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都市邪帝 > 第185章 细思极恐

第185章 细思极恐


        片刻后,苏曼舞才喜形于色,带着复杂的情绪喊道:“唐正!”

        紧接着,她不顾瓢泼大雨,朝唐正跑了过来。

        为她撑伞的保镖,也只能紧跟在她身后,怕她被雨淋湿。

        “唐正你这个大混蛋!终于舍得回来看我了!你知不知道,你当时一走了之,这大半年的时间里,我有多想你?我恨死你了!你干嘛要回来啊?你干脆死在外面好了!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呜呜——”

        原本看到唐正,就喜形于色的苏曼舞,在跑到唐正身前时,却突然发飙,双手握拳,拼命的打在唐正身上。

        嘴里,也不停的骂着唐正。

        只是,骂着骂着,自己却率先哭了出来,她忽然张开双手,死死地抱住了唐正,好像生怕下一秒,唐正就会消失不见一样。

        她现在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父亲会突然派保镖去接她回来吃饭,原来,是因为唐正!

        看着趴在自己怀里,失声痛哭的苏曼舞,唐正心里亦是五味杂陈,他轻轻拍了拍苏曼舞因为哭泣而不停抖动的瘦弱肩膀,柔声道:“马上就要高中毕业,进入大学生活的人了,还这么爱哭鼻子可不好。”

        “要你管!还有,谁哭了?我才没哭!”

        苏曼舞抬起头,胡乱的用手背抹了两把眼泪,眼眶依旧通红的不服气道。

        唐正摇头失笑,抬手便是一道真气挥出,阻隔了两人头顶上方的雨滴,而后将苏曼舞从怀里轻轻推开,说道:“先进去吧。”

        苏曼舞也从刚才的情绪失控中回过神来,加上有保镖在场,她倒是没有继续抱着唐正了,想起自己刚才说过的那番话,忍不住一阵脸红发烫。

        对于苏家来说,唐正无疑就是神一般的存在,一顿饭,包括苏老爷子在内,全都成了作陪的陪客,似乎唐正,才是这里的主人。

        其实到了御劲修为,吃不吃饭,已经对身体产生不了影响了。

        哪怕一个月不吃不喝,靠着体内的真气,也能生龙活虎。

        席间,苏天华和林婉清,时不时的冒出一句撮合唐正跟苏曼舞的话,苏曼舞俏脸通红,唐正却是面色如初。

        看到唐正的反应,苏天华跟妻子林婉清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那一抹无奈之色。

        妾有意,而君无心!

        “唐正,今晚就留在这里睡吧。”苏老爷子开口道。

        唐正略微沉吟后,点头道:“那就叨扰了。”

        “这话就见外了,我苏家能有今天的成就,也是靠的你,如若不是你,苏家怕是早就名存实亡了。”苏老爷子客气的说道。

        唐正笑了笑,并未言语。

        饭后,唐正刚准备去云海山小区,看一下林浩然有没有回来,就被苏曼舞给叫住了。

        苏曼舞不由分手的将唐正拉到庄园前院,这前院占地极广,非常适合饭后散步,但看苏曼舞脸色认真的样子,显然不是为了拉唐正出来散步。

        “唐正,你是不是去过诗雅姐姐家里了?”苏曼舞问道。

        唐正点了点头,有些疑惑道:“怎么了?”

        “有件事情,我必须要告诉你,这也是诗雅姐姐交代过我的。”苏曼舞娇俏可人的脸蛋上,浮现出些许复杂的神色。

        “什么事?”唐正眉头微凝,直觉告诉他,苏曼舞要说的事,可能会跟他的身世有关。

        毕竟,在当初秦诗雅为他挡住灵蛇谷无天的那一招时,秦铭就曾告诉过他,关于他的身世,秦诗雅已经调查出了眉目。

        只不过,当时唐正心急秦诗雅的安危,急着赶回邪宗,找老头子求救,所以并没有在那件事上多问。

        而且,秦铭也明说了,调查出来的情况,只有秦诗雅知道,她还么来得及告诉别人,就出了那种事。

        而这,也是当初秦诗雅聘请唐正做挡箭牌的交易条件,她发动秦家的势力,帮唐正调查他的身世。

        只是现在想来,与其说这是两人之间的交易,倒不如说是在未能明言的两人互相为对方做的事。

        果然,苏曼舞这时候说道:“这件事,是关于你的身世的,诗雅姐姐调查过,你的父母当年之所以会突然失踪,是为了保护你。”

        唐正眉头陡然一跳,在他的记忆中,他的父母,只在他的生命里存在过几年时间,而那几年,还有他没有开始记事的时间。

        真正按照记事后的时间来算,恐怕只有两三年时间,以至于,他现在连父母的样子,都有些记不住了。

        “诗雅姐姐说,你的父母并非是江汉市本地人,而是从外地迁过来的,在他们失踪的那年,有人找上了你们,一出现,便和你父母大战了一场。”

        “那些人应该也是和你一样的武者,只不过实力更加恐怖,而他们的目标,正是当年的你,至于具体原因,我不知道,诗雅姐姐也没有调查出来。”

        “就这些,还是诗雅姐姐从你们家当年的邻居口中得知的。”

        苏曼舞一口气说到这里,才停顿了下来,这些消息,其实在秦诗雅回来的时候,就告诉了她,并且,她还知道,秦诗雅并没有失忆。

        自然更不用说忘掉了关于唐正的一切事情了。

        只不过,她答应了秦诗雅,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唐正。

        其实唐正又何尝不知道,秦诗雅所谓的失忆,只是装出来的假象?

        这在唐正去秦家,见到秦诗雅的那一刹那,就明白了。

        只不过,就如他临走前说的那句话一样,假如这就是秦诗雅做出的选择的话,那么唐正,会选择尊重。

        且不管秦诗雅是因为什么原因而做出的这种决定,唐正都不会去干涉。

        听到苏曼舞的话,唐正并未拆穿其中显而易见的破绽,微微皱眉问道:“那她有没有告诉你,当年的仇家,是什么人?”

        苏曼舞张了张嘴,有些欲言又止,就想是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一样。

        半响,她才有些犹疑的说道:“在告诉你之前,我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那就是你的真实身份!”

        此言一出,便是唐正,都有些变了脸色,自己的真实身份?

        说起来,他好像还真没有见过自己的爷爷那一辈的亲人,即便是那一纸婚书,也是笑苍天交给他的。

        以前唐正没有怀疑过,只是以为自己的爷爷和笑苍天认识,但越到后面,他就越是疑惑,笑苍天那等人物,手上怎么会有自己爷爷给自己定下婚约的婚书?

        还有,在此之前,他根本就没有跟秦家人产生过交集,记忆中,他的父母也没有,哪怕就在江汉市,他也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父母和秦英华或者邱曼玉认识。

        后来自己拿着婚书下山,前往秦家退婚的时候,秦英华跟邱曼玉的反应,也说明了,他们并不认识自己!

        秦家老一辈的人,似乎也早已不存于世。

        唐正皱眉沉思,因为苏曼舞一句话,他想到了很多看似没有关系,却冥冥中互相关联的事情!

        自己的爷爷给自己定下的那门婚事,到底是跟谁定下的?秦家的老爷子?可两位老人如今全都不在,老一辈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即便自己的父母是大隐隐于市的武者,可自己的爷爷,又为什么跟笑苍天认识?

        自己为什么会被送到邪宗,而不是其他宗门?

        这些问题,如同竹筒倒豆子般,一股脑的涌现在唐正脑海。

        让他越想越是心烦意乱,就好像有一只大手,在冥冥中掌控一切似的,对此,他却只能按照那只大手布下的轨迹运行!

        “唐正,你没事吧?”直到苏曼舞担忧的声音传来,唐正才猛然惊醒。

        “我没事。”唐正长处了一口气,刚才他沉浸在这些疑问当中,差点不能自拔。

        “还说没事!你都满头大汗了!”苏曼舞脸上,满是关切的神色,她伸出手,用袖子帮唐正擦去了额头上的汗水。

        唐正这才发现,自己的后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冷汗湿透了!


  https://www.bqwxg8.com/wenzhang/119/119392/4846465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8.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8.com