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红楼之磨石为玉 > 第一百九十八集 列阵

第一百九十八集 列阵


    满满一船的枪支弹药,是薛宝钗隐晦赔罪的礼物,扬州瞬间开启了暴兵模式,安西军开始训练三万的工人新兵,李修又把眼睛看向了广大的农村。

  受益于扬州体量很大的经济量,也有对李修所部的畏惧,减租减息,脱籍放良进行的很快。两州六县这些扬州八属的县令们被叫到了太守府,按照李修的要求,一边学习一边自查。

  轰轰烈烈的土地运动和充满热情的工人运动,点燃了扬州。在保家卫国的口号中,扬州人新奇而又忐忑的进入了李修所说的新时代。

  “不要害怕百姓的力量,他们才会保护你们这些官员。谁会害怕百姓?你们自己想想?”

  学习班里,李修给官员们上着课,他对他们的改变有信心。不论何时的改朝换代,官员们都是最快能融入新朝的人群。

  很讽刺是不是,喊尽忠的是他们,喊做顺民的也是他们。

  不客气的说,只要能继续做官,换谁做皇帝他们都无所谓。

  “督帅,民约族老又该怎么处理?”

  千年来,皇权不下乡,全是族老制,优点是自立,缺点是自私。

  沉塘,夺地,除族是他们的法宝,不能惯着他们,哪怕是配合着减租减息了,也要给他们上个枷锁。

  “办农会,有事大家集体商量。”

  所有县令们都乐了,只要李修支持,他们能把农会玩出花来。

  “分田到户的政策一定要落实,落实的越扎实,农会的权利越大。你们头疼的那些族老们,会比你们还头疼。”

  “有抵触怎么办?”

  “农会要有武器,保护自己的土地,天经地义。”

  “那...要是他们造反可如何是好?”

  李修笑的很灿烂:“都是读过书的人,历史上的农民起义是为了什么?”

  底下开始议论,李修知道他们会找到答案。天底下就找不出比华夏民族更好的百姓了,只要能吃饱饭,他们任劳任怨的跟着时代前进。

  要是连活着都成了奢望,谁也别怪人家揭竿而起。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老子净说大实话。

  芳官拿着几纸电文进来,县官们立即追着奉承,都要请她们去自己县里演一出《白毛女》。

  李修笑看八面玲珑的芳官应对这些位县官,把电文拿给徐知府看:“北直隶全境开始了土改,一步步的推过来了。”

  “朝廷的动作就是快。不过督帅,您就不怕他们把您在这里的消息泄露出去?”

  徐知府脑补的就是快,李修诶了一声,让他挨着自己近点小声的告诉他:“所以我把武器都发给了各县的百姓,他们要不怕被打黑枪,尽管去献城告密。”

  嘱咐完徐知府,李修继续和县令们说道:“不必忧心来犯之敌,各县依托城墙做掩护,小股的叛军攻不下城来。若有大军围困,不等你们报告,我就会前去救援。而且,他们的目的可不是你们,而是富得流油的扬州。抢你们管什么用,围住你们吓唬一下就得了,主力都在扬州城下。”

  一句话说的各位县令放了心,他们也想看看扬州的战力,要是强,那就随之;反之的话,也怪不得他们去追随强者的脚步。

  扬州八属,是指的二州六县,高邮、泰州二州和江都、甘泉、仪征、兴化、东台。宝应六县。

  是有着八十万人口的一等繁华之地,淮左名都,竹西佳处,怎能受刀兵炮火的蹂躏。

  ---------------------

  扬州城东南,仪征县境内有蜀冈连绵四十余里,西接仪征,东北能到茱萸湾。与金陵隔江相对。

  一行人纵马依山势而上,来到了一处小庙前,纷纷勒住缰绳下马。

  李修看了看庙匾,写的是“焦山庙”,门两侧有一副楹联:十方佛渡众生觉海慈航三将军悍江山永垂青史。

  仪征县令上来引路,请着李修进庙,有十几位僧人在一老僧的引领下,出来见客。

  李修不露身份,只是跟在仪征县令身后进了庙,一排四间,东三间进门就是护法韦陀,正殿供奉的是佛祖释迦牟尼,两侧陪侍的是东方观世音和西方地藏两位菩萨,西后门竟然是关武圣。

  上了香,布施一番后,仪征县令引着李修去了观音殿,东北角有个汉白玉的石碑,上面写着“三将军”三个大字。

  唬的李修差点以为是张飞张翼德呢,他二哥的神像也在这里。

  仪征县令给李修介绍一番:“此庙百姓也称三将军庙,全因宋朝梁渊、元宗、张昭三位扬州将军,在此力抗金兵,护住了这一方家园。故此将这三位将军供奉进了庙宇。”

  民族英雄啊,李修不敢怠慢,重新上了香,心里默默祈祷,愿英灵不朽,后世永记。

  来到这,不为别的,这处是扬州全境唯一的山脉,也是居高临下伏击敌军的不二选择。

  站在山顶空旷处,目测就能看到两处土山,一为烟袋山,一为焦家山,也称破山。别看两处山都不高,可夹着一条官道,这就是制高点。

  李修勉强也算得上会打仗的,这么一个俯瞰运河卡着官道的伏击点,自然是不会错过。

  举起千里镜左右看了看,不理略显惊慌的僧众,直接下令:“征了这庙做我的指挥所,炮兵拉到破山上去,打运河里的船。府兵埋伏到烟袋山,与这里形成交叉火力,封锁了官道。就在这痛击敌人。”

  老僧刚念声阿弥陀佛,李修拦住了他想说的话:“我是来救人的,救天下受苦的人。您去跟佛祖捎个消息,打扰几天就走。”

  老僧叹口气,领着众僧人回了禅室。似李修这等杀伐果断之人,老僧是不愿招惹的。

  先进庙宇的是医疗队,把东边厢房全都腾空,清理起来。

  山脚下安西军和府军开拔过来,依照地势开始修建战壕工事。

  仪征县令请问粮草供给的事,在他的地盘上理应是他来供给。

  “你还是留着吧,他们打不过我,必然要去骚扰仪征县。做好防备,不用管我。有什么事,及时联系我。”

  “以何为号?”

  “芳官她们就在你们县唱戏呢,找她们就行,她们自有办法和我联系。”

  仪征县令半信半疑的下山,李修喊来薛蟠:“你回一趟金陵,让宝钗打探一下史湘云选太子妃的事。还有,史鼐最近的消息,一并给我。”

  薛蟠点头答应下来,和柳湘莲闹了几句,寻路回了金陵。

  李修为什么对史鼐感了兴趣,他想知道这位对安西军有深入了解的都督,会怎么应对这次进攻。

  还有就是,一旦史湘云选不上太子妃,他又会怎么选择。

  太子妃,不是要升职的那位,而是以后能做皇后的那位。

  自从龟山全力支持甄宝玉之后,甄家有了奇妙的氛围。

  怎么说呢,甄宝玉和他的姐妹们,没了直系血缘关系。

  哈哈哈,这下爽了,和贾宝玉一样住在内帷里的甄宝玉,第一次有了女儿家是洪水的感觉。

  他有三个表妹,包括和薛宝钗合作生意的甄四小姐,天天走马灯似得围着他转,肥水不流外人田吗。守着他这么多年了,也该是他付出心意的时候了。

  什么史湘云,哪来的妖艳货色,一边呆着去,我们家女儿够数。

  悲乎湘云,继在贾宝玉择妻失败后,又一次尝到了甄宝玉择妻失败的苦果。

  她根本连边都碰不上,怎么能让甄宝玉认识她啊。

  无奈悲愤之下,去找了知心的宝姐姐诉说衷肠。

  薛宝钗细细问了甄宝玉与贾宝玉有什么不同后,果断的帮她要制造一出偶遇。

  “啊?偶遇?”

  薛宝钗点点头:“正是如此。我是想着宝兄弟推测的那位太子。若是宝兄弟出门在外遇见一个女孩儿,他会怎么做?”

  史湘云不假思索的说道:“他会说,原来天下还有这般钟灵毓秀的女孩,怎么不是在我家呢。”

  宝钗笑了起来:“知宝玉者,湘云也。”

  史湘云倒不是真想嫁给什么甄宝玉,是她也没有别的选择了,要不就回头嫁给贾宝玉,反正她这个真正的孤女,命运根本不在自己手中,只能任由叔叔做主。

  其实,她和贾宝玉现在是难兄难弟。

  原本计划和甄家联姻的贾宝玉,也因为甄宝玉做了太子而失败。甄家姑娘有太子不选,选什么贾宝玉?听你的名字就是个假的,选来做什么。

  贾母大呼失策,就如自己当初想留下黛玉一样,甄家绝对会把甄宝玉留在手里,牢牢的控制住。

  算一下血缘关系啊,虽然她们也不在乎这个。

  薨了的老太妃是甄宝玉的奶奶,甄家的老太太是甄宝玉的堂姑奶奶。

  这么一算下来,到了他这一辈的女儿,嫡出庶出的女孩,都成了三辈之外的堂亲,理论上是可行的。

  贾母觉得,她的最终计划,该实施了。史湘云去把甄宝玉引出来,换成贾宝玉回去做太子,再点史湘云为太子妃,这下就好了。

  对了,听说薛家的宝钗也在金陵呢,好像又有不少钱了是吧。

  贾母暗暗的盘算起来。

  薛宝钗还没感觉到危险,正和史湘云算计着怎么引出甄宝玉。

  “我来办一场金陵闺阁才女诗会,必能引出甄宝玉。到时你力压群雌,夺个魁首,还怕甄宝玉不认识你吗?”

  史湘云也只得说好,薛宝钗暗暗谋划着绑了甄宝玉的计划,弄湿他的衣服,再拿走他的衣服,让他光着身子跑不走。

  哼!

  我薛宝钗也是会绑人的!

  到时候用他要挟同治朝向北面投降,我看你李修来不来见我。

  


  https://www.bqwxg8.com/wenzhang/36179/36179113/65424632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8.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