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我嗑CP出圈后【娱乐圈】 > 第12章 第12章

第12章 第12章


“奇奇!”

        慕容申一把推开身前的司樾,情急之下,也没收力,三两步跑到了慕容奇身边,一把将人抱住,护在怀里。

        熟悉的小名,急切又爱护的语调,冲击着慕容奇和司樾的耳膜,曾几何时,有一个温柔又熟悉的声音也是这样呼唤“琦琦”的。

        司樾本欲搀扶慕容奇的手悬在半空,被推得失了平衡,看清少女手上的血痕,眩晕恶心,脸色一白,险险撑住了门框。

        被抱着的慕容奇意识混沌,情绪不稳又酒意未醒,恍惚中被那声熟悉的小名一震,委屈、思念和压力化成热泪,夺眶而出。

        慕容申也看清了她手上的血,擦了擦小孩脸上的泪,将人一把抱起,寒着脸,转身离开。生怕再逗留,会干出打女人那般不体面的事。

        四下气氛过于渗人,门外随行的傅晨兮和亦丞终于上前,前者帮着自家选手处理伤口,后者抱起自家公司的惹祸精,悄悄遁走,远离是非之地。

        擦身而过时,司樾看着慕容奇的眼泪,眼眶一热,酸涩发涨,直到经纪人送来药和水,他才慢慢恢复平静。

        而大怨种亦丞也是强撑着,心脏再次酸疼,用尽最后的力气,把罗倩交给公司的工作人员,就和老友打起了求救电话。

        “喂,viki姐,救命,我是真得需要去复诊,刚心脏又疼了,人命关天。你和慕容娱乐还有半年合约,替我代班,当一回导师也挺合适的。就当带一带展翔,之前演唱会,人家不还给你当过嘉宾。”

        亦丞发出可耻的卖萌音,听得随行的小助理一身鸡皮疙瘩。

        “就当我欠你个人情,下次的主打歌先让你选曲子。”

        “好了,好了,我也不是见死不救的人,就当见见老熟人,凑凑热闹,怀念一下久违的舞台。不过曲子的事我可是记下了,到时需要你请网络神秘大神朋友出山,可别推脱。”

        亦丞来不及推脱附加条件,viki就兴致极佳地挂断了电话,继续在平板上吃瓜,上微博刷着自己的cp超话,很是新奇。

        “慕容奇,有意思,当年多少狗仔娱记和粉丝都没挖出她和那人的过往,直到那人上周宣布婚讯,cp话题也上了热搜,两人为避免不必要的误会,才大方承认了曾经友谊掩盖下的恋情。想不到她的铜墙铁壁人设险些崩在一个小丫头手里,是该去会一会这个慕容申家的奇奇。”

        慕容家的“父女”此时正在上演家庭伦理剧。

        “谁让你喝酒的?不知道早些还手么?你不会喊人啊?现在就退赛!”

        熟练地帮慕容奇包扎着伤口,慕容申为自己的熟练越发生气,严肃地道。

        “我想要赢,我还手了,不是把人干趴下了么,辛辛苦苦这么久,脸都熬瘦了,我就不退赛。”

        即便哭得像个小花猫,可怜可爱,一抽一抽的,慕容奇还是昂着下巴,冲着自家boss据理力争。

        “我不需要你这样拼命,以后还有别的机会。”

        慕容申拽起小丫头没有受伤的手,往营地大门口走去。

        “不是单单为了你,也是为了我自己,为了慕容奇,这个机会对我们都很重要,你说过的,我不会轻易认输!”

        倔强地挣扎,她甚至不惜用受伤的手拽着看热闹的傅晨兮。

        “奇奇怎么了?”

        换装回来的林湛和江滕满是疑惑,作为同甘共苦的队友,本能地选择“救下”慕容奇。

        左右开工,一人隔开慕容申,一人护住慕容奇。

        “申哥,有话好好说。父女一场,何必呢?”

        江滕拉住慕容申不肯松开的手,一本正经地劝解道。

        “我们的事,不用外人管。”

        “花孔雀,吼谁呢?我战队的选手,今晚比赛结果出来之前,都归我管,你回去管好自己队上那几位吧!”

        脸色大变的慕容申瞬间一脸戾气,深知自家boss身手的慕容奇赶紧推开江滕,请求道。

        “我要是拿下了第一名,就让我继续参赛,否则,我就听你的。”

        少女蓄满泪水的大眼睛真挚明亮,晃了晃慕容申的手腕,本能地撒娇。

        炸毛的花孔雀慢慢冷静下来,松开了自己紧握着的手,再拽下去怕是会给人留下淤痕,心一软,更是气自己,恨恨道。

        “一言为定!”

        急于回去处理罗倩的慕容申不愿再耽搁,气势汹汹地回了自己的休息室。

        “奇奇,你就这么有自信?”

        林湛扶住几乎脱力的慕容奇,担忧道。

        “竭尽全力还拿不到第一,我以后也总会被淘汰。”

        三人皆是一愣,看好戏的傅晨兮也忍不住看了看眼前的小丫头,难掩欣赏之色。

        “你可别淘汰,这样我还能多个机会。”

        江滕傻乎乎地看着林湛,不知其意,林湛后知后觉,叹了口气,收起了对这丫头的担心。

        这节骨眼上还在规划盘算,他两都白长了年岁。

        还有导师拯救名额,还有复活赛,只要他和林湛、江滕、段思思不淘汰,没人能撼动她复活的机会。

        瘫坐在沙发上,慕容奇任由赶来救火的kevin老师整理妆发,心中暖烘烘的。

        慕容奇:刀子嘴豆腐心,炸毛孔雀不还是请大神来帮她了。

        其实,气昏头的慕容公子倒真没有这份心思,而是司樾特意去请了化妆师,交待人保密,说是还一份舞台被救的恩情。

        kevin惊讶之余,抱着吃瓜的心,二话不说就答应了。看这两个嚣张的臭小子,如今为了同一个小丫头低声下气地求助于他,想想都解气。

        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

        当年这两闹得不可开交,好像还是为了顾希!这情感纠葛的大戏,可不比那些比赛有趣好看!

        三人团体赛结果公布,傅晨兮战队第一,司樾战队第二,亦丞战队第三、慕容申战队第四。

        慕容申脸色极差,众人皆以为是因为名次难看,方经纪人则安慰道。

        “上进也是好事,这不客服了以前很多小毛病,养女儿也得学会放手。”

        收到自家老板一个大白眼,方哥看着和队友兴奋庆祝的慕容奇,不免吐槽。

        小没良心的白眼狼!

        “作为第一名的奖励,团队三人将作为主题曲mv的选手代表,与司樾导师共同出演mv。下周进入个人淘汰赛,solo唱跳舞台,歌曲名单和出场顺序由团战名次决定。”

        主持人流利地cue着流程,正欲念结束语,导演组又递上来一个紧急消息,训练有素的主持人即兴继续道。

        “下周比赛,我们的女神viki就作为代班导师,帮助有私人行程缺席一周的亦丞导师,顶流训练营迎来首位女神导师,大家期不期待?女选手们的榜样来了,我们的女顶流必定巾帼不让须眉!”

        终于结束了录制,司樾迅速起身离开,坐上保姆车,往私人心理医师的住所前进。

        梁大经纪人看着他异常的模样,不免担心。

        “梁哥,她还在飞机上,我没事,去陆医生那边躺一躺就好。”

        梁宇还是害怕的,八年前,那场火灾后,司樾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不免让人心有余悸。后来的心理治疗让司樾忘却了一些痛苦的记忆,让他们都松了一口气。

        “琦琦?我是不是认识一个叫琦琦的少年。”

        梁宇眼神闪躲,严守承诺,不愿在司樾面前提起那段陈年往事,就怕对他造成二次伤害和刺激。

        得不到回应的司樾放下座椅靠背,闭目养神,他并不着急,也不再为难梁哥,再做几次催眠,那些遗忘的记忆就会慢慢清晰了。

        梁宇心里苦,那位院长奶奶被烧成了灰,司樾却误以为自己的眼角膜来自于这位院长奶奶,而那个少年奇奇,却是个女孩,临死前请求他,绝不能将自己角膜移植的事告诉司樾。

        “慕容孔雀家的小丫头怎么非叫奇奇呢!”

        看着只身进入私人诊室的司樾,梁宇感慨道,本以为不会和慕容奇有什么交集,谁知孽缘这般深。

        想着从比赛开始到今天的各种巧合,司樾和慕容奇的交集过多,甚至连cp超话都出了,敏感的经纪人眉心一皱。

        “若是慕容孔雀家炒作的手段,我也是不会客气的。”

        想到那个mv拍摄的地点,梁大经纪人又开始头疼,那天正巧还是那两位的忌日,金主爸爸和节目组也真是会选日子选地方,他怎么就没有拦住司樾的慷慨解囊呢?当时疯魔的司樾祖宗怎么非得把人葬在这里呢?

        虽然是后花园最偏僻的角落,但是他左眼皮跳得厉害,可千万别出什么幺蛾子!

        “陆医生,不能给我强制催眠唤醒记忆么?”

        惊醒后,一身冷汗的司樾木然开口。

        “你的潜意识在抗拒,我要是强来,不仅会伤到你,可能还会让你永久性失去这段记忆,能不能想起了,需要契机,只能靠你自己。”

        慕容申看着不远处香薰蜡烛,盯着闪烁的烛火,心悸不已。

        “什么时候你不怕火了,就代表你放下了,那时,记忆应该就能恢复了。”

        司樾凄然一笑,玩笑道。

        “难道不是恢复了记忆,解开了心结,我才能不怕火么?这还成了个死循环的哲学题了。”

        陆医生摸了摸小胡子,佯装生气道。

        “解玲还需系玲人,小伙子不要急么!这样头疼的症状会加重,失眠会变丑,明星的脸可不能不宝贝。否则你失业了,赚不到钱,这诊疗费我可概不赊账的。”

        司樾被这老顽童气笑了,转了个188的微信红包,故意欠下了812的诊疗费。

        “臭小子,你公报私仇啊!我要和媒体曝光你,大明星还欠我老头子辛苦费!”

        梁宇按摩着自己的太阳穴,认命地给陆医生转了1000元,楼上的老头即刻闭了嘴。

        “还是小梁懂事,上来拿药吧。”

        城市另一头的高级私人疗养院,亦丞做完心脏复查,并无大碍,但依旧死缠烂打着自己的主治医师,这位换心手术的主刀也是他的表叔。

        “既然没有科学上的问题,那肯定就是心理和超自然的原因了,叔叔你就告诉我捐献者的信息吧,她既然是孤儿,没有亲人,也不会影响到谁,想来是无人祭拜,太过可怜,才会让我心下难安,马上又快到那人的忌日了,你就了了我的心愿吧。”

        亦丞作势抱住叔叔的腿,演起了苦肉计。

        “你小子别在此怪力乱神。”

        “叔叔,你怎么能见死不救呢?你看我吃不好,睡不好,脸色苍白,眼下发黑,又查不出原因的心悸,我还能怎么办?心病也得心药医。”

        “这是违反纪律的,我要有职业道德。”

        老头拍着书桌,义正言辞道。

        “叔叔,这是我的银行卡存款,你要是失业了,我养你!”

        打开短信,亮出银行卡余额,老头喝了口茶,起身走进了资料室。

        亦丞:万幸天生我材,钱包鼓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以后一定多做慈善,积德报答恩人。

        “司琦!”

        亦丞:怎么这么巧姓司?小名还叫琦琦!这安葬的地点,怎么这么熟悉!

        “我的小心脏,我头晕!叔叔,我要吸氧!”


  https://www.bqwxg8.com/wenzhang/31715/31715097/80193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8.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