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红楼之磨石为玉 > 第一百五十九集世家和世界

第一百五十九集世家和世界


    米家族长看李修很是痛快,也爽快起来:“吾等是想在西域求一块地,让各家的族中子弟过去开花散叶,不知都督可允否。”

  “多大的地?”

  “一城即可。”

  李修想抽口烟却没抽,看着他们点着关中烟冒烟很是羡慕:“一城之地方圆千里,六家可要分好了。你们自己打起来,我可是不管的。”

  拿山庄唬我,我就拿土地唬你们,看谁的多。

  此言一出,世家们集体变色,他们想的不过是方圆百里,一下子超出十倍,却是难为了他们。

  因为李修可不负责出钱:“地给你们用,按着我的政策人人纳税。不许立国,这是底线。城池我出人打造,你们出钱,想建什么样的都行。”

  招商引资,李修玩的很溜,只要肯来就行,千里戈壁还是千里草原你们随便挑,只要真金白银的投入进来就行。

  不仅能拉动我的内需,还帮我解决就业,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那...可以有家丁护城吗?”

  “可以可以!武器我们也卖,火炮都可以有。”

  族老们吓一跳,你是真不怕我们夺了你的基业啊。

  “实话跟各位讲,如这般的城池领地,我准备了九座。当然,基于我个人原因,已经有三家认领了,算上你们是第四家。万里的西域,哪能没个马匪呢。汉人就该手里拿着武器,他们来了就打,打不过找我求援,我去剿灭了他们。至于说不防备各位的原因其实很简单,你们鼓动不了西域人跟着你们造反。”

  “哦?这又是为何?”

  李修冲杜家族长笑着说道:“我给的,是各位给不了的。西域无贱民,就连我的丫鬟,都是医院的医士,离了我人家挣得也不少。各位肯放籍吗?离了服侍你们的下人,各位是会种地还是会养马?”

  “那我等去了做什么?”

  李修就等着这句呢,播种机申请出战:“各家都是历经千年传承至今的,家族土地丢了也不止一次了。诸位有没有想过这是为什么?”

  谢家族老用王朝更替回答了他:“旧时王谢堂前燕,飞进寻常百姓家么。吾等家族早就懂得如何舍弃了。”

  “就没想过一个没有朝代更替的时代么?隔个几百年就来这么一次,有多少底蕴也禁不起这么折腾。总把希望寄托在明君、明主上,各家包括我家,吃了多少亏,还不够?还要等着虚无缥缈的天之子降临,开一个盛世?”

  诸位族老笑而不语,他们是都懂这个道理,比朝中那些大臣们懂得多,比什么四王八公懂得多,甚至比现今坐天下的穆家也懂得多。

  谁家祖上不是几朝几朝的做官,只要不是外族进来胡来,他们都能生存的下去,他们和皇家打交道的经验实在是太充足了,谁家没个记录本,那上面写满了如何应对各种类型皇帝的办法。

  “谁都是这么说的,为民请命,请着请着,就把自己请到皇宫里去了。”

  众人都哈哈大笑,李修知道他们难缠,但也不是没有改变的余地。他们太懂得如何明哲保身了,也就失去了血勇。

  能一用的就是他们对抗同类儒家的态度,都是他们祖上拿在手里用来对付百姓的工具,还能真信了不成。

  李修不给他们讲道理,论道理他们更多,只给他们讲现实,找我的好处就是又能开一片新地给自己家留后路,我同意并且支持。

  但是,我的规矩就是过去的子弟要抛开一切固有的世家思路,去融入我的新天地。

  “西域不立国,不称王,不会搞那套传承的东西。要传承的是文化,是各家的持家之道,这些才是真正的宝贝。”

  米家族长笑眯眯的盯着李修:“要是我们也想效仿西域收个海外之地,西域是帮还是不帮?”

  “帮!还是那个办法,只要你们出钱,要人给人,要武器给武器,粮草我都能帮着运到你们手里。打赢了,你们开国,咱们是兄弟之邦;打输了,跑回来,在西域积蓄力量等待时机再去尝试。”

  这才是世家该做的事,在国内底蕴已经超出了一班二班的皇家,那就去三班看看有没有漂亮女生,谁敢拦着。我在后面帮着你们打他。

  最好你们把什么安南、暹罗都占了我才省心呢,只要是华人政体抢了别人的地,我都认可。

  族老们点点头,果然是个蔑视皇权而要争霸天下的性子,他的天下可不止汉家江山这点地,眼睛不定盯着那里呢。

  话都已经说道这个份上了,一屋子反贼是谁也跑不了谁,世家和李修一样,都是蔑视皇家的。虽然看法和出发点不一样,结果相同就是可以一起结伴上路的同伴。

  世家对穆家的看法就是:没个底蕴的幸进之辈,要不是老朱家自己乱来,你们算哪根葱?

  “朝中对于缴税之事,我们也都知道了。缴他点钱,也算不得什么大事。改科举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的祖上,哪个也不是科举出身。”

  谢家族长接了米家族长一句:“那时就没科举,想做官得先问过咱们这样的人家。”

  李修想说你们真牛!

  众人哈哈笑了一阵,米族长继续他的话题:“搞什么内阁,我们也看不出有什么稀奇。而都督搞得那一套,我们又着实的害怕。怎么办?两头得罪不起你们,那就顺着都督的路,我们自己走一条去。我等也想试试世家治国之路。”

  “可有选好的地方?”

  “有!”

  议事厅大门紧紧的关上,一群“反贼”摊开了一张地图,用手指了一个地方,李修是直叹气。

  “怎么这里不好?”

  “太他么好了,我连你们将要成立的国家名字都帮你们想好了。”

  “哦?叫什么?”

  “蘭淓!”

  众人还在琢磨的时候,李修一拍手:“就这么定了,我正训练一支海军呢,你们一起来,分摊我些军费,我把你们送到那个岛上去。给我留块地,有空我去度假。”

  永正,瞧瞧人家,眼睛都盯到外面去了,就你还琢磨收税那点事。早点归到人民的怀抱里,我带着你去征服大洋中心的那块地去。咱们给子孙准备充足些,一战打起来的时候,华夏才能去做领袖。

  李修神神叨叨的自言自语着,黛玉见怪不怪,让他去温泉里泡泡,一身的烟味,臭死个人。

  “臭男人臭男人,不臭怎么做男人。我每天比你都香,你受得了吗?”

  黛玉知道他这又是受了刺激,拉着他的手陪着他一起去泡,温言软语的劝他:“骂他也没用,我们回去做好自己的事,西域会让天下人归心的。”

  李修捧了一把水撩到脸上,湿漉着头发望着星空发呆:“玉儿,咱们得要加快脚步了。看看这些世家的人,都看明白了天下的变数,那个皇帝必定要输了这一局。输了之后呢,他肯定会迁怒于人。世家也好,咱们也好,都是他要出气的对象。所以西域必须建设成为一个大后方,一旦战乱自中原开启,我们要有接纳数百万甚至是千万的汉家子民的准备。”

  “谁要和他争天下?”

  “彻底失地无可生存的流民。”

  黛玉也学着他的样子仰望星空:“你想帮他?”

  “不知道,我很矛盾。世家可以跑,跑到外边去建造他们自己的国土。我还不好拦着,不管以后如何,我都希望世界是华夏的天下。但是,老百姓们跑不了啊,饿到快死了,他们就该吃人了。”

  黛玉一哆嗦,温泉的热汤,也变得冰冷起来:“三郎,你想做什么就去做。不要让天下出现这样的惨状。毁了家,玉儿也跟着你跑,给你生儿子,让他们再回来重塑天地。”

  搂过黛玉,李修啃了她一嘴:“不跑,西域能扛过去的。我们回去,工业文明应该出现了。我要用工业文明,给天下人看到一个希望,也让那个皇帝彻底绝望。当我的巨舰驶进津门港口的时候,就该是他宣读自己退位诏书的时候了。天下乱也就乱一时,不用伤筋动骨。”

  黛玉嗯了一声:“这才是我的三郎,想想你在扬州码头时,一身的奇装异服,就那么可恶的看着他们惹事,然后一碗就扔了过去。吓得我都不知所措了。”

  “那你还敢扮成丫鬟出来见我?”

  “你真看不出来?”

  “我刚下船,连怎么穿汉服都不懂,怎么能分辨你们衣服的不同。”

  “现在呢?”

  “哦~~~你是问那天看错晴雯的事对不对?”

  黛玉抿嘴就笑:“这次怎么学着聪明了?”

  “不聪明是不行啊。”李修将黛玉抱在了怀里:“我从来都不是个特别聪明的人,只不过比别人多了些见识。今天的世家们给我上了一课,他们不是没有认识世界的勇气,也不缺对外界的了解。他们缺的是一种血气,不敢对依附千年的皇权对抗,所以选择了逃避。”

  “也好,去外面看看,也不失一种尝试。我给他们最好的武器,他们又有着最好的文明,征服过去,也让皇帝看看,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没了他,人家过得更好。”

  三日后,李修和长安府并世家签好了一沓合作文书,启程回西域。

  路过兰州时,又跟史鼐闭门谈了几天,一万多鞑子战俘开始啃着沙子在嘉峪关修路。

  与此同时,陆鸣派下数千人手奔赴各地清查田亩,并正式商议士绅官员一体纳粮纳税的事宜。

  而李修在两个月后,就把西域一年的赋税和账册派人送到了京城,并附信一封,中原若是没有西域可耕种的田亩数多,不如请朝廷移民至西域,使之耕者有其田,不至于饿死在中原。

  “这是挑衅!他根本就不信朕能办得到这件事!”永正在皇宫内大发雷霆!

  “那就给他好咯。塞给他十万户,看他吃不吃的消,吃也吃穷了他。”议会上下不以为然,陪着皇上玩一会儿就得了,还真把自己家的数字报上去吗?那才是有病,

  朝中如此,天下更甚。甚至出现乡绅之家只有薄田二三亩,贫农之家确有百亩良田之情形。一家人看着那些按了手印的田亩契约,卖又卖不得,税也缴不起,不是跳河就是上吊。

  一幕幕人间惨剧汇聚到了京城。

  “朕只要地!有地就给朕缴税!无地的,统统送到西域,他不要想要人吗,给他!”

  史鼐站在嘉峪关上,眼望京都,重重的哼了一声,低头看了看成群结队的流民吃着稀粥坐上了大车,向着大漠深处驶去。

  史湘云跺着脚的发脾气:“就不能给多吃点吗,一碗粥够什么的啊。”

  薛宝钗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你不知道饿了许久的人不能吃饱吗?”

  “为什么?”

  “会撑死。”贾探春没好气的告诉她答案。

  她们三个是西域派驻嘉峪关接流民的代表,负责统筹粮食和运输。

  薛宝琴在哈密,王熙凤在疏勒,林黛玉在碎叶,一张贯通的交通网远远不断的运送着中原送来的难民。

  而李修,此刻正牙疼的欲仙欲死,蒸汽发动机把他搞得上火不止,关键还是在钢铁的材质上出了问题。

  炼钢!炼钢!老子就不信,炼不出一炉合格的钢铁来!

  


  https://www.bqwxg8.com/wenzhang/36179/36179113/65715010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8.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