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关于春的一生 > 第24章 深渊2

第24章 深渊2


阿春做着最后的收尾工作,已经习惯最后一个下班。阿春将店门锁好,不吃早餐的阿春每天第一个到店里上班。突然一个声音从阿春的后方传来:“梁虹,今天说你啦?”阿春不禁发冷,这个声音阿春记得---刘金贺。

        这些日子为了躲避刘金贺,阿春都是从楼上侧门离开店里,而楼下包厢只有一个正门。

        “地没拖干净,虹姐批评了我!”阿春的心里忐忑着,眼前的这个人让她有些害怕。

        “什么活都你干,什么错也都是你的。”刘金贺看着阿春低着头,上前一步抬起胳膊搭着阿春的肩旁。

        阿春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刘金贺的胳膊落了空,阿春说道:“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说完便顺着老路的方向走去,阿春不想刘金贺知道另一条路的存在,担心他会在另一条路上堵截,这样阿春就不在安全的路回到宿舍了。

        刘金贺上前一把拽住阿春说道:“你是在怪我今天故意难为你?”

        惊慌失措的阿春哆哆嗖嗖的说道:“没有,我要回去了。”随即奋力的想要挣脱刘金贺,可身形如柴的刘金贺也是个男人,对于弱小的阿春来说亦是强大的存在。

        刘金贺丝毫没有放开阿春的意思,为了避免阿春挣脱更加用力攥住阿春的手腕。“你以为我不知道,白静咄咄相逼,你跟了我,她们谁tm也不敢再欺负你!”

        阿春的心颤抖着,期盼着像上次一样突然有人出现可以给自己解围;然而上天这一次并没有眷顾这个女孩儿。漆黑的夜晚,四处无人。马路上的车辆穿梭着,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对不起,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请你放开我。”阿春努力镇定着说道。

        “穷乡僻壤的乡下丫头,你以为你是谁呀?”刘金贺的眼神从贪婪变成鄙视。

        “贫穷如我,我靠我的双手养活自己,没有人可以肆意践踏。”阿春坚定的看着刘金贺,如果刘金贺敢歹心包天,实行暴力;阿春准备好玉石俱焚。

        刘金贺看着阿春的眼神,不甘心的将手松开,阿春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又一次的落空让这个三十多岁的求而不得的男人被羞愤、憎恨、恼怒、丑陋刺激着。男人回首一记响亮的耳光,“看得上你,把你当个人,tm的给脸不要脸!”阿春一个踉跄栽倒到地,左脸火辣辣的疼痛。刘金贺愤然离开。

        阿春捂着左脸坐起,低着头任由豆大的泪珠一颗一颗的掉落到水泥地面上,没有纸巾可以擦拭眼泪。

        白静自从更换了手机后,多了□□在线聊天功能,经常回复信息回复到半夜。徐海娇眼巴巴等待着白静能施舍出一分钟将手里的高科技借她观摩一下,白静将手机嗨聊到电量最低提醒的时候,才想起徐海娇的请求,将手机借给徐海娇任她打电话,或者浏览一会儿网上的其他新兴趣事。邹楠也添置了一部手机,是她男朋友送给她的,不过样式没有白静的新颖,也没有白静那么昂贵。但是每天可以跟男朋友发短信聊天,在多个无法见面的日子聊以慰藉,她也到是心满意足。袁可欣也在默默的积攒着钱,她从未跟白静借用过手机,但是她也想买个跟白静一模一样的。

        阿春不知道在烧烤店门前做了多久,哭止住了;脸上火辣辣的感觉也消散了。回到宿舍后,大家都已经熟睡;阿春蹑手蹑脚的走进宿舍,轻轻关上外门。将脸盆斜着抵在水龙头上面接水洗漱,水流缓缓流入。宿舍里屋传来一声不耐烦的抱怨道:“三更半夜豁楞水,还让不让人睡觉!”是白静的声音。阿春将水龙斗关闭拿着毛巾去走廊敷脸,她不能让大家或者客人看到红肿的脸。

        翌日,阿春看着未完全消肿的脸颊,有些沮丧。但还好自己在包厢工作,包厢的光线没有楼上那么明亮。一向不吃饭的阿春破天荒的买了一根雪糕,她想吃些甜的,更主要的是想用雪糕的冰凉去敷脸。离开小卖铺的时候阿春看到窗台上放着的电话机,旁边写着长途一毛五每分钟,除了给家里打钱,阿春平时的手并不会往家里打电话,因为家里还没有安装电话,阿春需要把电话打到邻居那里,再由邻居将父母喊过来接听。仍性一次吧,请允许我再任性一次。

        阿春将电话拨通,拜托邻居将父母喊来。所幸这个时间父母在家,没有去干农活,但其实是父母为了给哥哥办升学宴在准备招待亲戚以和乡邻。

        父亲很纳闷的接过电话,因为这个时间不是阿春打钱的日子。问道阿春是不是有什么事?

        阿春说道:没有什么事就是打电话问一下家里是否安好。

        父亲的精神爽朗,声音洪亮:家里一切都好,你的哥哥很争气考上国家重点的深圳大学。

        “真的!哥哥的努力没有白费。”阿春开心的说道。

        “是呀,录取通知书已经下来了,八月底就要去深圳了,阿春要多多的寄些钱来。”

        阿春沉默了片刻,每个月仅有的二百元生活费,如何再要多寄。

        父亲似乎很是开心,没有发现的阿春的为难继续说道:“以后没有事,不要轻易往家里打电话,长途话费很贵的,要把钱积攒起来寄回家里。”

        阿春默默的答应着:“是,知道了。”

        阿春的左脸再次火辣起来,忙用雪糕降温;打开地下一层的烧烤店的店门,里面是不见阳光的黑洞洞的走廊。像一个没有尽头的深渊,阿春走进去弱小的身影很快被黑暗吞噬。

        这个世界是公平的吗?人究竟要如何活着?十五岁的阿春还想不明白这么深奥的问题。阿春觉得自己有时像被什么压住,不能呼吸。她想逃离,可逃离之后又要去哪里?人需要目标,有目标才可会有继续活着的动力。阿春的目标就是在四年之内供完哥哥读书,哥哥考上了重点,应该为哥哥高兴;阿春很是欣慰,可是并不欢喜。此时的阿春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无私的人,觉得自己更像是在还债,用供养哥哥来还父母生养自己的债。


  https://www.bqwxg8.com/wenzhang/25201/25201221/858690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8.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