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一手掌生死,一手断阴阳 > 第四章 变异的小树

第四章 变异的小树


  清晨,慕枫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梦里依然是那个老和尚在讲故事。

  讲的什么呢?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拿着擀面杖。

  “呸!”慕枫恨恨地骂了一句。

  梦境虽然很扯淡,但给他的感觉却很真实,所以,慕枫就不明白了,你老家伙明明有木鱼,你敲我脑袋做什么?

  看了看时间,早上七点了。

  慕枫站在洗手间里,盯着镜子看着自己的眼睛。

  双眸黑白分明,眼神清澈,温和友善,魅力过人,除此之外,没什么特别之处。

  当然,这是慕枫在踹飞了老脸以后,自己给自己的评价。

  他回想忆着昨晚的状态,心神一动。

  镜子中,那张俊秀的脸庞上立刻发生了变化。

  左眼银光炽盛,右眼幽暗如狱。

  咝!

  慕枫不禁被自己的模样吓了一跳。

  忽然,他灵光一闪。

  马上伸出左手,微微默念,只见左手上银光大放,一团白焰包裹着手掌,与右手黑焰遥相呼应。

  这让慕枫瞬间有种拉风的感觉,他很兴奋,这种只存在于网络小说中的情节,竟然被自己撞上了。

  而且看起来还很NB的样子。

  “燃烧、熄灭、燃烧、熄灭……”

  他就像一个孩子似的,不停地玩着两道火焰。

  “黑焰,可烧恶鬼,读取恶鬼记忆。那么,白焰的作用是什么?”他清楚地记得,昨晚夏嫣的眼中发出一道精光时,自己的左眼替他挡了下来。

  “难道只是用来防御的?”慕枫百思不得解,只得留着慢慢揣摩。

  吃完了早饭,慕枫照旧来到院子里伸着懒腰,活动筋骨。

  他抬头望了望天,昨天,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

  他竟然隐隐地期待能再有东西从天上掉下来,砸进他的眼里,这样不是就更厉害了?

  可事实上,他真的想多了。

  除了一泡差点砸死他的鸟屎外,什么也没有。

  狠狠地发了一遍要找那只鸟报仇的誓言后,慕枫开始打量着院子里的小树苗。

  树苗很漂亮,据他朋友说,是外出旅行的时候,在山上连着土挖回来的。

  外观很漂亮,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

  慕枫专注地看着小树苗,紫色的树干,蓝色的枝叶,树体表面覆着一层细密的嫩毛。

  不觉中,左眼的颜色陡然变换,一缕银光一闪而逝。

  小树伸展着枝桠,贪婪地吸收着银光。

  紫色的树干由手指粗细,变成手臂粗细,高度由半米变成一米多高。

  树体上抽出了三四根新的蓝色枝叶,仔细观看,可以发现整颗小树都散发着阵阵的光晕。

  “生命!”慕枫激动地看着树苗,原来白焰的作用是生命,充满着蓬勃的生机!

  心念微动,左手砰地燃起炽白的火焰,小心翼翼地手白焰靠近小树。

  只见,小树犹如久旱逢甘霖般疯狂地汲取着白焰中的养分。

  点点晶莹的白光,从白焰中分离出去,在半空中飘荡着,最后倾洒在小树上。

  树尖摆动,枝叶摇曳,小树仿佛一只在白焰中舞动的精灵,散发着蓬勃的生机。

  转眼间,原有的枝桠再次抽出新芽,最后竟结出了五颗小小的花苞。

  一缕特殊的幽香在院子中弥漫,顺风飘荡了出去。

  十米、二十米、一百米……

  周围的邻居、路人脸上都露出了陶醉的神色。

  慕枫也不例外,他嗅着这缕幽香,感觉神清气爽,大脑前所未有的清明,睡眠不足的症状一扫而空。

  不仅如此,一缕蓝色的灵气从小树上飘逸出来,自动融入白焰中,使白焰变得炽盛了许多。

  这是在反哺!

  慕枫很兴奋,他知道小树已脱胎换骨,虽然不知道它到底会变异成什么样子,但很值得期待。

  ……

  我不知道有没有人相信我。

  这是我唯一的机会了,求求大家救救我!

  我叫李易林,半个月前的晚上,我在回家的路上捡到一张带血的钱。

  结果,当天晚上我就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在梦中,我站在一片废弃的老楼里,楼道很狭长、很阴暗,只有楼道上方的天花板,挂着一盏黄色的老式灯泡。

  昏黄的灯光,忽明忽暗,不停地拉长或缩短我的影子,照得我心里发慌。

  这里太安静了,楼道里除了我自己的脚步声,再没有任何声音,一切都显得那么诡异。

  我很害怕,不停地走着,但总也找不到出去的楼梯。

  半小时过去了……

  一小时过去了……

  不知道走了多久,直到我累得再也走不动时,隐约间听到前方传来了微弱的声音。

  那一刻,我简直兴奋地想要叫喊,我终于能得到帮助,离开这个恐怖的地方。

  前方不远处,有一个房间,声音正是从这个房间里传来的。

  我推开门,发现里面竟然无比宽敞,就像一座小型的剧场。

  有桌椅板凳,有水壶茶杯,四周的墙壁上挂着红色的幕布,还有一些戏剧的脸谱头像。

  奇怪的是,我在外面明明听到有声音的,可当我进来后却发现这里同样安静地吓人。

  正当我四处观望的时候。

  突然,一阵诡异凄婉的京剧唱腔响起!

  不知什么时候,剧台上站着一个身穿青色戏袍,戴着头面的戏子背对着台下,边唱戏边伸展着肢体。

  “爱相思,情相思,薄情郎君何时归;了尘缘,剃红尘,唯有拂袖空悲泣;血泪洒尽万事休,只留罪眼度黄泉。”

  唱戏的女人嗓音尖细,声音凄凄,诡异的唱腔令人听得寒毛倒竖。

  我壮着胆子走上前去,想向她打听出去的路。

  可是,当她转身的瞬间,我看到,她竟然没有眼睛!

  惨白的脸庞画着诡异的腮红,眉毛下一双深深的血窟窿,不停地滴着鲜血,在脸上留下了几行猩红的血泪!

  我被吓得忘记了逃跑,忘记了喊叫,那对没有眼珠的血窟窿正直勾勾地盯着我。

  连续十几天,我一直在做着这个梦,而令我更加恐惧的是,每做一次梦,那个诡异的戏子都会离我更近一些。

  直到昨晚,我梦到女戏子的指甲深深地刺入了我的眼中!

  醒来后,我看到我的眼睛在流血!

  


  https://www.bqwxg8.com/wenzhang/129/129407/4603224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8.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