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我嗑CP出圈后【娱乐圈】 > 第13章 第13章

第13章 第13章


“我可是签了保密协议的,这个事只能烂在你的肚子里,听到没?”

        吸完氧,消化完这个近乎恐怖的秘密,亦丞有些后悔了。但是谁让他自作自受非要知道,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过两天就是那位的忌日,你要是诚心诚意了个念想,不如就带些纸钱香烛去祭拜一下,老祖宗的传统想来总有些道理,再说礼多人不怪么!”

        老头熟练地甩了两个链接给大侄儿,笑得格外慈祥。恍惚刚刚义正言辞指责他怪力乱神的,是他的双胞胎兄弟。

        亦丞:那个花园别墅,梁宇平时似乎管控得很严,想要偷偷溜进去难度很大,况且自己这模样,目标也太过明显。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惊得思绪万千的亦丞赶紧拍了拍胸口,骂骂咧咧地掏出手机。

        “喂,亦丞,过两天奇奇要跟着司樾拍mv,我有事要飞一趟帝都,你帮我跟着奇奇,不要再出什么幺蛾子。”

        慕容申低沉的声音传来,亦丞不爽道。

        “我都抱病休假了,您老还不放过我啊!真是个无良的资本家,你能有什么大事飞帝都?哦,顾希好像上周紧急赶去那边,为了媳妇忘了女儿啊!”

        “就你话多,结束这次比赛,我私人多给你百分之二十的劳务费。”

        亦丞正愁没有理由跟着进别墅花园,这回还白得了小钱钱,压制住内心的狂喜,勉为其难道。

        “哎,我这个苦命的打工人明天就收拾东西回去,帮你照顾女儿去。”

        训练室里,难得有休息时间的慕容奇却总是心神不宁,总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重要的日子。

        “奇奇,后天10月10日,我们就要跟着司樾去他的大花园别墅拍mv了,期待不?”

        慕容奇手上一滑,吨吨桶应声落地,险些砸中躺着休息的林湛。

        “奇奇,你谋杀湛哥啊?这要砸脸上,后天我就是违约了,难不成你想谋朝篡位,顶了你湛哥的mv和广告主角。”

        经历过三人团战,混熟了的林湛习惯了和两个弟弟妹妹开玩笑。

        “就你那身手,再来两个吨吨桶都砸不到你的帅脸,再说mv的主角本来就是奇奇啊!你难不成还想和司樾大神演cp还是觉得可以顶替大神的男主位置?”

        江滕拿着同款吨吨桶出现,嫌弃着老大哥的幼稚行为,一连两问,护着奇奇。

        “哪天?去哪里?”

        见慕容奇恍惚又急切的样子,林湛也不再嬉闹,认真地回道。

        “10月10日,司樾的私人花园别墅。奇奇你没事吧?”

        慕容奇捡起水杯,顺手自然地喝了一口。

        “没事,就是有点紧张,我还没拍过剧情向的mv,而且是和司樾合作,我有点被黑怕了。”

        “不是有我们一起么?你家老板不是说过,黑红也是红,我们奇奇这么棒,这种毒般的魅力,黑早晚都能转粉。再说司樾挺照顾后辈的,你不用太紧张。”

        慕容奇应付着点点头,借口上厕所,逃离了训练室。

        10月10日,八年前的这天,本有她最期待的司樾个人演唱会,跟着院长奶奶提前到场,她借着院长奶奶的光,还拿到了vip专属位。

        但是,开场mv录制的当天下午,那场大火改变了一切。

        院长奶奶和她一起,到司樾的录影棚探班。那天,她看着意气风发的少年司樾,高兴地向院长奶奶介绍着自己新买的房子和花园,承诺在别墅里给院长奶奶养老,还笑着说带上奇奇一起。

        即便是被爱屋及乌,即便被认成是个小男孩,那一刻的司琦也幸福到晕眩,无比期待那个司樾心爱的花园别墅。

        但是,为何幸福的时光如此短暂,大火和浓烟袭来时,她感觉自己被院长奶奶护着,而自己用最后的力气,拼命推开了正向她们奔来的司樾。

        她不忍心回忆司樾崩溃的嘶吼,失去意识前,只祈求他能好好活下去。

        无尽的灼热和疼痛告诉她,自己会陪着院长奶奶死去,司琦并不怕,只是放不下,和院长奶奶一样,担心司樾,担心孤儿院那些没被领养的孩子们。

        “演唱会取消的事我会办妥,但是司樾的眼睛怎么办?还有那位奶奶都被烧焦了,这个小丫头也活不过今天,我根本不敢再刺激崩溃的司樾。”

        司琦听得出这是梁宇的声音,除了顾希,他是对出道的思樾哥哥最好的人。

        “我,我的眼角膜,给司,司樾哥哥,我和院长奶奶都签过遗体捐赠协议,请你告诉他,是院长奶奶给他捐的眼角膜。”

        梁宇看着全身缠着绷带的少女,忍不住红了眼眶。

        “孩子,我们怕刺激他,怕是要向他隐瞒你的一切,对不起。”

        “没关系,只要他活得好,就算只好一点点,我就值了。但是我希望能和院长奶奶在一起。”

        这是司琦咽气前唯一的请求。

        此时的梁宇,突然想起了那个勇敢又可怜的小女孩。焦虑地抽着烟,坐在院长奶奶和司琦的墓碑前,不同的是,老人的碑上有照片有姓名,而旁边的墓碑空空如也。

        那时,做完眼角膜移植手术复明的司樾,疯了一般,非要将院长奶奶的骨灰安葬在新买的别墅花园,无计可施的梁宇只能随着他。

        哪知一切办妥后,做完手术还没恢复,情绪大起大落的司樾再次晕倒,醒来后,对火灾那日的记忆越来越模糊,甚至不再询问司琦的情况,好像完全忘记了她。

        心理医生也建议,暂时记不起来对那时的司樾也许更好。看过这两个月来疯魔、崩溃、憔悴、抑郁、险些死了的司樾,梁宇丝毫不敢冒险,甚至庆幸他的遗忘。

        自作主张,带着对司琦的愧疚,和对小姑娘遗愿的尊重,梁宇将人葬在了花园里,院长奶奶旁边。

        梁宇:这个孩子,好像也很想看看这个花园别墅,司樾那混蛋小直男,甚至都还以为人家是个小男孩。

        未防司樾记忆不稳定,节外生枝,暂时没有写上姓名,梁宇想,倒是万一被他看到,自己还有回旋和扯谎的余地。

        “一晃,都八年了,委屈你的墓碑上,连个名字也没有。不过不会再等多久了,司樾那小子铁了心要想起来,竟然不惜答应了mv制作方,拍摄火灾的剧情。他想对自己下猛药,狠起来,自己都不放过,我真怕他弄巧成拙,再把自己折磨坏了,白费了你这丫头的一番苦心。”

        踩灭了抽完的烟头,对一点火星子都是十分的敏感,梁宇起身行了个鞠躬礼,幽怨道。

        “你的司樾哥哥疯起来,我也是没办法。这八年,我们都尽力了,以后,听天由命,顺其自然吧!”

        梁宇独自担着这个沉重的秘密八年了,因为火灾后,顾希的父亲意外死亡,公司危机四起,他也无法找那时才刚成年的顾希分担。

        感觉自己的白发越来越多,梁哥甚至摆烂地觉得,司樾自己发现这些也挺好,哥们两就来个坦白局,一醉方休。

        但是随着10月10日临近,梁经纪人一个头两个大,今天更是失眠了。

        在两人的忌日,带一群人来拍广告、拍mv,甚至还原了一个用于拍摄火灾的录影棚。

        太离谱了!太损了!

        背后发寒的梁宇恨不得掐死自家的“完美”艺人,他前世定是造了什么孽,这辈子当他的经纪人。

        这么好的苗子,果然从来不是白捡来好养的!

        后来梁宇回忆,要不是他有先见之明,随身带好了速效救心丸和降压药,10月10日可能也会成为他的忌日,虽然那堆药本是为司樾准备的。

        那天各怀鬼胎的亦丞和慕容奇,加上无端刮起的妖风,还有更渗人的两把火,险些把娱乐圈数一数二的经纪人大哥带走!

        最后还要收拾烂摊子的梁宇:我要和司樾那小兔崽子解约!


  https://www.bqwxg8.com/wenzhang/31715/31715097/80193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8.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