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我出版发行了师尊情史 > 第64章 秀秀的心魔

第64章 秀秀的心魔


说……说起来可能有点搞笑。

        但是这个造型的孤鸿子,  竟莫名给人一种身残志坚的感觉_(:3」∠)_

        至少他已经不再是之前那个仙风道骨,迷惑性极强的老哥哥了——明明凌霄道君不过是削了他的一只手臂,在“魂飞魄散之外其他都是小事”的大罗金仙语境之下这最多就是稍微严重一些的创伤,  哪怕手臂落到了凌霄道君手里,  他随便整个莲藕啊树枝啊哪怕是去菜市场挑个猪蹄都能把手臂接回去,  绝对不应该让他憔悴到如此地步,但现在的他……

        在原来鹤发童颜的基础上再老了得有三十岁,无论是皮肤的状态还是身上的道韵都带上了一股死气,整个人仿佛是在幽冥的三途河里浸了千八百年刚刚被捞出来一样,  那血红的双眸看谁谁都能当场打一个冷战。

        想也知道,  他失踪的这段时间里,  日子过的也不是那么温良恭俭让。

        “我说呢。”确认过孤鸿子的状态,颜秀直接给笑了,  “为何我星华宫满世界通缉师伯都没收到什么消息,  原来是被昆仑收留了呀。”

        师伯眸中是那种浓到化不开的怨毒,笑声也带上了阴恻恻的味道,关键说的话也不太像一个正常人:“本座今生反正是打不过凌霄了,  本座只好奇,他日昆仑合道,以凌霄那点本事,  能在道祖手底下撑几招?”

        然后他又看向颜秀:“本座也好奇,你能在本座手底下撑几招?”

        颜秀心头疯狂os。

        大佬……我师父到底给你造成了多恐怖的心理阴影啊,  为啥你好端端一个我师父的师兄现在连和我师父比都不敢了竟要从我一个小辈身上找存在感?

        并且问题是!

        是什么让你产生了你能打得过现在的我的错觉?

        然后,  面对着那已经非常有病的孤鸿子,颜秀连纠结都没有纠结,  一声冷笑,  伸手在储物袋中一拍,  当场将定渊剑拔了出来。

        毫不意外的,钮祜禄·孤鸿子原地眼睛都瞪圆了:“定渊?!凌霄竟把定渊给了你?!”

        “是定渊,借的,不是给。”颜秀淡淡地笑,轻描淡写地给孤鸿子的破防添上了最后一棵稻草,“晚辈出门时,师父说指不定昆仑会对晚辈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为免意外,直接将定渊借了我用以防身。”

        但你都有定渊了,那还打个屁啊(╯‵□′)╯︵┻━┻

        当场给人民群众表演一个二十岁的金仙境大圆满痛揍自家大罗金仙师伯!

        ——哪怕颜秀一直受阵法影响,头顶上一直被抽出一丝一丝的淡淡白气,但区区掉血buff丝毫不影响她拿着定渊剑神挡杀神佛挡杀佛,那招招逼人的快捷抢攻竟让孤鸿子根本无法释放出任何属于大罗金仙的法力,一路只能疯狂格挡狼狈后退。

        围观金仙,目瞪口呆。

        二十招之后,连血红色屏障上面那投影出来的文悯仙尊都忍不住骂了一声:“废物!”

        孤鸿子更愤怒了几分——气的是他和文悯仙尊之间曾经的平起平坐,刚过去的寄人篱下,到如今的颐指气使,偏偏你还真是菜得连你师侄都打不过了。

        事情是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咱就是说,人呐,不能慌。

        你一慌就显得分外方寸大乱,于是愈发衬托得颜秀从容优雅,眼看着就要将曾经的师伯斩于剑下,偏偏师伯是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正在焦灼万分实实在在不知如何处置之时,空气中又一次起来了熟悉的漩涡。

        ——这是昆仑山见势不好,又一次催动了阵法,准备抓紧进度将颜秀拿下了。

        “愣着做什么。”颜秀也没有要单打独斗到底,在应付孤鸿子之余还没忘了给那十五位金仙传音,“我死了你们难道活得下来?”

        那帮金仙:……艹艹艹艹!

        动手动手动手!

        但,有些时候吧,就是……你以为我们不动手是不想帮你吗?

        我们是打不过qaq

        ——这次凝练出来的可不是青龙白虎那一堆神兽了,那腥臭之极的红光一阵疯狂的翻滚,随即便隐隐现身了一位三头六臂的存在。

        打擂台时昆仑山的大罗金仙尚且需要装模作样一下让那三头六臂的玩意儿看上去像一个正经神明,现在却是装也不装了,直接就是一个面目狰狞的魔神。

        那六臂中有四臂在飞快掐诀,在它的催动下整片瑶池范围内红光越来越盛,诸金仙头顶上的白雾越来越浓,个别法力不够凝实的甚至已经被吸得跪在了地上动弹不得,而哪怕是颜秀,都能感受到身边的空气瞬间“粘稠”了起来,就仿佛在即将凝固的浆糊池子里游泳,或者是深海裸潜百米时四面八方都在传来疯狂的压力。

        但孤鸿子却不受任何影响。

        场上局面立时逆转,孤鸿子对着颜秀一顿快攻,哪怕颜秀仍是剑术精绝,仍只能抱有守势。颜秀以金仙境的修为挑战大罗的精髓便在于不让大罗金仙用境界碾压,可如今孤鸿子几乎为所欲为,硬生生将颜秀打到了瑶池边上,差一点便能落入池中。

        然后,那位魔神伸手,比拂去肩头雪花还要轻松地拦下了孤鸿子接下来的剑招。

        接着,魔神微微低头,恐怖异常的五官一顿挤压,对颜秀露出的那个表情……几乎可以形容为饿了三五天的乞丐对香喷喷的鸡腿发出的所有贪婪和占有欲。

        它抬手,平平无奇的手掌对着颜秀直接拍了下去。

        颜秀哪能坐以待毙,当场身形一翻手腕一转,手中定渊剑划出朴实无华但剑光过处甚至都有非常轻微的黑色空间裂缝的一剑出来。

        剑光直直对上那拍下来的手掌,却没有丝毫影响手掌下落的速度。

        魔神还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颜秀可能不会坐以待毙,于是那没有感情的双眸血色光芒一闪,整片空间之内的红雾顿时浓郁了不只一个层次,呼吸一口便能让人当场心梗。

        此外,“瑶池”边上那原本的“垂柳依依”中的柳树枝条还直接化成了带着浓重血腥味的红色触手,打的就是将颜秀彻底束缚住的主意。

        甚至瑶池之内,潮汐上涌,直接化出了两条如有实质的手臂,一副准备冲过来将颜秀拖入血池之中的凶残模样。

        多面夹击,招招要命。

        颜秀抿了抿嘴唇,当机立断放弃了自己所有的防御,左手手指尖本命剑光一闪,直接划破右手手腕,凤凰血刹那间喷涌而出,更进一步刺激了那从各个方面想冲过来将颜秀生吞活剥了的各类魔物,但先行一步刺激到的还是定渊剑。

        哪怕颜秀没有挥剑,定渊剑还是发出了一声一声清鸣。

        似乎是愤怒,似乎是怀念,似乎是惋惜……

        但,不重要了。

        凤凰血浸染了整把定渊剑,颜秀面沉如水,伸手挥剑,却没有朝着魔神、手掌、藤蔓或是手臂,而只是非常刁钻地去了一个没有任何攻击和人的方向。

        那一剑带上了定渊剑的龙吟声,表面却笼罩了一层凤凰的虚影,当场空间之力拉满,硬生生划拉开了一道空间裂缝。

        这对于成年凤凰来说不过是一道法诀的事情,对颜秀这种小凤凰来说却是几乎吸干了身上的最后一丝法力,她的脸色顿时惨白到发青,再无再战之力,定渊剑软软落地,她甚至连站都站不住,迷迷糊糊地往后倒——从观众的角度,这几乎相当于她主动地投入那血潭化出来的腥臭手臂的怀抱。

        就在那一瞬间。

        颜秀前脚才被那腥臭手臂包裹,后脚就有一道剑气破空而来,剑气自带三昧真火,将那一双手臂烧灼得吱哇乱叫缩回了池子中,颜秀顿时失了手臂的依托,直落在了那道剑气之上。

        没有人能说清楚为什么前一秒还武德充沛的剑气下一秒是怎样做到的温柔多情,总之那道剑气仿若实质地托住了颜秀,没对颜秀造成半点伤害地将她托到了瑶池对岸上,甚至多送了一程,轻柔地将颜秀送到穿着星华宫弟子服的郁君雅怀中,方才消散。

        然后,手掌拍了个寂寞,藤蔓扑了个空虚,那不知是个什么玩意儿的瑶池池水在为了刚才那凶残的一剑而吱哇乱叫着哭泣。

        于是魔神、文悯仙尊、孤鸿子都看向了那一道剑气的来源地。

        正是颜秀刚才那几乎抽干体内凤凰精血,才在这空间稳得一匹的昆仑山上,撕出来的那道空间裂缝。

        凌霄道君非常沉着地从空间裂缝中走出来。

        颜秀到底还只是凤凰崽子,空间裂缝坚持到现在已经算是超常发挥,如今凌霄道君终于走了出来,裂缝便黯然消散。

        不过也不重要了。

        凌霄道君伸手,没见到什么法力流动,定渊剑就非常欢快地发出一声轻吟,直直蹿到了凌霄道君手中。

        凌霄道君很自然地挽了一朵剑花,无喜无悲地看着孤鸿子:“师兄,好久不见。”

        凌霄道君,一个只要出场,你就会觉得“稳了”的真男人。

        ——满眼怨毒的孤鸿子看到了凌霄道君就当场放下了所有仇恨恨不得原地远遁,就连没有灵智的那个魔神那些藤蔓在感受到了定渊那欢快的程度时都肉眼可见地怂逼了许多。

        对别人倒还罢了,看到了那明显状态无法与往日相比的孤鸿子,凌霄道君直接嘴角勾起了一个分外愉悦的弧度,一剑直接朝着孤鸿子糊了过去。

        孤鸿子提剑招架,长剑折断。

        他掐诀应付,泥牛入海。

        他匆忙撤身后退,然而凌霄道君的第二道剑光后发先至,悄无声息之间封住了他的所有退路,前头那道剑光接触他时直接展现了化剑为丝的本质,将孤鸿子兜头兜脸地罩住,一时间竟将孤鸿子整出了个猪笼里装着的猪的造型。

        而就凌霄道君三招收拾孤鸿子的眨眼之间,文悯仙尊的大脸消失,不可名状的魔神消散,血红色的光柱仿佛巨人拔腿就跑,甚至撤出了一点狼狈逃窜的味道,阳光重新洒在了昆仑的大地上,瑶池边上也终于再次显得垂柳依依的异常美好。

        他们跑得这么利索,加上昆仑一共就在这儿放了一个投影,人都不知藏身何处,现在去追明显来不及,凌霄道君便没有费那劲,只在原地侧头,看向那十五名金仙。

        他自面无表情,但在场金仙无不惴惴。

        ……尤其是刚才还听了文悯仙尊蛊惑对颜秀动手的那波人,连行礼时弯下腰的弧度都比别人还卑微了几分。

        还好还好,凌霄道君并没有去注意这些细节,他只像看地里的大白菜一样扫视了一圈那比他矮了许多的各路金仙,目光停留在了穿着星华宫弟子服的郁君雅身上,脑子里转了好久,才犹豫地吐了一个字出来:“郁……”

        “弟子郁君雅。”小师妹非常善解人意地接过话头,乖巧万分,“见过掌门人。”

        掌门人微微颔首:“过来。”

        郁君雅当然知道掌门人叫的是谁,非常懂事地抱了颜秀过去,凌霄道君便得以非常顺手地握住了颜秀手腕,探出一缕法力去探查颜秀身体,没发现有什么不妥,便松开她的手腕,再度伸手去试探颜秀额头上的温度,又自太阳穴处打入了一缕微弱到几乎感应不到的灵气,悄然探查过了颜秀识海。

        ……又是心魔引。

        凌霄道君忍不住在心头又骂了一句脏话。

        什么玩意儿啊,孤鸿子和那位任嘉月之间到底有怎样的py交易?为什么任嘉月都死了那么久了孤鸿子手里还有她的独门心魔引?

        但神奇的是……上次阿秀中了心魔引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吗,现在怎么一副沉迷的样子?

        凌霄道君不由仔细回忆了一波最近徒儿经历的人和事,想从中找出让徒儿心境不完满的点,但很显然找了半天他都不觉得徒弟有遇上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按常理应该不会……

        算了,这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好在慕云仙子给过凌霄道君一些关于任嘉月所学歹毒法术的独门解法,凌霄道君稍微回忆了一下,常年握剑的手掐起法诀来也有模有样,很快便将一个复杂的法印打入了颜秀额头,暂缓了颜秀被心魔引勾起心魔的进程。

        一套操作完成,凌霄道君再看了一圈在场金仙,以那世上顶级大罗金仙的眼光评估了一下那十五人的实力,确定了阿秀在这帮人里排名确实是毫无疑问的第一,就连阿秀从剑道课里挑出来的小丫头排名都算靠前,心里差不多就有了成算。

        然后他淡淡开口:“尔等在昆仑山之外打生打死,为的不就是一个瑶池的名额么,现在瑶池就在面前,怎么一个个的倒都不进去了?”

        十五金仙当场就懵住了:“……啊?!”

        还泡澡啊!

        都这样了?

        “本座不知昆仑到底都在干什么,什么大祭小祭到底都在祭个什么那都可以再查。”凌霄道君非常好脾气地多解释了一句,“但瑶池确实是好东西,本座当年亦泡过,而后在渡成道劫时,确实感受到了天道下手没那么狠,到得如今,并没有什么后遗症。嗯……当然,本座至今都还没有度过一次长寿劫,但历来泡过瑶池的大能都证明了,瑶池没有后遗症。”

        十五金仙:“……”

        不是……我们也没说瑶池不是好东西啊!但现在的问题是都已经这样了瑶池还是重点吗?

        不过……

        金仙们悄咪咪瞅着凌霄道君那一脸的认真,再思考了一下这位大佬那约等于“出现即稳了”的人设,以及反正现在昆仑山确实是清净了没毛病了,那泡瑶池……好像是可以提上日程了哈?

        于是人民群众非常识时务地看向了郁君雅——颜秀现在是已经躺倒了,礼让不礼让她已经失去了意义,郁君雅的修为和法力在十五人之中固然排不上第一,但人家掌门人在这里,礼让一下倒是也合情合理。

        郁君雅没想到自己还会有这个待遇,怂怂地抬头:“掌门……弟子……”

        “去吧。”凌霄道君非常淡定地挥手,甚至还一挥手,现场化出了石桌石椅,从储物袋里掏出了一全套的茶具开始烧火泡茶,一副准备长期抗战等她们泡完的样子。

        郁君雅:emmmmm……

        她当然不至于自信到觉得掌门人是在等她,当然也没有要求什么“既然是女孩子泡澡,掌门要不你回避一下”——泡瑶池又不是让你脱光了躺浴缸里,这就是一个常规的修炼,人家长辈给你护法你还求之不得呢,回避什么回避。

        于是,在掌门人的目光灼灼里,郁君雅抱起了仍在昏迷的颜秀,一步一步踏入瑶池。

        她们姐妹俩进去之后那剩下的十四人就没有什么客气的必要了,下饺子一样扑通扑通跳了下去,还非常自觉地尽量和颜秀与郁君雅保持距离,生怕他们在吸收瑶池灵气时给这姐妹俩造成任何困扰进而让凌霄道君不快。

        泡瑶池的重点是沾染气息而不是原地修炼,再加上外面有个大佬等着你们结束战斗,是以所有人都没有敢泡太久,区区一日之后,感受到了瑶池中心的那姐妹俩吸取灵气的动作有所放缓,于是一个一个都非常自觉地先后上岸,且为了不伤大佬的眼,非常自觉地飞快用法力烘干了衣裳,很快,十五人就齐齐整整立到了凌霄道君面前。

        凌霄道君并无半点不耐之色,施施然起身,挥袖将飞空舟化出来,又一道剑气将已被那化剑为丝割得身上处处是伤,现在还被困在剑丝笼子里的孤鸿子送了上去。他随即走到郁君雅身边,垂眸看着还在昏迷,脸色仍然惨白的颜秀。

        他叹了一口气,非常自然地从郁君雅怀里接回了自家亲亲徒弟,公主抱着徒弟迈上飞空舟,上了船才发现郁君雅还傻乎乎地站在原地,便皱眉:“你不走?”

        走走走!

        郁君雅屁颠屁颠地上了凌霄道君的飞空舟,星华宫诸人原地撤退,剩余那十四位金仙面面相觑。

        但,这已经不是凌霄道君需要考虑的事情了。

        为了早点回家帮徒弟熬过心魔引的药力,他开始在空中飚飞机——他的飞空舟本就是极速限量版,飚飞舟的时候一路响起来的是那种快到了极致的音爆之声,飞舟所到之处甚至还有划破空间的错觉,眨眼之间便消失在了天际。

        原本慢悠悠开需要开上半个月的路程愣是被这位大佬开了区区三天就到了地方,他虽带了孤鸿子回来,却连去掌门大殿升堂都没兴趣,直接把孤鸿子往正在处理门派事务的卷王弟子处一扔让他看着处理,连郁君雅都留给了邵浩然来问话,自己抱着颜秀,脚步不停地步入剑影峰。

        凌霄道君是个严于待人宽于律己的选手,对徒弟想一出是一出还要求立刻落实,对自己拖延症晚期,颜秀出门好几个月,先交作业的邵浩然的那二十篇才刚刚看到了尾声,颜秀那本玉简甚至都还没有打开,至今仍放在剑影峰大殿之上。

        不过现在不是批作业的时候,凌霄道君连大殿都没进,直接把小可爱抱回她的东配殿,将她轻柔地安置在云床上,再盖上云被免得小可爱受凉。这才长长出了一口气,挥手打开整个赤霄殿的阵法,拖了个蒲团过来,原地打坐,神魂出窍,直接入了颜秀识海,想见识见识那让颜秀都走不出来的幻境到底是什么模样。

        一进去,凌霄道君就发现,自己在颜秀的心魔里并不能自由活动。

        凌霄道君立刻就来了兴趣——他刚才用的仍是好哥们·天下第一法修提供的秘术,按慕云仙子所介绍,倘若你和中了心魔引之人的心魔半毛钱关系没有,那你就能开个很自然的“上帝视角”,甚至偶尔给她一些“鼓励”甚至“神谕”帮她度过难关,但如果你就是她的心魔,那更好,你能直接进入那个“魔”的身体,直接降低魔的难度。

        所以……

        凌霄道君:?

        我徒弟的心魔是我?

        关键我干啥了我成为了我徒弟的心魔?

        我不就是把门派事务都丢给她顺便让她处理一下外交信件还有要求她考星华宫第一并且顺便帮我教育一下弟子们的剑道还给她布置了二十篇课业……

        想到这里,凌霄道君,突然就,有点心虚。

        ……好像,是,有点,多,哈?

        他开始检讨,思考着接下来是不是真的得给徒弟减个负,主要是这种抓政务抓修炼抓外交干啥啥都行还能让自己心动的徒弟用废了也太可惜……

        但,这个念头还没有转完,在颜秀那充满了粉红泡泡的心魔之中,凌霄道君进入的“自己”的那个身体,纠缠上了一具滚烫的身体。

        凌霄道君:??

        ……我徒儿的心魔,这么黄暴的,吗?

        然后,入耳的是小凤凰情动不能自已的声音:“师父……师父……”

        凌霄道君:???

        不是!

        你等一下!!

        我徒弟的心魔是要和我双修???


  https://www.bqwxg8.com/wenzhang/20308/20308356/100307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8.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