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草根修仙路 > 第四十八章 身世之谜

第四十八章 身世之谜


第四十八章身世之谜

        夜里,护卫车队的那些壮汉点起了篝火,阵阵欢声笑语从他们之中传出,落在古凡耳中,他的嘴角渐渐露出了一丝微笑。[燃^文^书库][www].[774][buy].[com]更是有一些汉子,许是喝了酒,胆气大增,跑到一些女眷那里温声细语的诉说着自己的告白。

        这时张山拿着两壶酒来到古凡身边,递过一壶后坐在古凡旁边眼神有点闪烁道:“医师,我家小姐还有救吗?”

        说着他酒壶一歪倒满杯子,但却现古凡根本就不用杯子,而是直接拿着酒壶喝了一口,他眼里闪过一丝痛苦,然后苦笑把杯中酒水喝下,和古凡一般拿起酒壶喝了一大口。

        但两个人的心情却是不同。古凡是惆怅,他是痛苦。

        “你希望她是有救还是没救呢?”古凡目光投向漆黑的夜空,淡淡的道。

        张山神色一片凄苦,没有直接回答古凡,而是缓缓说道:“小姐对我们下人非常之好,从来不会欺压我们,反而经常关心我们,小时候还偷偷给我们夜里站岗的兄弟点心吃呢!有些兄弟家里有难的,小姐也会慷慨解囊,尽力帮助。小姐她心地善良,是一个好人!”

        “现实中,好人总是活不长,总要被人暗中算计呐。”

        “我也不想,可我的妻儿的性命,都掌握在别人手里,我不得不照别人的吩咐去做,以便能换取解药。古医师,我也有我的难处。唉!若小姐有事,我也不会活在这世上。”

        “那你希望她有救还是没救?”古凡依旧平淡淡淡的问道。

        “我若是希望小姐死,我也不会拦住你询问了。我只想有奇迹出现,医师可以救回小姐的性命。”张山脸色痛苦的说道。

        “可你这样,不是害死了你的妻儿吗?”古凡紧盯着张山的目光追问着。

        张山抬头望向夜空,脸上一片惨然,也不知是对古凡说,还是对自己说:“现实总是残酷的,忠、孝、仁、义、情这几样一个人一辈子总是占不齐全。或多或少总会缺一两样。就算妻儿死了,我也不想小姐有事发生,你可以说我无情,置妻儿的生死不顾。可我告诉你,不久后,我会去陪他们,在另外一个世界,我们一家人会团聚。”

        看着张山,看着这个平凡的中年男子,古凡的内心被触动了一下,缓缓地站起身来,轻轻拍了拍杨安的肩膀,道:“不用太悲观,或许还没有你想的那么糟。”

        “但愿吧。”张山自顾自的灌了一大口。

        “夫人,此时方便吗?”古凡来到最中央的马车旁,这马车内部空间极大,既可以当做客厅,也可以当做卧室,十分的方便。

        “是古医师吗?请进!”马车内的贵妇人一听是古凡,脸色一喜,而旁边的少女却有些羞涩。

        此时的马车内已经不再臭气熏天,古凡走了进去,甚至能闻到少女独有的体香,按理说,古凡这样上马车,在世俗中是非常不礼貌的,毕竟,贵妇人母女可是女眷,古凡一个大男人夜里进入像话吗?但不知为何,贵妇人和少女却对陆天没有感觉到半丝的厌恶。

        “医师,请坐。尝尝这碧波茶。”贵妇人看到古凡上车,将一杯冒着清香的热茶递了过去。

        “多谢,云烟小姐的身体,想来也已经没事了吧?”古凡冲少女微微一笑,眼神清澈的看着少女问道。

        少女容貌可谓是国色天香,在?望城可是出了名的美人儿,许多公子哥儿看到她眼睛都会直了,真是流露出那种惹人憎恨的猥琐目光,可少女看到古凡那明亮清澈的眼睛,心里十分欢喜,娇声笑道:

        “云烟已经好了,而且雨烟云烟感觉身体比以前更轻盈了,好奇怪哦。”

        贵妇人看着少女脸色红润的模样,怜爱的摸了摸她的小脑瓜,然后才对着古凡道:“还不知道医师是哪里人士呢?”

        “呵呵,在下古凡,自幼在云岚宗修行。”

        “原来,古医师是云岚仙宗的高徒,那怪年纪轻轻便有如此高明的医术。”

        “小术而已,难等大雅之堂。”古凡淡淡一笑,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解释什么。

        “我看古医师有几分面熟,和一个人很像。”那贵夫人看着古凡的脸庞,突然道。

        “哦!在下愿闻其详!”古凡看那贵妇人不像说谎的样子,顿时,对她口中的那个人有了一分兴趣。

        “和我可怜的姐姐的丈夫很像!”贵妇人紧盯着古凡的目光,道。

        “娘,古凡哥哥该不会就是…”少女惊喜道。

        “云烟,别乱说话。”贵妇人急忙打断少女的话,但眼里却没有一丝的责怪之意。

        “呵呵,夫人说笑了。在下自幼便在云岚宗的长大,夫人可能是认错人了。”

        “我那姐姐自从嫁给那个人以后就没过一天好日子,过着四处漂泊的生活。父亲知道后,顿时勃然大怒,当场断绝父女关系,将我那姐姐赶出了家们。姐姐走时只带走了一块紫纹玉佩,那是娘亲在世时送她的护身符,我和姐姐一人一块。”贵妇人没有理会古凡的惊讶,依旧自顾自的说着,右手从胸前衣襟中取出一块紫纹玉佩。

        本来一脸平静的古凡,目光落在贵妇人手中的玉佩上时,瞳孔骤然一缩。这块玉佩的样子古凡熟悉的不能再熟悉,自己储物袋中就有一块,除了其上并没有“凡”字以外,几乎就是一模一样。一样的大小,一样的云纹。

        修行这么多年,古凡早就锻炼出了处事不惊的性格。经过开始时的短暂失神,古凡很快便是将自己心中的思绪压下,脸上再次恢复了先前的平淡表情。外人丝毫看不出其内心的想法。也只有那微微紧握的双手,暴露出古凡内心并不是和表面上一样,那么平静。

        自己的身世,这一直是古凡心里的一个结。他连这一世的父母面都没见到,心里,对于他们没有什么好感,甚至可以说心里还有着恨。若不是他们将自己抛弃,自己怎么会在云岚宗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还经常遭受到别人的欺负?要不是自己命大早已身死。所以,古凡并没有打算认这贵妇人,古凡可以肯定,这贵妇人应该是自己那素未谋面的母亲的亲妹妹,也就是自己的小姨。古凡虽然对贵妇人有着亲切感,可也没打算与她们有过多的联系,更没有打算将他的事情告知她们。

        “呵呵,夫人如此惦念自己的姐姐,想必他们应该无事,愿你们早日相聚。”古凡看着那一脸回忆之色的贵妇人,轻声劝道。

        “嗯!”贵妇人点了点头,看着一脸平静的古凡,眼里满是复杂之色。

        “不知,医师现在何处?”

        “这些年,在下都是云游四方,行医为生。”古凡胡诌道。

        “古凡,如果,我说的是如果你还有亲人,你愿意跟他们一起生活吗?”贵妇人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道:

        “呵呵,亲人?我在这个世界上那还有其他亲人吗?”古凡嗤笑道。

        贵妇人听了这话,苦笑了一声,知道再怎么劝也没用。一旁的少女听到古凡的话可不干了,嘟哝着小嘴,不满道:“古凡哥哥,你怎么会没有亲人,云烟也是你的亲人啊,而且外公….”

        “云烟!”贵妇人顿时打断少女的说话。

        “娘,为什么不让我告诉他?”少女杏眼挣得大大的,不解的望着贵妇人。继续道:“外公已经去世了,在离去的前夕,外公嘴里一直念叨的都是姨妈的名字,一个劲的对着姨妈的画像说着对不起,看着云烟伤心死了!而且,而且您不是说当初姨妈被外公赶出家门是由苦衷的吗?您就告诉古凡哥哥吧。云烟也想知道。”


  https://www.bqwxg8.com/wenzhang/2/2917/38747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8.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