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一手掌生死,一手断阴阳 > 第六章 民国往事

第六章 民国往事


  夜已深,小院里亮着微弱的灯光,老人嘴里的旱烟一直没有停过,淡淡的烟雾在半空弥漫。

  屋里,胖子与慕枫挤在一张床上,圆滚滚的身体占据了三分之二的面积。

  原本慕枫是打算让胖子睡另一个房间的,可是胖子胆小,说什么也不肯自己睡,慕枫只好由着他。

  鼾声响起,由于受惊过度,胖子早已进入梦乡,嘴角还流着一道哈喇子。

  慕枫观察了一会,胖子表情安详,呼吸平稳,不像是做恶梦的样子,当下心里了然。

  看来,只有血钱的持有者才会进入恐怖的梦境。

  深吸了一口气,慕枫缓缓地闭上眼睛。

  腐朽的气息迎面扑来,老旧的楼道内墙皮干裂脱落,就像一张张被撕碎的人皮。

  慕枫站在狭长阴暗的楼道中,眯起双眼打量着这里的环境。

  “看来是没错了,与论坛上帖子所描述的情况一致。”

  他很庆幸,胖子能在入梦前找到他,否则必定凶多吉少。

  呼哧!

  两种截然不同的火焰猛地燃起,左手白焰生机勃勃,右手黑焰死气蒸腾。

  慕枫盯着远处那仿佛能将人吞噬的黑暗,嘴角微微弯起。

  诡戏子,我来了!

  ……

  吧嗒!吧嗒!

  清脆的脚步声在楼道响彻,慕枫气定神闲,面色平静。

  忽然,一阵阴风刮来,楼道内的气温骤然下降。

  紧随而来的,是一阵诡异的笑声。

  “拿钱的都得死!全部都得死!”

  慕枫没有停下脚步,依然闲庭信步,仿佛没有听到般,脸上始终带着微笑。

  呜~

  阴风吹着颈后的汗毛,一只恶鬼诡攸地出伸出尖锐的指甲抓向慕枫的后脑。

  轰!

  黑焰爆燃,慕枫微微侧身,将燃着黑焰的手掌拍在恶鬼的头部,霎时响起鬼物的惨叫声。

  转过身来,慕枫看着被黑焰包裹的李易林,不由地轻叹。

  很多时候,外面的东西是不能随便捡的,有得必有失,哪怕是一张钱,背后也可能带着一段不可承受的因果。

  慕枫没有要怪李易林的意思,因为无论是谁,看到地上有钱都会捡起来,要怪就只能怪整个事件的源头,那个诡戏子!

  捡起李易林掉落的黑色珠子,焚掉后黑焰的体积又涨了一些,已经蔓延至右手臂中间的位置。

  楼道中光线很暗,只有天花板上的老式灯泡无在力地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脚步声显得那么地清晰,这里宁静地让人恐惧。

  慕枫走走停停,一股奇怪的感觉油然而生。

  他不时地停下来,重新迈步行走,嘴里还在数着什么。

  1步、2步、3步、4步……,直到数到第100步的时候,他笑了笑,脸上泛起浓浓的兴趣。

  他发现,每当自己走到第9步的时候,第10步迈出的总是左脚。

  按照常理来说,人在向前走路的时候,无论如何都不会连续两次迈出同一只脚,那样不仅别扭,而且还会被别人当成神经病。

  可是,慕枫在这100步里,确确实实地有10次都是连续两步先出左脚的。

  这就很意思了。

  到底问题出在哪里呢?

  慕枫停了下来,看着长得令人烦闷的楼道,略一沉思,便找到了症结所在。

  是啊,哪里会有这么长的楼道呢?

  而且,他每次连续迈出左脚的时候,都会感觉右脚的重心比正常走路时更重一些,就像是钟摆的支架,支撑着钟摆来回晃动。

  造成这一现象的唯一解释就是,自己第二次迈出左脚的时候,不是感觉中的向前走,而是在向后退!

  所以,每当走到第10步的时候,先出的都是左脚!

  这就解释地通了啊,原来自己一直在前进和后退着,被鬼给遮住了眼。

  慕枫冷笑,如果是常人入了这种局十死无生,可是他是常人吗?

  心念一动之下,右眼顿时变得无比幽黑,深邃的眼眸射出一道黑光。

  霎时,狭长阴暗的楼道不见了。

  环境变换,慕枫置身于一个小剧场内,十几张方桌上宾朋满座,有人小声交谈,有人喝着茶水,有人盯着台上摇头晃脑,不时有提着茶壶的人为每个桌子的宾客添茶换水。

  他发现这些人都是穿着民国时期的服饰,还有人胸前挂着青天白日徽章。

  呵…,事件是起源于民国吗?

  慕枫的脸色第一次变得凝重:“这下可难办了啊。”

  鬼的实力有强有弱,死的时间越久、怨气越重、杀人越多,实力也就越强。

  层次大致可分为鬼魂、恶鬼、猛鬼、厉鬼等,再往上可能还有更高的层次,但慕枫并不清楚。

  “民国时期的鬼,到底算是什么层次?”

  他并不认为以目前的实力,可以怼得过民国的鬼。

  可既然已经来了,就只能硬着头皮子上了。

  看了眼台上唱戏的戏子,是两个男人扮演的花旦和丑角,并没有女戏子的身影。

  慕枫皱了皱眉头,看来现在还处于情景回放的阶段,正菜还没上。

  他没有在这里浪费时间,而是径直奔着后台走去。

  如果这里是事件的起源地,那么此时,诡戏子应该就在后台。

  掀起挂帘,后台与慕枫想像的不一样,没有一片忙碌喧嚣的场景,而是一对青年男女在私会。

  男的长相俊朗,身材高大,一双桃花眼充满邪魅。

  女的相貌清秀,面目含春,一看就是情到深处,手时还捧着一个珠宝盒。

  “郎,这是我的辛苦积攒的嫁妆。既然你决心置办家业,那你就拿去用吧,只是你记得要回来接我,莫要负了我的一片真情。”

  “亲爱的,你放心,这些钱我拿着去买套房产,再谋个好差事,发了财风风光光地把你娶进家门。以后,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说完,两人紧紧相拥,而后消失不见。

  慕枫知道,这是在变换场景。同时,他也感觉正菜马上就要来了。

  果然,场景又变成了一个身穿青衣的戏子梳妆台前低头痛哭,肩膀微微耸动着。

  声音凄婉,闻者落泪。

  “你为何要负了我,你为何要娶我的对头!原来,一切都是骗局,你图的只是我的钱财。怪我瞎了眼,竟然信了你这个吃软饭的男人!我还要这双眼睛干什么?”

  说罢,青衣戏子竟抓起剪刀猛地插进自己的眼窝。

  啊~~!

  “我今化为厉鬼,必叫天下薄情郎生不如死!”凄厉的惨叫,血腥的场景,令人心惊胆颤,寒毛倒竖。

  咯吱~咯吱~

  一阵令人牙酸的骨骼摩擦声响起,青衣戏子从地上爬了起来,诡异地扭动着肢体,用手指抠出了破碎的眼球。

  慕枫知道,眼前的已经不再是青衣戏子,而是……诡戏子!

  呼哧!

  黑焰瞬间蒸腾起来,慕枫奔着诡戏子就冲了过去。

  他不能等它先动手,毕竟民国时期的鬼,不是猛鬼就是厉鬼,如不先下手为强,自己会死得很难看。

  黑焰如狱!

  慕枫为自己的招式起了个拉风的名字。

  他在疾速狂奔着,想要第一时间拿下诡戏子。

  四米、三米、两米、一米。

  近了!再近一点!

  慕枫猛地跳起来直扑了过去。

  张开的手掌就像来自九幽的魔爪,熊熊的黑色火焰一遇到鬼物的气息,瞬间就变得暴动起来。

  抓到了!

  慕枫凝重的脸色稍缓,可下一刻,他的眼睛猛然睁大。

  诡戏子在黑焰临身的刹那,攸地从原地消失了!

  他没有楞神,很清楚鬼物的套路,直接转身反手一击。

  没人(鬼)?!

  忽然,慕枫感觉一股凉气顺着脊梁直冲脑门,瞬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诡戏子就静静地站在他的身后!

  猛然回头,一双血淋淋的空眼窝直勾勾地盯着他,诡戏子弯起血红的嘴角,那表情要多恐怖就有多恐怖。

  “天下的男人都该死。贪财的男人更该死!”说着,一双惨白的手带着猩红的指甲插向慕枫的胸膛。

  太近了!根本躲不开!

  逼得他只能强撑着接下来。

  噗!

  血花四溅,慕枫感觉自己的胸膛差点被插个通透!

  剧烈的疼痛,让他连还手的力气都没有,心道,这下子玩大了。

  忽然,异变突起。

  诡戏子没有乘胜追击,而是发出了阵阵凄厉的惨叫。

  只见,它惨白的双手被一团浓浓的黑焰包裹着,焚烧着,黑色的鬼雾从它的手上飘出。

  慕枫低头一看,自己的胸口流着的竟然是黑色的血液。

  而且,这些血液滴到地面时,会变成一滩滩黑色的火焰,连地面都能被引燃。

  突然,尖啸声响起。

  诡戏子手上的黑焰不知何时已熄灭,尖锐的嗓音带着强大的气浪滚滚而来,震得慕枫差点心神失守。

  与此同时,小剧场内传来一道道诡异的声音。

  坏了!

  慕枫陡然警醒,他忘了刚进来的时候,外面坐着一屋子的鬼!

  当时,他还以为这些只是情景回放中的影像,现在才知道,那些都是当初被诡戏子杀死的无辜看客。

  刷!刷!刷!

  正想着,身边瞬间出现一群恶鬼的身影,它们表情狰狞,满脸鲜血,全都是被活活地挖去了双眼的鬼!

  他开始后悔自己的冒失,自以为手掌黑白二焰就可横行无阻,有些不知天高地厚。

  “唉,过于自大会死人的啊。”慕枫反省着自己的过失,虽然困境令人很绝望,但他还没有被逼到毫无还手之力的地步。

  “既然你想让我死,那我也不会让你好过!兔子急了还咬人!”慕枫眼中凶光毕露,闪现一抹狠厉之色。

  啊~~~!!!!

  阵阵惨叫令人毛骨悚然,慕枫双手抓扯住胸前的伤口,拼命地向外撕裂着,大蓬大蓬的黑色血液哗哗地流着。

  血液漆黑如墨,黑得仿佛如永夜般能吞噬人的灵魂。

  地面被快速腐蚀着、燃烧着,变成一片黑焰的海洋。

  这里原本就是由诡戏子制造出来的场景,同样蕴含着鬼物的气息。此时,黑焰犹如落在宣纸上的火苗般,骤然爆燃起来,向附近的地面、桌椅、柱子、篷布蔓延过去,剧烈焚烧着这里的一切。

  恶鬼们被烧得皮开肉绽,惨叫连连,整个后台蒸腾着浓浓的黑烟。

  这种敌伤一千自损八百的战术,必须有着坚毅的性格和胆魄的人,才会采取这种方法去搏一线生机。

  血越流越多,严重的失血感让他感到阵阵眩晕。

  “不能倒下!绝不能倒下,倒下去就再也起不来了!”慕枫双手猛地发力,用剧烈的疼痛让自己保持清醒。

  忽然,慕枫感觉头皮发炸,一股强烈的阴风从上方刮来。

  抬头一看,诡戏子那张恐怖的脸快速在眼前放大,一双猩红的血指甲直奔慕枫的脑门!

  “正愁抓不到你,来啊,互相伤害啊!”慕枫没有闪躲,身体微微一侧,任由诡戏子的指甲插进肩头。

  霎时,慕枫从下方直接环臂,死死地抱住了诡戏子的双臂,漆黑的血液沾到它的身上瞬时化作浓烈的黑焰。

  它痛苦地尖叫着,嘶吼着,一身青衣瞬间被烧成飞灰。

  诡戏子剧烈挣扎着,由于浑身被黑焰包裹,似乎令它失去了原地消失的能力,只得不停地破坏慕枫的身体,逼其松手。

  噗噗声接连响起,此时诡戏子也是拼了命,它很恐惧,也很抑郁,何曾碰见过这么不要命的主?

  它顾不得黑焰的灼烧,指甲不停地在慕枫的身体里插进拔出。

  可是,它似乎忘了一点,慕枫身上的伤口越多,黑血就流得越多,黑焰就会越炽盛。

  终于,她停止了挣扎,就那么安静地停在那里,而后化成一缕浓浓的黑烟飘散而去。

  “嘿嘿,终于干死你了!”慕枫咧着嘴,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然后一头栽倒在地。

  经此一战,他差点流干了所有的血液,灭掉了诡戏子,也将自己拖进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唉,四月五,埋黄土,人心凄凄荒草黄,坟头一缕青烟在,奈何桥前可回魂。”

  忽然,一股浓浓的旱烟味在场中弥漫起来,一个老人抽着旱烟袋复杂地看着地上的慕枫。


  https://www.bqwxg8.com/wenzhang/129/129407/4600977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8.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