一定会带她去见冰魄呢?

        但不可否认,她家海宫里的这块海玉是有些名气的。

        世间滋养灵脉的宝物不少,但能如冰魄一般甚至能将废灵脉滋养成极好的灵脉的宝物非常少。

        人类少女江挽月是被玄离上仙带来的,她若想在修行一途上有大进益,玄离上仙难道会不帮她?

        她为何又对冰魄表现得如此痴迷?

        ……

        即便真是一时被迷了心智,她也没有那个实力盗走冰魄啊……

        说到底,重岚对于江挽月与冰魄被盗这件事的关系也只停留在“无法忽视”上。

        海宫公主与这人类少女虽是初相见不久,也感觉得到她并非贪心之人。

        重岚生性开朗,但如今海宫中是这般情况,父亲重伤不醒,冰魄被盗,令她心中愁思结起,真想什么都不顾直接开口问江挽月是还是不是……

        可她对玄离上仙是很尊敬的,她知她的兄长其实心中亦是如此,对于玄离上仙带来的这么一位又是看起来纯朴善良的小姑娘,实在不想怀疑。

        不管心中如何纠结,重岚那句话一出,表面上看就是维护江挽月的意思。

        鲨齿冷哼一声。

        墨竹笑道:“没想到短短数日,公主殿下同她已经交好到愿意带她去冰守阁观赏冰魄这般了,这样好的情谊真是叫人艳羡。”

        ……

        现在回想,重岚是觉得当初带人类少女去见冰魄有些不太好。

        可她和兄长谁又会去怀疑玄离上仙带来的人?

        几瞬之间,重岚已纠结许多。

        见到妹妹凝眉沉脸样子的重九无奈摇了摇头:“冰魄并非得到手就能滋养灵脉,必须以强大灵力与之契约方可。”

        “果真?”重岚脸上一喜。

        “果真。”虽然重溟未将此事对他兄妹二人说过,但当重溟决意将冰魄也传给重九后,这位龙太子曾试图与其契约过,而后他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可……”重岚欲言又止。

        江挽月瞧见了轻轻拽了拽凤玄离的袖子,红衣公子俯身,她凑到他的耳边与他说了些什么。

        “挽月她素爱宝物,只可惜以她堪入借灵的境界,尚不能抵挡稀世珍宝摄魂夺魄之美。”

        有凤玄离这番话,重岚的心这才放下来些。

        确实也有境界太浅的人被宝物迷了心智的事发生过。

        若不是江挽月看到冰魄时那副丢了魂一般的样子,她也不会如此纠结。

        “如此,小妹,你可安心了?”重九这话让自家小妹脸上微微泛红,她的心中纠葛全都表现在外了么。

        也是,像她这样的性子,要憋住话真的很难。

        但此刻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了:

        “人类少女一人自然不能,说是她一个人就犯下这样的事,那才是无稽之谈。”是墨竹。他心道既然是恶人,那就由他继续来开这个口。

        江挽月撇了撇嘴巴。

        “休得放肆。”重九神色不虞,他们几个,竟想借着江挽月将事引到凤玄离头上?底气究竟何来?能重伤他父王,莫非背后还另有他人?“墨竹,你三番两次如此,若还有下次,孤对你的审讯便只能在枯牢里完成了。”

        所谓枯牢,便是海宫里的囚牢。

        “殿下误会了,”墨竹也不知是惧还是不惧,他只飞快地望了眼凤玄离,“臣并没有那样的意思。”

        不过这还是这次以来他头一回在重九面前自称臣下。

        “也请上仙不要误会。”墨竹又加上了一句。

        “上仙有广大神通,天下珍奇垂手可得,自然不需要,不过这人类少女可就——”

        话未说完,有如片片极薄、极锋利柳叶刀一般的风刃极快地袭来——

        “小心。”白衣青年金离抽刀替墨竹挡去风刃,“上仙何必动怒……”他叹道。

        “你的意思是,挽月需要?”凤玄离面上倒未看出生气,不过他的风刃可是不留情地朝黑蟒去了。

        但墨竹知晓,这位上仙方未下重手。

        唉,不过,当个恶人还真难啊。

        谁让他选择了这条路呢。

        “玄离上仙,我的意思是,虽这位小江姑娘是上仙你带来的,但就算是鱼和水,水亦不可能时时都知鱼是如何想的……”

        鱼和水么。

        凤玄离微微一笑,对墨竹这不敬之言依旧发出百枚风刃,飞出去的力度却轻了些。

        “玄离上仙既要动手,鲨齿愿奉陪到底。”只是使这些轻飘飘的法术没意思,兵器没入血肉的感觉才真正畅快。心中漫上血意的男子眼中透出跃跃欲试,用略沙哑的声音开口道。

        似这等眼中尽是凶光的武痴,哪怕是调/教小辈红衣公子都觉得烦,遂立施术从地上生出锁链迅速攀上鲨齿与黑蟒二人,叫他二人尽被锁住。

        银链冰冷、坚实无比。

        鲨齿与墨竹二者一时都动弹不得。

        这,怎么还带上他?黑蟒少年无奈地露出一个带着歉意的笑:

        “上仙,我可无意对您动手啊。”

        他又将头转向重九,“殿下,万望看在我等多年侍奉重溟大人忠心耿耿、天地不疑的份上,替臣下求求情吧。”

        他倒还好意思提自己父王?

        重九怎么可能替他们解围,看到他们得罪凤玄离被罚只觉心中一时舒畅。

        重岚亦是觉得这几个他父王的部下许久未见,变得无礼了许多,因而只观望——何况她心中现在还在想江挽月的事。

        “鲨齿,”重九此时正色,“你道你是去处理了对海宫不利的杂兵,你究竟是去了何处?”

        “还能是何处,小殿下?”

        “直言。”

        “是海宫外的‘废墟’。”

        “废墟?那地方曾镇压过凶兽,但凶兽早已被诛杀,早就只剩下一片断壁残垣、乱石海砂,鲨齿,你说你在那地方发现了对海宫不利的——”重岚虽久未归,但废墟是她幼时常去“探险”的地方,她还是清楚的。

        “公主殿下信便信,不信便罢。”高大的男子只甩下这句话。

        “鲨齿,你的脾气倒与从前没什么两样。

        不过你要清楚,我信与不信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说的真与不真。”龙公主的话中隐隐有威胁之意。

        那地方虽然荒废已久,但真发生了什么,海宫内怎么无人发觉。

        “兄长,我欲前去废墟,探个一二。”重岚望向她的兄长。

        “好。可需带上卫兵?”

        “不必了,那地方乱,人多反而不方便展开手脚。”

        “重岚殿下,我可否与你同去?”意想不到的是,江挽月向重岚她提出了请求。

        “小挽月你……”

        “我也想能早些证明我的清白。”这话江挽月说得,就差直接点出鲨齿等人才是凶手了,仿佛她想去废墟就是为了证明鲨齿说了谎一般。

        “……也好。”这时偏偏提出与她同行?为何?在重岚心中,对江挽月的怀疑又多了几分。

        可玄离上仙他——

        哎,罢了,既然犹豫,不如以亲眼所见来证实。

        这会子重岚的脑子里可真是一团乱麻了。

        细细思来,有些古里古怪的地方太多了,反而无从下手捋清。

        终究重岚还是带上了江挽月。

        海宫外的废墟还是如从前一般荒凉阴森。

        石乱如荒坟,野棘遍地生。

        很是碍事。

        这一点没有变化。

        但重岚的脸色却在进入废墟不久后就沉了下来。

        ……因为鲨齿没有说谎。

        这里的确有杀生的痕迹,有许多……散落的血肉块。

        肝脾肺肾、零落的断肢、被撕扯剥落下来的皮……

        没有兵器,但有利爪、尖牙。

        数量许多,尸身又被分得这么碎,叫江挽月见了背上一凉。

        “这么大的动静,海宫内竟无人发觉?太古怪了……”重岚沉吟。

        “重岚殿下也觉得古怪么。”

        海宫公主一边持枪往前探,一边分出心思以余光观察身旁的人类少女。“嗯……这实在是不合理。”

        不合理么,世上不合理的可不少,其中就有她江挽月需要去找的那本书里的故事。

        此时少女隐隐听到啸声。

        “小挽月——小心!!!”

        江挽月抬头时已见十数只长相极其诡异的怪物向她们袭来。

        黑红色的表皮下清晰可见像蛆虫游动一样肉条在游窜着。

        口中发出刺耳的嘶哑叫声扑过来。

        而此刻重岚已经持枪迎上!

        枪疾如风,枪至如雷,银光与血光齐飞,在女子手中似没重量一般挡、挑、刺、舞——

        叫那些怪物根本近不了她的身!

        江挽月自知肯定不敌,赶紧找了块巨石躲在后头。

        她微微侧身观察战况,手中捏紧了一样东西以备不测。

        好在这些怪物虽然缠人得很,重岚终是都解决了。

        必须“碎尸万段”才能杀死的怪物,怪不得这里遍地都是尸块。

        江挽月从巨石后走出来。

        待重岚喘气平复完。

        “这些是……”

        “和地上这些尸体,是同一类东西。”龙公主进行了仔细的辨认。

        “怎会有这样的怪物,好像拼凑而成一样,形状诡异。”江挽月感慨,并且她又仔细看了,这些新的碎肉器官里,还是没有心。

        “重岚殿下,多谢你,你明明对我……却还是救了我。”

        “……你知道我疑你?不气?”

        “是我自己不注意,行为古怪了些,又怎能怪殿下。”少女脸上露出笑来。“对了,重溟殿下他现在……“

        “父亲他还是昏迷不醒。”龙公主脸上蒙上一层阴云,“母亲说现在也没有其他法子了,先前玄离上仙也说了,只能先用着灵丹,说不好何时就能醒,可……”

        龙宫不缺灵丹妙药。

        但她的父王何时能醒?

        上一次父王受到重伤,还是在那一战中了。

        她身为龙宫公主,不能不振作起来。

        “咦?那是?”

        随着凡人少女好奇地指去,重岚发现前面不远处埋在砂砾中似乎有什么在微微发着光的东西。

        二人于是前去取出。

        “这是?!”重岚的眼中映出了那物件的模样。

        竟是一片……金色的鳞片。

        “一片鱼鳞……”江挽月喃喃道。


  https://www.bqwxg8.com/wenzhang/45331/45331883/98307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8.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