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我出版发行了师尊情史 > 第66章 女王的掉马

第66章 女王的掉马


就颜秀这番话,  你别说心魔了,凌霄道君都听蒙了。

        小可爱……这也太可爱了叭!

        她压根就不需要什么帮助!她自己把心魔气跑了!气跑了之前还白嫖了心魔!

        什么叫神仙三观!什么叫心性完满!

        心魔幻境的虚无之中,凌霄道君满意地想去摸一摸下巴(那不存在的胡子),  毫无意外摸了个空。

        算了算了撤退吧,不然一会儿徒弟醒了自己还没来得及出去,她就必然知道了自己见证了她整个渡心魔的过程……

        那可太尴尬了!

        于是道君原地掐诀直接撤退,仍做出一副除了在徒儿床前守着之外并没有什么其他动作的模样,而颜秀的清醒却是在一炷香之后。这时,  心魔固然是被颜秀训滚蛋了,  但她的脸色仍然不太健康,  应该是撕空间裂缝和那短暂的几秒钟落入血潭造成的伤害。

        不过也还好,至少这次颜秀不用凌霄道君帮忙,  她自己就能坐起来,凌霄道君便很顺手地给徒弟递了丹药和水:“又是心魔引?现在感觉如何?”

        “是心魔引。”毕竟是才在心魔里干了那种虎狼之事,这会儿看到了师父颜秀有一点点害羞,脸色略红地接过了丹药和水,“比之前厉害了一点,  但……应该还不是正经心魔。”

        “哦?”凌霄道君挑了挑眉,故意道,“这次阿秀遇到的是什么?”

        颜秀恰到好处地低下了头,  小女儿怀春一样地微微害羞:“不告诉师父。”

        凌霄道君看得,赏心悦目。

        ——得亏本座是进了她的识海见识过了她到底都心魔了个什么,不然现在本座不得满世界地找到底是哪个青年才俊得了我这样可可爱爱徒弟弟的欢喜然后疯狂嫉妒他呀(ˉ▽ ̄~)  ~~

        哦,  那个人是我呀,那没事了

        美滋滋!

        “那……”凌霄道君竟也没有深入问下去,  只笑道,  “按阿秀的想法,  真正的心魔又该是什么呢?”

        颜秀:那必须是我写的《凌霄情史》被你发现了哇!

        我固然不害怕你废了我的道基逐我出师门但我怕你一气之下把我打死了我连苟的机会都没有哇qaq

        但……

        “也不能说?”凌霄道君看徒弟都无奈了,“一天天的真不知道脑瓜子里在想什么。”

        这个时候,颜秀只能暗搓搓,暗搓搓地伸手去勾凌霄道君的袖子:“师父不要生气……”

        没有生气,你师父现在可喜欢你撒娇了。

        但师道尊严还是要的!

        “不生气。”凌霄道君揉一揉孩子狗头,“秀儿长大了,有些事不想让为师知道也是正常的。只是心魔一事,无孔不入,秀儿只能在心无挂碍之时去渡心魔,否则在成道劫中,即便天道放水,也于修行无益。”

        “弟子明白。”颜秀非常乖巧地答应了下来——她本来也觉得自己的法力能再凝练几年,倒也不是一定要现在就冲击大罗金仙,但她不想再聊什么心魔了,直接转移话题,“师父,昆仑到底如何了?”

        凌霄道君回答不了这个问题,毕竟一下飞空舟就着急来照顾徒弟来着。

        于是他掏出小玉牌,准备随便看两眼再给徒弟介绍情况,却在这时,外面先传来了敲门声,随即是童子那怯弱的声音:“道君,师姐可醒了么?”

        “何事?”凌霄道君沉声问。

        “玄灵子仙尊、博智真君、慕云仙子都来了,在大殿等候道君。”童子回答,“现在是清音仙尊和浩然师兄在招待他们,浩然师兄说让弟子盯着些东偏殿,待师姐无碍之后,便速速请道君前去主持大局。”

        凌霄道君挑一挑眉,心说邵浩然在别的事上虽然欠调教,但在眼色的修炼上还是非常到位的嘛→_→

        至少知道了在我陪着大徒弟的时候不要来打扰

        这已经是非常好的进步了!

        但颜秀一听这词儿就开始头皮发麻了呀,她赶紧推凌霄道君:“师父快去吧,弟子这里没事的,闭上几日关好好调理一下就好了。”

        “好。”凌霄道君从善如流地站起来,“左右不过是来谈一谈昆仑的事情,你且放宽心好好调理,有什么事了为师再来告知你。”

        “是。”颜秀乖乖应了下来,凌霄道君这才行出门去,前往星华宫掌门大殿之前,也没忘了让童子好好盯着点东配殿的情况。

        实际上吧……你别看剑影峰上一片祥和,其实凌霄道君和颜秀他们师徒俩在幻境里酱酱酿酿的时候,外界已经疯了。

        事情还要从凌霄道君抛下了那十四名金仙,带着自家徒弟和星华宫弟子原地就溜号了,剩余那十四名金仙惴惴不安·风中凌乱说起。

        哦,你问他们风中凌乱什么?

        当然凌乱啊!

        昆仑山这次都图穷匕见了!要把我们当三牲给祭祀了!如今天下间几乎是金仙境第一人的颜秀就是那个摆在最中间的猪头!文悯仙尊亲自指挥孤鸿子来杀了我们!就这种情况你要离开昆仑山当然没有什么问题可我们呢?我们出瑶池之后要是被文悯仙尊扣住怎么办?

        可现在的问题是,你也不能因为害怕被文悯仙尊扣住,所以在瑶池呆一辈子呀!

        于是,十四名金仙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决定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互相鼓励彼此安慰着走出瑶池,准备好无论昆仑山迎接他们的是铁链囚牢还是暴风骤雨大家都共同应对。

        但,结果是,啥也没有。

        真·没有。

        哪有什么文悯仙尊,哪有什么昆仑仙山,哪有什么繁华之极的昆仑城,悠悠苍天,皑皑昆仑,特么一个会修炼的人都没留下!地皮往下三尺都铲了个一干二净,整片昆仑山之内都是浓郁的血腥味,谁都说不清楚是不是献祭了昆仑山积攒上万年的所有凤凰才通过空间裂缝完成了这么彻底的乾坤大挪移。

        见了鬼了的十四金仙连夜逃离昆仑好么!

        一回家就屁滚尿流地给自家长辈汇报情况好么!

        没有长辈?

        没有长辈的散修也要当场发朋友圈整微视频甚至开直播哭嚎“老铁们我真的芭比q了绷不住了哇你们绝对想象不到我在昆仑山都遭遇了什么啊呜呜呜……”

        然后,舆论就炸了。

        昆仑到底在搞什么!

        你们在擂台上用大罗金仙来冒充金仙还可以理解,毕竟对你们大门派来说面子高于一切,你们一定要在颜秀身上找回场子确实很符合你们的人设……好吧这个其实也蛮神经病的……

        可你们搞血祭是怎么回事?四象法阵里颜秀算是朱雀喽所以青龙白虎玄武呢?多少万年前万仙盟就已经禁止了这种魔道行为了为什么你们还在操作,还有你们都是创世神血脉了还祭祀屁啊!创世神需要你们那么肮脏的祭祀吗?想把他气活回来收拾你们?

        还有。

        所以昆仑人呢?

        我对昆仑山那些恶心扒拉的门人弟子是不感兴趣了,但是昆仑山内不是还有那数以亿计的号称具有创世神血脉的平民百姓呢?你们自己门派跑路了就算了为什么要带着凡人一起?你们跑哪里去了!你们准备对那些平民百姓做什么?

        没有人知道。

        一般来讲,发生了这种情况,万仙盟怎么都得站出来,隔空喊话要昆仑把平民百姓交出来也好,强烈谴责身为五大常任理事派之一的昆仑山竟然干这么恶心扒拉的血祭也罢,总之要有个说法。

        但这次,万仙盟五大常任理事派,除了昆仑山和星华宫以外的另外三个门派当场都绷不住了,暂时想不到要发声明啊占领舆论高地啊啥的——

        玄灵子一口老干部茶直接喷到了给他汇报昆仑山情况的自家弟子脸上:“孤鸿子说的是什么?你再说一遍?合道?!”

        博智真君一个扳手拧断了手上已经组装了好几个月的法宝:“他们打算拿谁合道,文悯?这意思是以后我见到文悯还得行礼跪拜口称愿圣人圣寿无疆?这是什么人间疾苦我不接受!哪怕不是我!玄灵子、凌霄和慕云谁合道都没问题但我不接受文悯!”

        相对来说慕云仙子还正常点:“照你看来,那个所谓四象法阵,和昆仑有人欲合道,有什么关联么?”

        然而回禀的弟子就是个金仙境啊!他连能不能无伤成为大罗金仙都还需要打一个问号,你现在问他合道的事情你觉得他有多少可能知道呢?

        算了算了。

        “我也是急糊涂了才问你这种事。”慕云仙子直接站了起来,挥袖示意那个来回事儿的弟子可以退下了,“你回去歇着吧,剩下的事我来处理。”

        那位弟子应声而退,慕云仙子长长吐了一口气出来,知道这种事只能找凌霄道君商量,连飞空舟都不爱开,直接化作一道遁光“biu”地往星华宫赶。

        结果,凌霄道君在陪他大徒弟(在心魔里酱酱酿酿),只有卷王二徒弟苦逼出面接待。

        邵浩然对上慕云仙子时还有点战战兢兢:“师尊已经用阵法封住了东偏殿,应是此次师姐的情况有些不乐观,还请前辈稍待片刻,弟子去东配殿看看能不能将师尊请出来。”

        慕云·师徒恋cp粉头·仙子:“得了别去了,等会儿便等会儿吧,万一阿秀正是关键时候呢?”

        邵浩然当场就要发表一下反对意见:“可此事……”事关重大啊慕云前辈!我一个还没有过成道劫的听到“合道”这词儿都当场脑子嗡的一下好吗?师姐再重伤,能重要过这片天道道祖的主宰权?

        “行了就这样。”慕云仙子非常坦然地摆摆手,“凌霄道友都能把定渊剑给阿秀了,还直接去昆仑救场,对昆仑到底在做什么应当是心里有数,催他也没用的,阿秀没问题了他自然会出来理事。再说这会儿他和我也没什么好聊的,等五大宗门里另外两位到了咱们再说话吧。”

        邵浩然只得作罢。

        该说不说啊,慕云仙子确实有点料事如神的意思——就那么一两天的功夫,住得远的住不远的另外两大宗门的掌门都来了,每个人都是一副火急火燎的样子,然后慕云仙子都非常淡定地给他们倒了杯茶:“赶过来累了吧,歇会儿,这会儿凌霄还在陪徒弟呢,没空出来给咱们交代到底发生了什么。”

        玄灵子&博智真君声音都劈叉了:“陪徒弟?”……特么昆仑都要合道了你现在给我说天下第一剑在陪徒弟不出门?

        慕云仙子点头:“嗯,陪徒弟。阿秀探昆仑山底细时受了伤,现在似乎还没有缓过来。”

        玄灵子&博智真君:“……”

        就……虽然颜秀是大功臣没错啦,陪一陪什么的也是情理之中,但是那一瞬间玄灵子和博智真君是真心实意的觉得,红颜祸水要不得_(:3」∠)_

        可又能咋整呢?

        杀到房间里去吗?

        一,你进不去,二,你打不过。

        所以只有等。

        凌霄道君出来的时候,明摆着有点疲惫。

        这个时候也只有慕云仙子方便问上一句:“阿秀如何了?”

        “孤鸿子不知道到底都和嘉月交易了什么,又给阿秀下了一次心魔引。”凌霄道君坐下来,头疼地抬起茶杯来了一口,“他们也真是看得起我徒儿,成道劫这不还没过呢,心魔已经渡了好几回了。”

        慕云仙子莞尔,想了想安慰了一句:“也算给成道劫积攒经验,别的人想要还没有呢。”

        “这话也就你会说。”凌霄道君自己都笑了。

        他们俩能这么轻描淡写,但玄灵子和博智真君很明显没有他们这个程度的定力,明显有点待不住,齐声道:“所以昆仑山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怎么回事。”难得见玄灵子着急,他一着急凌霄道君反而淡定了,“就是上一次贫道到万仙盟给道兄说过的事。”

        玄灵子:???

        你……你等一下,你上次到万仙盟说的啥事儿来着?

        得亏是修仙界的大佬们基本都有个“记忆回溯”的功能,即便当时没有把这事儿放在心上导致暂时没想起来,但稍微在识海里查找一会儿也不是完全找不到。

        很快,玄灵子的目光渐渐清明,但也因为清明了,面对凌霄道君就莫名多了不好意思的情绪:“哦……那事儿啊……”

        一看这个德行就是听了就过了根本没有后续

        不过不重要,凌霄道君本来也没有对这货抱有多大的信心,不过在场的四个大罗金仙都老熟人了,面皮不面皮什么的早就无所谓了:“上次道兄说了要【慢慢】查,贫道也没指望那慢慢的结果,回来之后贫道徒儿说瑶池会近在眼前,刚好能进昆仑山查探一二。贫道这才安排了阿秀过去探探路,为免她出意外还将定渊剑借给了她,至于探出来的结果……想来那十四位金仙都已经给各自的长辈说过了,阿秀还没来得及给贫道说呢,不如几位先给我说说情况?”

        那三位:“……”

        不是……你派的徒弟出门搞事你自己不兴问啊!

        “我徒弟刚醒。”大概是看出来了这三人都在想什么,凌霄道君原地一摊手,“这不是着急来接待你们嘛。”

        ……行吧。

        于是三人一顿介绍猛如虎,最终凌霄道君的关注点也是落在了同样的位置:“合道?就他?怎么想的?”

        ——这世上的大罗金仙们,或许在门派、立场、功法、人生观等等等等方面可能存在各种各样的分歧和龃龉,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光风霁月毫无私心,但是在一些事情上是根本不需要讨论就能达成一致的。

        比如昆仑那帮狗日的绝对不能合道!谁合道都不能是他们合道!

        这不是在昆仑性侵案之后才得出来的结论,昆仑性侵案发生之前我们就不赞成这门亲事!(划掉)

        为啥?

        还能为啥!

        特么在这个世界上活着的大罗金仙哪个没受过昆仑的气!优秀如凌霄道君和慕云仙子当年还是金仙去泡瑶池的时候就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中庸如玄灵子和博智真君在外交的时候因为不想得罪昆仑(从而彻底断绝了被天道温柔以待的可能)而默默受过昆仑多少闲气!

        这还是五大宗门平起平坐呢!如果他真的成了所有大罗金仙都需要“恭祝道祖圣寿无疆”的存在,那这是什么恐怖故事!你别说站着和他说话了,跪下来给他擦鞋他可能都觉得你不够卑微!

        何况。

        血祭!魔气!行事不端!自己族人都说杀就杀!

        即便不考虑曾经的同辈合道了之后你需要对他俯首称臣的面子问题,你思考一下修仙界的前途就知道这件事绝对不行!

        “先公告。”在这种程度的同仇敌忾之下,玄灵子难得血性一回,“咱们不需要有什么春秋笔法,也不需要为昆仑遮遮掩掩,他们做了什么就公告了什么,从阿秀……”

        凌霄道君:???

        你说啥?

        阿秀是你叫的吗?

        然后玄灵子默默改口:“之前慕云道友继位大典的事,星华宫已经出过了公告就罢了。这次的公告就从昆仑为了打败颜秀,派大罗金仙上擂台开始,什么血祭,什么屠杀族人,什么四象法阵的事情都写出来。公道自在人心,凡人都该知道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昆仑借创世神血脉得到的所有信仰和景仰都应该就此掐断。本座想,倘创世神还在世,也不愿意有这种后人。”

        “创世神都陨落多少年了,祂愿不愿意有这样的后人什么要紧。”凌霄道君淡淡开口,疏离冷漠得像一个真正的神明,“主要是如今的天下不需要有这种神二代来作威作福。”

        “那你我四人共同联名。”博智真君道,“以万仙盟常任理事派的名义,盖你我四派印鉴与你我四人私章。”

        慕云仙子亦是颔首。

        好的第一个问题全票通过,玄灵子难得效率地开启了第二个议题:“那一日只有凌霄道友在昆仑,凌霄道友有没有察觉到昆仑到底去哪儿了?那好几亿创世神血脉呢,说带走就都带走了?”

        凌霄道君非常坦然地摊手:“我只去了瑶池,待阿秀他们泡过之后就出来了,那时昆仑山已经空了。”

        “一定要尽早找出来。”玄灵子沉声道,“夜长梦多,倘使他们合道成功,哪怕是拥有半圣之力,咱们要处理昆仑,都会难度加倍。”

        “还有。”博智真君开口补充,“万仙盟的公告中还加上一条,留一下万仙盟的联系方式,让散修和平民百姓也顺便查一查,倘若有昆仑下落还告知万仙盟的,万仙盟必有重谢。”

        “但那也就是个聊胜于无。”慕云仙子还是人间清醒,“昆仑是带着几亿血脉离开的,这样多的人怎么可能出现在闹市区?他们去的若是什么深山老林或者秘境,散修和凡人如何得知?真要找人,还得让门人弟子散开了去寻访。”

        “那是自然。”玄灵子点头,又转头看向凌霄道君,“昆仑是非常明显地算计了贵徒一场,咱们虽然不知四象法阵里青龙白虎玄武他们找的是谁,但从昆仑之事,可以判断他们是把贵徒当朱雀了,如此一说……道友倘若是派贵徒去感应那冥冥之中的四象法阵,应当会比较事半功倍。”

        “但总得等阿秀稍微缓过来些。”凌霄道君淡淡开口,“她才从昆仑受伤归来,伤都还没好就又出门,知道的是我这个师父派弟子出门办事,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收了个往死里使唤的奴隶呢。”

        然后,凌霄道君就收获了来自慕云仙子的疯狂暗示——你也知道啊。

        凌霄道君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给了慕云仙子回了一个隐晦的眼神——我有徒弟可以使唤你没有,怎么地吧。

        慕云仙子:!!!

        凌霄道君心情愉悦地把眼神转了回去。

        玄灵子也不管他们的眉眼官司,只道:“当然,再危急,等她调养调养的时间还是要的。但也不能调理太久了——道友派贵徒孤身去昆仑,那是因为昆仑山向来不允大罗进入,要进去查探也是无可奈何,但如今又不是去昆仑山,这四海八荒的寻人,道友与贵徒一并去,有什么危险也能保护一二。”

        “陪她去无妨,但总得她能动用法力去感应那冥冥之中四象法阵的牵引才能出门。”凌霄道君淡淡道,“放心吧道兄,贫道亦不愿意看到昆仑的人合道,这种事贫道没有故意拖延的理由,咱们也没什么好吵的,立场完全一致。”

        玄灵子这才释然:“也是。”  随即起身,“自然了,也不能让道友一人出力,咱们各自回山都得吩咐门人弟子出门去寻一寻那上亿的血裔都去了何处,大家也最好随身带着玉牌,有什么消息随时保持联络。”

        另外三人都纷纷颔首,都说到了保持联络了自然是要散会了,便都站了起来准备回山。

        “自然了。”只是这个时候,凌霄道君淡淡补了一句,“昆仑……以后是没有什么昆仑了的,倘使他们合道成功,我等必死无疑,倘使他们合道失败,五大门派变成四大门派,昆仑山那宽阔的灵地将来必是我等瓜分,如今……公允些说,此事上谁人尽心,谁人做了最多的贡献,他日瓜分昆仑山,谁人分的最多,大家各凭本事,以免有人偷奸耍滑,影响大局。”

        这话一出来,玄灵子默默心虚地转了转眼睛,博智真君也悄悄摸了摸后脑勺,老白嫖怪了,笑得都非常的憨厚,只是没有搭腔。

        是慕云仙子淡然又毋庸置疑地开口:“那是自然。”

        ——有些时候啊,四个人里一个人说要公平分配,那会让那个人看起来分外抠门,但当要求公平分配的比例达到了二比二的时候,不管是谁,都不能不考虑那公平分配的意见。

        何况那也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

        “自然自然。”玄灵子和博智真君连声开口,然后默默在心头打消了那个“管求他的反正有大佬带”的念头——哪怕是为了事后瓜分昆仑山,他们在这事儿上都不可能继续摸鱼。

        万仙盟常任理事派的碰头会到此结束,掌门人们都回去安排他们的工作不提,便是凌霄道君都难得迈入掌门书房,交代了邵浩然许久,方才回到了剑影峰。

        此时颜秀在东配殿里打坐,再是十万火急也得等她消化了丹药身体状况稍微好些再说,凌霄道君在东配殿外思考了片刻,觉得连传音符都不用给徒弟丢,左右现在只是找人,还没到十万火急的地步,便转头回了自己的正殿。

        赤霄殿正殿主位之上,邵浩然的作业已经是批完了,还剩下颜秀的没开始看。

        左右无事,凌霄道君便拿起了颜秀的玉简,想着能看几篇看几篇,回头和徒弟弟一块出去寻昆仑踪迹的时候再顺便纠正一下她一些错误的观点。

        但是,才一摊开玉简,什么……情况?

        《凌霄情史》第五百八十章至第六百章?


  https://www.bqwxg8.com/wenzhang/20308/20308356/100146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8.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