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一手掌生死,一手断阴阳 > 第五章 带血的钱

第五章 带血的钱


  文市郊区的一片老旧小区,这里人声鼎沸,聚集着不少围观的群众。

  小区的2号楼下停着几辆警车,一条蓝白相间的警戒带将群众与案发现场隔离,穿着制服的警察在维持着现场秩序,劝离围观群众。

  “老张,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这么多警察?”居民们相互询问着。

  “唉,别提了。这事可邪乎的狠。今天早上,刘老太太的女儿来送东西,结果刚进门就看见老太太的眼睛被挖走了!”

  “啊?太吓人了。”

  一辆军用越野车驶了过来,肖劲带着夏嫣等人走进了警戒区。

  “肖队长,大清早地麻烦你们,实在是不好意思。不过,这起案件确实匪夷所思,恐怕不是我们能处理的。您先看看现场吧。”一位挂着两杠三星警衔的老警察,带着肖劲等人走进2号楼。

  吱呀~

  破旧的木门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

  一股浓重的血腥气迎面扑来,让肖劲皱了皱眉头。

  客厅的沙发上,白发苍苍的老太太保持着坐姿,双手向斜上方举着,似乎想拥抱什么,而且左手还攥着一张带血的钱!

  她的脸上布满褶子,一对恐怖的血窟隆直勾勾地望着前方,猩红的血迹顺着眼窝流了下来,嘴角还带着恐怖的微笑。

  夏嫣依旧穿着紧身战斗服,身材很棒,很养眼。

  她眨了眨美眸,一缕精光瞬时笼罩着双瞳,不停地环视着四周。

  夏嫣:“队长,这里有残留的阴气,应该是六个小时之前留下的。”

  肖劲:“去调查一下死者已去逝的亲属情况,特别是死亡时间和死因要查清楚。”

  夏嫣:“明白!”

  吩咐完毕后,肖劲安排人员将死者尸体保存好,运回碧落黄泉驻地。

  傍晚的阳光变得火红,黄昏的余晖洒落下来,将小小的院子映照地无比绚丽。

  小树伴随着余晖轻轻摇曳,淡淡的光晕掺杂着夕阳的火红,似一抹艳丽的流光。

  花苞发育地很快,外面的青皮已经张开,露出了里面红黄蓝等颜色的娇嫩花瓣。

  阵阵幽香随风飘散,仿佛带着星星点点的光华,洒落在院子的小花上、藤蔓上、小草上。

  屋子里,慕枫正与键盘亲密互动。

  忽然,他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

  推开房门,慕枫看着院子中的景象惊呆了,草木茂盛,树藤盘绕,清香弥漫。

  “这小树果然不是凡品。”慕枫心中兴奋。

  可是,转眼间他又开始发起愁来。

  毕竟,随着小树不断成长,必然会散发出越来越多的灵气。

  短时间内没什么,大不了一直关着院门。

  可是时间一长,邻居家以及附近的植物生长,必定会受到影响。那个时候,傻子都能看出这里有问题了。

  “怎么办呢?”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慕枫吃过晚饭后坐在院子里思索着解决办法。

  砍了吧?不太可能。

  拿东西罩起来吧,又怕影响它生长。

  正思考着,慕枫陡然发现,院子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诡异的老人!

  老人头发稀疏,白色惨白,穿着一身暗灰色的大褂,略微有些驼背。

  一根长长的烟袋斜插在腰间,身上带着一股浓浓的旱烟味。

  慕枫心里一惊!

  瞬间起身,右手黑焰熊熊燃烧。

  看着紧锁的院门,慕枫知道这老人肯定不是人。

  老人并没有像白衣女鬼那般向他索命,而是安静地站在小树旁边,满脸痴迷地汲取着小树的灵气。

  慕枫很警惕,但也很无语。

  咳!

  他清了清嗓子,提醒老头这院子是有主人的。

  老人微微抬头,用泛白的眼球看了眼慕枫,又低下头继续汲取灵气。

  慕枫:“……”

  他没有轻举妄动。毕竟,他的观念里还是要尊老爱幼的,哪怕对方是个鬼。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老人似乎吸饱了灵气,满足地打了个饱嗝。

  然后,径自在院子里找了个角落抽着旱烟。

  慕枫:“我说大爷,您好歹说句话,就算不说话,你至少也有点表示吧?”慕枫有点郁闷,这只老鬼既不攻击他,也不打算离开,从头到尾一句话也没有。

  老人狠狠地嘬了一口烟,看了眼慕枫,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道:“小小年纪,福缘深厚,运气不错。不过,你的修为终究是太低,能不能握得住这份福缘,就看你的造化了。不要担心,既然我得了你的好处,自会为你解忧。”

  说罢,老人又低下头抽着他的旱烟。

  见老人赖着不走,慕枫也不好驱赶,便闷闷地回到房间。

  夜渐深,慕枫感到阵阵的困意,看了眼外面的院子,一个红点若隐若现,老人仍在抽着旱烟。

  他很疑惑,老人这是要做什么?打算在这常住?可是,谁敢和一只鬼住在一起?

  正郁闷着,突然院子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一道声音慌慌张张地喊着。

  “啊枫,开门,快开门!”

  这道声音慕枫很熟悉,为是他的发小、哥们也是唯一的朋友,秦汉。

  别看这名字很大气,其实他就是个普通的胖子,而且非常胆小。

  慕枫走进院子,路过老人身边时脚步顿了顿,毕竟现在还敌友不明,万事还是要多加小心的。

  更何况,还有个成语叫做,鬼话连篇!

  刚打开院门,一道圆滚滚的身影就撞了进来。

  秦汉面带惊恐地大喊着:“快关门!关门!”

  慕枫一惊,看胖子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二话不说把门一锁。

  转过头来,问道:“是谁在追你?你不会见鬼了吧?”

  胖子的脸因为恐惧变得惨白,他不停地冒着虚汗,身上打着哆嗦。

  “啊…啊枫,我…我可能真的撞鬼了。”

  说着,胖子颤颤巍巍地伸出了右手,里面攥着一张带血的钱!

  慕枫看着这张血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论坛!是论坛!

  他早上在论坛看到过,有个叫李易林的人发帖子,说晚上捡到一张带血的钱,结果接连十几天都在做恶梦。

  如果胖子捡到的血钱与李易林捡到的钱,都出自同一人或鬼手里,那么胖子就危险了。

  想到这,他抓着胖子的手,问道:“告诉我,你捡到钱后遇见了什么?”

  “我…我走在路上,看到前面有个男人掉了一张钱,我就跑过去捡了起来。我想还给他,便跑过去喊住他,可是,我…我看见他转过身的时候,脸上……没有眼!

  我吓得转身就跑,结果无论我跑到哪里,那个男人都会出现在我面前。我实在太害怕了,所以就跑到你这里来了。

  啊枫,你…你帮帮我!”

  胖子的情绪很激动,似乎快临近崩溃了。

  慕枫问道:“那你来的时候,那个男人在哪?”

  胖子:“那个男人,哦,对,当我跑到你这条街的时候,那个男人就不见了。”

  “不见了?”慕枫突然想起右眼的黑焰,既然黑焰可焚烧恶鬼,那么黑眸是不是也能看到恶鬼?

  想着,慕枫心念一动,右眼瞬间变得一片幽黑。

  他环视着四周,视线竟能透过建筑物,看到院外的情况。

  忽然,他心中一紧。

  一个被挖去双眼的厉鬼,诡异地站在街角,脸上那双血窟隆直勾勾地盯着他们的院子。

  似乎感受到了慕枫的视线,厉鬼嘴角弯起,露出惨白的牙齿。

  “果然啊,如果猜得没错,这人就是发帖子的李易林了。看来,他已经遇害了。”慕枫丝毫没有惧意,他伸手从胖子里拿过了那张带血的钱,挑衅似的冲着厉鬼扬了扬。

  说也奇怪,慕枫接过了血钱后,厉鬼竟主动消失了。

  今晚,他要代胖子去一趟废弃的老楼。


  https://www.bqwxg8.com/wenzhang/129/129407/4602355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8.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