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我出版发行了师尊情史 > 第14章 求生与求死

第14章 求生与求死


“怎么会这样?”

        “那得问你啊!你送过来的东西你自己心里没点数?把你贪污下来的那些东西都交出来!不要不识抬举!”

        嗯,那是蠢货之间才会发生的对话:)

        搁修仙界,颜秀根本没有“中饱私囊”的机会——她从灵元剑派固然是把储物袋领了出来,但上面不仅带有定位符印,还有七八道需要不同手段和令牌才能打开的安全锁,于她自己还得在出门之前发过心魔誓绝不动用内里资源否则愿受天雷五雷轰顶之刑(这搁修仙界比合同还好使),主观上客观上都杜绝了一切她卷款潜逃的可能。

        如今,也得益于那严密的防范程序,灵元剑派驻守前线的一干人等固然为了那空空如也的储物袋而震惊&懵逼,却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对颜秀产生半点怀疑的情绪,还能相对平静地面对这件事。

        比如,徐承轩还能安慰颜秀一句:“师侄不必惊慌,许是哪位长老或是执事封错了储物袋,无妨,我们剩下的物资还能支撑上半月,我这便给本门发消息,让他们赶紧送正确的储物袋过来便是。”说完了他就立刻低头掏小玉牌给门派那边发消息。

        很快啊!

        灵元剑派大殿,门派中有且仅有的金仙境·掌门·木以舟收到了消息,当场勃然大怒,金仙境的怒火惹得灵元剑派上下顿时笼罩了一层阴霾,本来就因为来来回回死了十好几个长老所以人心惶惶的灵元剑派更添了三分沉郁。

        很快,掌门大殿大门洞开,木以舟才要起身去开元峰问清楚为什么连送去前线的东西都能出错,却有侍童来报,钱峰主求见。

        钱峰主,开元峰峰主,换个词儿的话可以称之为灵元剑派财务部部长。

        “让他进来。”木以舟压抑着怒火,“他来得倒快!”

        侍童出去叫人,钱峰主快步走进,而后又遣走了掌门大殿中的所有人等,钱峰主方才端正了认错的态度,扑通一下跪倒在了木以舟膝下。

        木以舟却没说话,只冷眼看着钱峰主,等一个解释——前线人员关于物资补给的消息会有两个接收终端,掌门会得知此事,开元峰峰主也会同时收到消息,木以舟连解释的程序都省了。

        但钱峰主一开口,却是看上去风马牛不相及的另一件事:“掌门,我想,事到如今,您应该明白了之前那十几位师兄弟都是什么原因突然被人杀害的了。”

        这个信息冲击性略强,木以舟当场瞳孔一缩。

        片刻之后——

        “啪!”木以舟直接一个茶盏砸到了钱峰主脑门上,但修仙者嘛,钱峰主还是个天仙大圆满,茶盏碎了他脑门都不带肿的,只是淋淋漓漓的茶水溅了钱峰主一身。

        好好一个天仙得了这么一茶盏,照理说应该恼怒应该奋起,但钱峰主却并没有发表任何“不服气”的意见,甚至还更为谦卑地弯下了腰:“谢过掌门责罚。”

        木以舟冷笑。

        责罚?

        特么按你这罪行,我不当场把你拖去刑堂取了你的内丹废了你的修为,能当得起“责罚”二字?

        那现在问题来了,钱峰主到底干了什么?

        答:就目前来看,他是联合了那些有封储物袋权限的长老,贪污了给前线送的价值达几十万灵石的物资。

        他们应该正在想办法掩盖掉贪污的痕迹,具体作为是:封装了空空如也的储物袋,放出了报酬丰厚,按理说只有正经关系户能拿到的任务给普通弟子,随即派人截杀往前线落凤山脉送补给的弟子,再以贼人抢劫,门人殒命,物资不知所踪为由,倒逼灵元剑派重新筹措补给送往前线,窟窿自然就补上了。

        哦,你说储物袋上有定位?

        回头把送储物袋的弟子一杀,储物袋一拿,锁都不用开,反正直接把空空如也的储物袋随便丢哪个荒山野岭,查起来那就是一个“贼人有备而来,竟绕过了储物袋上所有的锁扣取走了所有的资源”,反正死无对证:)

        结果谋划没有成功,那个弟子境界虽只是化神,但不知怎么搞的战斗力分外强悍,至今魂灯常亮,反而是钱峰主派去的若干长老原地去世。

        但就现在这个结果……木掌门甚至有点阴暗地想,还不如那个弟子索性就死了呢!

        ——她死了还能让灵元剑派早点筹措物资,现在好了,她花费了半个月,等于说浪费了半个月,灵元剑派那么短的时间内要筹措如此多的灵石,无论你匆忙出卖什么,被人压价几乎是板上钉钉,这得让灵元剑派遭受多大的损失!

        要是平时没准还能和前线那边好好说说,让他们省着点用腾点时间,偏偏现在刚好遇上了落凤山脉魔物潮爆发,前线最是危在旦夕的时候,这……这你让他们省着点用,不就是要把整个清羽城之内的所有百姓直接逼死么?

        “钱明啊钱明。”木以舟是用尽了自己所有的涵养才忍住了冲下宝座亲手把钱峰主腿给打断的冲动,“你说说,如今已是这个局面,该如何收场?!”

        钱峰主本已跪伏在地,如今的身躯再添上了几分谦卑:“容我再提醒掌门一句,落凤山脉是咱们好几个门派合力驻守清理魔物,如今储物袋都已经打开,便证明了那几个门派的头领都在,都知道了……我中饱私囊,您失于管教,咱们门派之内,门人弟子自相残杀之事。”

        木以舟:对啊!你还好意思说?!

        (╯‵□′)╯︵┻━┻

        然后,木以舟愤怒的眼眸,对上了钱峰主那意味深长的神色。

        ——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我……我好像有点明白了……

        这种丑事不能传出去,不然灵元剑派就完了。

        可怎么能不传出去呢?

        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那怎么让他们都死?

        这不刚好吗,魔物潮啊,魔物潮太强了,强大到吞没了某个城市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他们是傻子啊不会把这事儿通过仙网公布出来?

        那就得靠掌门,您先稳住那些人,再去联系一下您认识的大罗金仙,让他们帮您屏蔽一下整个落风山脉的信号,让所有消息都传不出去,所有卜算都无法进行。

        我们就坐等魔潮杀尽了守军——这最多就是三五天功夫,最多到七天,如此,七天之后,我们直接宣称几十万灵石毁于魔物潮,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事成之后,咱们就是一条船上的人,怎么也得分您个十几万灵石吧。

        没有人说话,但殿上二人眼神嘁哩喀喳,整个掌门大殿之内,气氛一点一点地沉凝了下去。

        最后,钱峰主从掌门大殿中出来时,雄姿英发,人模狗样,只有发髻中那些微的湿意和没清理干净的一点点茶叶碎末才暴露了他被木掌门砸了一茶杯的事情。

        而掌门在钱峰主离开之后的十息时间之内,迅速调整好了自己的表情和心情,自掌门大殿中出来,直接去的是星华宫的方向,但没有给谁解释自己去找谁,去做什么。

        因为前线要物资的消息只会送到掌门和开元峰峰主手里的缘故,此时钱峰主没说什么,木掌门也未曾与门人多言,于是灵元剑派之内,竟无人知晓前线徐承轩还曾给灵元剑派发过什么消息。

        不过很快,徐承轩就收到了掌门的回复:“确是送错了,本座已然派专人送了资源和补给过来,不出七日,补给必到。师侄不必惊慌,封错了储物袋的长老已然前往刑堂领责,还请师侄稳住别派道友,勿让前线生乱才好。”

        “我就说吧,没事的。”这是徐承轩对落凤山脉仙门一干守军的解释,“如今清羽城不知是怎么回事招惹了那么多魔物围城,辛苦诸位,勿要将魔物尽数消灭才好。”

        清理魔物那都是大家的工作职责了,所有人都没当回事,嘻嘻哈哈的说小问题啦,落凤山脉常年只有小猫两三只的魔物,大家伙早闲得手痒,如今有机会好好杀怪,每个人都很珍惜的。

        然后徐承轩就又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封错了储物袋这种家丑……也希望诸位尽量不要宣扬,实在……实在丢人。”

        “没事没事。”守军头领们都很好说话的,“门中事务繁忙,偶有错漏也是正常的。”

        如此,再有各自原本的门派甚至说万仙盟发消息过来询问落凤山脉,尤其是作为人口中心的清羽城局势如何,诸守军也都回复说问题不大,清羽城被围了不到六个时辰援军就已经到了,剩下的无非是开启护城大阵,慢慢杀魔物也就是了,兵力紧张,他们就不申请更多的支援了。

        天下太平,无事发生,所有人看着那护城大阵散发出的灵气波动,都很安心。

        再之后,木以舟回复的第三天。

        网断了。

        或者准确一点说——什么传讯符传音镜,什么符箓玉牌法宝,都失去了“对外联系”这个功能。

        哪怕如此,清羽城中的人还没有觉得是多大问题——虽然繁华地带的人们一天不对着小玉牌戳戳点点就浑身不舒服,但这到底不是“网络成为人类最低生存需求”的现代社会,偏远地区,还牵涉到那个撞击本界的小世界的磁场干扰,信号中断包括无法卜算都是常事,战区人民对此司空见惯,并没有引起任何恐慌。

        木以舟回复的第七天。

        按道理说魔物被杀死之后还会在本界灵脉的影响下从混沌之气分解出清浊二气来,然后尸身迅速腐化,不过这有一个“过程”和“效率”的问题,而就清羽城这几天杀了的魔物数量……不夸张地讲,那魔物尸体都已经躺出了尸横遍野的效果,里三层外三层的魔物那脸孔都换了一整批。

        但,清羽城的魔物潮还是没有结束。

        人群之中出现了一点恐慌,但鉴于清羽城的护城阵法还是闪烁着让人放心的光,所以恐慌虽有,却也有限,大多数人还能勉强淡定地该吃吃该喝喝。

        木以舟回复的第十五天。

        灵元剑派承诺的补给并没有及时送到。

        灵石即将用完,护城大阵即将无法运行,清羽城护城大阵的阵眼之内,坐着已经经历了指责、争吵和殴打,现在勉强恢复了平静,而平静之中还透着绝望的落凤山脉守军。

        “此次补给耗尽,确是我灵元剑派之过。”徐承轩灰白着脸开口,“也是徐某对不住诸位。”

        但这时候的道歉,又有多少分量呢。

        且……又哪里能怪徐承轩呢,他不也是受害人?

        守军们面面相觑,俱都面色发苦,固然说不出都怪徐承轩的话,但他们现在也都不想开口。

        徐承轩也知道他们的心情,不强求什么回应,只继续道:“到了这个局面,我们还有两个选择,要么,放弃百姓,大家抱团冲出去,博一个一线生机,要么,和清羽城百姓共存亡,然后大伙一起等救援,或者,一起死。”

        这话出来,便有几个守军喉咙蠕动了一下,似乎想说点什么,但又憋住了。

        徐承轩笑了笑,伸手拂过储物袋,从中取出了自己那守军首领的令牌:“我相信,有人想留下来,有人想离开。守军都要覆灭了,首领不首领的无从说起,我不打算也不应该以军令命令任何一人如何做。”

        他把令牌扔远,叹道:“诸位,求死固然大义,但求生也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要走要留,大家自行决定吧。”

        “首领要留下么?”有修士问。

        “我不打算让诸位先后表态走不走。”徐承轩开口,“人都有从众之心,某一个人的是走是留,总会影响其他人的判断。但生死之事,实在应当掌握在每一个人手中。”

        他再一拍储物袋,从中取出了黑白子各百余枚,一挥手,便给每人送去了一黑一白两枚棋子:“黑子留下,白子离开,诸位可以自行选择是震碎黑子还是白子,一炷香时间后,大家一起亮棋子,谁也不要影响谁。”


  https://www.bqwxg8.com/wenzhang/20308/20308356/108909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8.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